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18章 创业者马匀

第218章 创业者马匀

    张晨目前并不想投资马匀,前世的支付宝事件让张晨对马匀的信用评价并不高。

    固然这件事中有政策因素在里面,但并非没有更加公平的解决方案。然而马匀抓住合约的漏洞悍然违约,把阿里巴巴最优质的资产全额掌握在自己手里,完全不顾合作伙伴的利益,还是让大多数人对马匀的手段心存顾忌。

    其实张晨一直以来都很反感所谓商业道德的说法,商业是一个概念的集合体,并不是一个自然人,并非实体,怎么会有道德或者不道德的说法?

    但商业没有道德属性,不代表商人就可以没有道德。

    商人最重要的道德只有两条,赚钱和诚信。

    诚信,最大的表现就是契约精神。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可以在谈判阶段唇枪舌剑机关算尽,但只要签订了协议,就应当按照协议执行。见利忘义,是商人之大忌。

    言无常信,行无常贞,惟利所在,无所不倾,若是则可谓小人矣。

    而且,现在的马匀,还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投资价值,目前国内的网络环境也不成熟,还要再等几年。如果到时候自己经过考察和严密的合约设定,有信心把控马匀,在他困难的时候当个大股东坐收渔利也不错。但如果经过几年的考察,还是觉得风险过高,那还不如自己另找团队,哪怕自己亲自出面,搞一个新的淘宝帝国,也不是不可能。

    因此,张晨只是静静的听,偶尔附和一两句,并没有发表太多的看法。

    任易倒是听得聚精会神,马匀的口才非常好,感染力极强。虽然现在他没有后世“创业教父”的光环加成,更没有那份成功带来的淡定从容,可却多了一分主动和热情。

    马匀现在正处在逢人便说互联网的时候,难得能找打两个愿意听他说,而且能听懂的听众,再加上其中一个对于现在的马匀来说,只能仰望的大咖级人物。马匀有心表现,自然更是舌灿莲花。

    谁能想到,自己晚上没事,在东交民巷的小酒吧里,居然能碰到张晨?

    马匀注意到张晨并没有过多的发表自己的看法,但入宝山又岂能空手而归?因此马匀说完了自己的创业思想,主动问起张晨的看法。

    张晨原本只是敷衍,但看到马匀如此不屈不挠,也有些感触,作为真正意义上国内互联网第一批先驱人物,能够活到二十年后还成为行业大咖的,可以说少之又少。看了现在的马匀,张晨就明白了为什么他能获得成功。

    因此张晨沉吟了一下,“马先生,我挺赞同你的观点的。但你现在认为isp会是未来最大的创业热点,对此我倒并不是很赞同。”

    马匀精神一震,“哦?为什么?”

    张晨组织了一下语言,“首先,isp作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资金投入过大,不是个人创业者所能负担的。同时,由于它的高投入,所带来的成本压力,也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把上网资费降低到大众可以接受的水平,想要收回成本,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其次,政策因素,现在国内对互联网isp的政策导向过于模糊,个人创业者进入这个市场的政策风险过大。”

    马匀刚想说话,张晨摆摆手,“还有第三点,互联网在国内虽然刚刚起步,但有识之士都知道这是未来的大方向,可谓国之重器,而isp作为互联网最基础也是最根本的服务提供方,国家很难允许私人资本的介入。即使有,也只能做二级市场,所有的端口和根服务器一定是国家掌控,这是我们的国情所造成的。”

    “以上三点,都是几乎不可能解决的困难,因此我判断,国内未来的isp提供商,一定是国资背景,只有从国家的层面,才能不计成本和盈利的投入,在短时间内普及互联网。也只有从国家的层面,才能协调各个部门进行配合。”

    马匀沉默了一会,他现在做的华夏黄页,虽然只是帮企业和政府机关做网页,但马匀未来的想法,还是想做平台,既然是平台,有什么比整个互联网平台更大呢?现在华夏只有一家私企性质的isp,就是瀛海威。

    和张舒欣见过后,马匀认同张舒欣的一部分观点,比如isp才是互联网的基石,掌控了isp就相当于掌控了互联网。但他也不认同张舒欣另一部分的观点——isp一定要面向普通消费者。

    马匀现在做的华夏黄页,目标客户主要是企业用户和政府机关,他认为互联网一定会先在企事业单位中得到应用,而张舒欣做面向大众的isp就是死路一条。

    因此,马匀在听说外贸部在筹划建立自己的isp平台时,真的动心了,现在他在华夏黄页过得并不开心,和大股东闹得不可开交。

    听到张晨说未来的isp提供商,一定会有国资背景,马匀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去做华夏电子商务中心(ciecc)的念头。

    和政府机关合作、同时服务用户又是机关企事业单位,马匀认为这是在国内当下环境中,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条路。

    马匀诚挚的道:“zack,真的非常感谢,你说的这几点也都是我最近一直在考虑的,对我帮助很大。对了,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我有问题还会向你请教。”

    张晨痛快的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马匀,马匀也给张晨留了自己的bp机号码,两人的联系就算是建立起来了。

    回招待所的路上,任易上下不停地打量张晨,把张晨盯得直发毛。

    “你干嘛?我可不是gay。”张晨下意识的远离了任易几步。

    任易快步追上,啧啧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懂什么互联网,而且做的东西在美国卖了这么多钱。”

    张晨无奈道:“只是凑巧罢了,而且估值多少根本做不得数,都是纸面上的财富,要真有人买才行。”

    任易像打量大熊猫一样,两眼放光:“兄弟,明年我就要来京都上大学,你在滨城,距离不远,到时候咱们可以多聚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