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09章 苦练内功

第209章 苦练内功

    陆心怡穿着一身刚买的职业装袅袅婷婷的来到国贸大厦22层的idgvc办公室。

    张晨没在,接待她的是沈玉。

    沈玉把她的资料收齐,告诉她办完手续至少要一两天,这两天可以先回家休息,下周一再正式上班。

    陆心怡却说没关系,她可以现在就进入工作状态,正好可以用这两天的时间适应一下环境。

    沈玉无所谓,工位早就安排好了。她是张晨的助理,沈玉在自己的座位前面给她安排了一个工位,正对着张晨办公室门口。

    沈玉介绍了一下她今后每天的工作,包括每天早来十五分钟整理老板办公室,帮助张晨制定日程计划和提醒待办事项等等。

    陆心怡心烦意乱的翻着自己工位上的资料,眼神不停地往张晨办公室瞥。

    陆心怡长得确实漂亮,公司单身年轻男士又比较多,一上午不停地有人借着找沈玉说事情来打望陆心怡。

    张晨十点才到的办公室,早上他先去了一趟小肥羊店里,找老妈说了搞员工宿舍的事。

    张晨的意思是,现在房子空着也是空着,目前小肥羊的服务员和小工一共有23人,其中百分之六十以上是外地人,以后这个比例会越来越高。如果不能解决员工的住宿问题,好不容易培养出的员工就很容易流失。

    目前滨城已经有一两家模仿小肥羊的店开业,但因为锅底和服务的问题,回头客很少。

    但长此以往,免不了有竞争对手会觊觎小肥羊的员工,给员工一个好的住宿条件,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就成了降低离职率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苏文锦也很赞同,但听到张晨一下子买了二十四套房子还是吃了一惊。

    张晨暂时先拨给小肥羊三套房,按每套两室一厅住宿八人计算,短时间内只要两套房就够了。但因为后厨以男性为主,服务员大多是女的,男女混宿容易出事,因此张晨特意多拨出了一套房给小肥羊。

    苏文锦正在筹备第三家店的开业,店长已经选好了,就是刘艳。

    汤淼淼去美国前,特意把刘艳送到了小肥羊,张晨也和苏文锦打了招呼,正好店里缺服务员,刘艳的背景也很清白,就把刘艳留下了。

    没几天,无论是苏文锦还是小姑,都发现这个小姑娘既机灵又勤快。

    刘艳很快就适应了店里的工作,手脚非常麻利,服务态度也好,最难得的,刘艳还挺善于思考,为店里提了不少合理化建议。

    刘艳发现,客人虽然整体满意度较高,但仍旧有相对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上锅和上菜的速度。

    通过简化备菜备锅的流程,刘艳帮助店里实现了三分钟上锅五分钟上菜。别看这一个小小的改进,提升了客户的满意度不说,还提升了0.1的翻台率。

    如果是一家小店,生意没那么忙,这个上菜速度很正常。但现在的小肥羊晚间的翻台率是2.23,中午也能达到1.6以上。在如此恐怖的客流量的情况下,实现三分钟上锅五分钟上菜,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苏文锦也很大方,当月就发了一千块的奖金给刘艳,并且告知店里所有的员工,只要提出的合理化建议被采纳,视贡献大小,都会有200-1000元的奖励。

    现在服务员的工资也才三百,这笔奖励对员工的激励可想而知。

    张晨又建议苏文锦更进一步,在店里提出“人人都是管理者”和“最大限度消除客人不满意”的口号。一方面鼓励员工在服务方面的微创新,另一方面把权力更多的下放给领班。

    张晨考虑过是不是像后世海底捞一样,把更多权力直接下放给基层的服务员,但后来发现目前还行不通。

    一方面,现在小肥羊的考核机制还不完善,约束机制也不完善,企业文化刚刚形成,但还不稳固。这时候盲目搞权力下放,反而会出现更多的问题,容易把店里的风气搞坏。一旦人心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想要实现海底捞式的放权,至少要等到约束机制完善后才能实行。

    另一方面,海底捞权力下放也是在开店越来越多,店的规模越来越大之后,为了保证服务质量的不得已而为之。

    现在小肥羊只有两家店,都在一个城市,短时间内管理压力并不大。

    但明年,张晨就打算让小肥羊进军京都,只有在京都也能一炮而红,小肥羊才算是踏上了制霸餐饮业的快车道。

    届时,如何实现更有效的管理和让新进员工也能和老员工一样,保持足够的工作热情和责任心,就成了必然要面对的事情。

    因此,短期内,苦练内功培养人才,才是小肥羊最需要做的。

    而刘艳,就是这三个月中脱颖而出的人才。

    陆心怡看到张晨回来了,站起身打了声招呼。张晨点点头,掏出钥匙打开门,让陆心怡进来。

    张晨和陆心怡聊了几句,又把沈玉叫进来,告诉沈玉把相应的工作文件和以前由沈玉兼着的助理工作内容尽快转交给陆心怡。

    陆心怡偷眼环顾了一下张晨的办公室,墙壁上挂了几幅和老外的合影,咦?其中有个人好像是希拉里呀?

    最后,陆心怡的目光停在了张晨桌子上的一沓文件上,《滨城化工二厂投标策略分析》。

    “昨天没睡好?”张晨貌似随口问道。

    陆心怡一激灵,移开目光,不自然道:“没、没有啊。您为什么这么问。”

    张晨指指眼睛,“黑眼圈挺重的。”

    陆心怡勉强笑了笑:“可能是换工作,有些太兴奋了。”

    说了两句,张晨就打发陆心怡出去了,沈玉又交给陆心怡一堆物品和文件,都是张晨平时要用到或者问到的。

    陆心怡检视了一下,“玉姐,好像没有张总办公室的钥匙。我每天要早到整理张总的办公室,没有钥匙没法做啊。”

    沈玉想了想,从自己的钥匙串上把张晨办公室的钥匙摘了下来,递给陆心怡。叮嘱陆心怡早上一定要早点到,最近张总抓考勤抓的挺紧的。

    陆心怡若无其事的接过钥匙,对沈玉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