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10章 卧底

    晚上十点,荣耀集团位于桥西的三层办公小楼仍然灯火通明。

    豪华的董事长办公室中,管老二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来走来走去。

    管明知靠在宽大的真皮老板椅上闭目养神,一言不发。

    管老二抬起手腕看看表,嘴里骂了两句。

    管明知闭着眼道:“老二,沉住气。”

    管老二突然道:“大哥,那个小biao子会不会反水?”

    管明知仍旧闭着眼睛,简短道:“她不敢。”

    管老二又看了看表,“这都十点多了,还没消息,明天一早就要竞标,我怕时间来不及啊。”

    管明知仍旧是云淡风轻,“尽人事,听天命。该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老天爷了。”

    管老二念叨着,“听天命?要是天命没在我们这边,那该怎么办?”

    管明知没说话。

    管老二突然又道:“对了,大哥。你说这个idg和科洛托到底是什么关系?咱们得到的消息是这家公司给科洛托提供咨询服务,包括这次洋鬼子收购二厂的具体方案,都会由这家公司提供,你觉得可能吗?我总感觉没那么简单。”

    管明知睁开眼,“我也让人打听了一下,这家idg确实在国内已经注册了几年了,营业范围里面有咨询服务这一项。国内还有几本杂志,也是他们办的。”

    管老二发着牢骚:“你说这外国鬼子脑子怎么想的?找个小屁孩来当什么总裁,拿办公司当过家家啊?”

    管明知沉吟道:“你说的这个我也奇怪,但据说他办公室里摆了好几张和外国人的合影,其中有一张还是和希拉里的。”

    管老二虽然没上过学,但居移气养移体,纵然一开始没什么文化,但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见识也要远超一般华夏人,自然不会不知道希拉里是谁。

    管老二撇撇嘴,“你办公室里还有和方宏远的合影呢,谁知道他那照片哪儿来的。咱们就是这么过来的,可不能被唬住了。”

    管明知轻轻笑了一声,“老二啊,和方宏远这张合影,你真以为那么容易?要不是68年人家被下放到青柳农场改造,咱们连人家秘书都联系不上。能搞张合影拿出来狐假虎威,还多亏了人家念旧情,带着人来青柳农场忆苦思甜,我才凑到跟前照了一张。”

    管老二没忍住哈哈一笑,管明知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管老二笑着解释道:“没事儿,我就是想起来当初高平川看到这张合影时候的表情,哈哈。跟哈巴狗一样。哈哈。”

    管明知没笑,反而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哈巴狗,呵呵,为了生存,狼也得变成狗啊。”

    管老二没听清,正待追问,就听到有人敲门。

    “进!”管明知浑厚有力的声音穿透厚重的木门。

    推门而入的,是管明识的小弟老猫,而身后跟着的,正是陆心怡。

    管明识大喇喇的靠在沙发上,两条胳膊搭在沙发靠背上,上下打量着陆心怡。“东西拿到了?”

    陆心怡浑身微微颤抖,“拿到了。”

    管明识懒洋洋道:“那还不赶快拿出来?”

    陆心怡抬起头,“东西给了你们,我爸的赌债就算两清了对吧?是不是你们就可以放了他?”

    管明识抠抠耳朵,漫不经心的道:“那要看你拿到的东西价值了。”

    陆心怡深吸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一沓a4纸,“这是我复印的,今天有几个人在加班,九点多我才找到机会,如果这个还不行,我也没办法了。”

    管明识接过文件,头一页的大标题印着《滨城化工二厂投标策略分析(最终版)》。

    管明识眼睛一亮,快速的翻阅了几下,眉头皱了起来。

    陆心怡绞着手指,忐忑问道:“这个有用吗?”

    管明识挥了挥手,“你先走吧,我们还有事。”

    陆心怡怕得要死,早就想要离开,但想到家里的问题还没解决,咬了咬嘴唇,“咱们说好的,东西你们拿到手,就把我爸放了的。”

    管明识不耐烦道:“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明天竞标后,只要证明你给的东西是真的,自然会让你那个赌鬼老爹回家,我们还留着他给他养老啊?。”

    陆心怡眼含泪花,“你骗人,明明之前说好我给了你们东西,你们就放人的。”

    啪的一声,管明识把文件在桌子上一摔,沉着脸道:“你是不是今天不想走,想留在这儿陪我底下的弟兄啊?”

    陆心怡看看目露淫光的老猫,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多争辩,扭身离开了管明知的办公室。

    管明识嘴角露出一撇轻蔑的微笑,看陆心怡和老猫已经离开,沉着脸对管明知道:“大哥,你看看。”说罢将文件放到管明知的老板台上。

    管明知伸手拿起文件,仔细的看一遍投标的具体方案,眉头也皱了起来。

    管老二气愤道:“如果他们用这个条件跟市里谈,我们还玩个p啊?一千万的生意得做成三千万。”

    管明知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下,缓缓道:“科洛托给出的条件,大致和我们预想的差不多。收购方案按照170万美金报价,到了谈判阶段再让给市里三十万美金。但他们没有选择整体收购,而是合资,两百万美元收购二厂80%的股份,而且担负了二厂的全部债务,这一点是我们没想到的。”

    “不过,这些条件我们也未必不能答应,虽然会少赚不少。但我说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借二厂转型,所以,我们需要拿出一个比他们更好地条件出来。”

    管明识问道:“那咱们怎么做?”

    管明知眼睛突然一睁,闪烁着决绝的目光,“三千万,我们就拿三千万!”

    管明识吓了一跳,“大哥!现在我们哪儿来的三千万!?原本说的一千五百万,其中大部分还是贷款。这样咱们短期内根本看不到利润!而且还要担负二厂的全部债务,虽然这些债务咱们知道大部分都是虚的,但至少也有八百万的负债啊。”

    管明知沉声道:“科洛托选择合资,而我们选择兼并,本身就要花更多的钱,而且,我怀疑科洛托还有底牌。”

    管老二疑惑道:“不能吧?他们都已经开出这种条件了,不让工人下岗,还是合资,而且还承诺三年内在二厂追加投资五百万美金,他们还想怎么样?为了一个二厂,值得吗?”

    管明知平静道:“老二,目光要放长远,二厂最重要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管老二嘿嘿一笑:“自然是他那一百二十多亩的地了,桥西改造迫在眉睫,到时候地价至少翻两番。”

    管明知摇摇头:“不是,这只是眼前的利益而已。二厂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他那两百多名经验丰富的工人和技术人员啊。”

    管老二不屑道:“他们值个p钱,就是一堆饭桶,咱们把二厂拿到手,也一样得把他们都下岗了。”

    管明知叹了口气:“老二,二厂一共六百多名职工,的确,其中有三分之二都是混日子的,但还有三分之一,是这个厂的骨干。以前我没跟你说过,我想拿二厂,并不单纯是冲那片地去的。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拿下二厂后,我们就正式转型做化工业。”

    管明识瞠目结舌,“大哥,你没开玩笑吧?我们?做化工业?”

    管明知点点头,“对,我们现在必须转型,想要转型,就要给手底下的弟兄一个出路。同行们更多喜欢转型做娱乐业,但实际上,这不是真正的转型。想要彻底洗白,就要和过去一刀两断,制造业能容纳的人最多,所以往制造业转是最合理的。不愿意当工人的,我们也能成立个运输车队,让他们跑运输。”

    “而且,未来几年,化工业一定会有一个大发展。正因为我们对化工业一窍不通,才需要这三分之一能干的人为我们卖命。如果没有他们,咱们完全可以去收购其他工厂。比如农机厂,那里的区位优势更好,地也更大。但农机厂已经烂透心了,下面都是一群混日子的,能干的都走光了。化工二厂,是我考察了这么多国企后,技术力量最强的一家。所以我才处心积虑一定要把二厂拿到手。”

    “所以,这次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二厂拿到手,至于钱方面,只要我们中标,可以再慢慢想办法。”

    管明知不容置疑的道:“明天我们的最终收购价格,就是三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