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03章 好人卡

    麦戈文同意对思达康的股权投资方案的事情,给了熊晓歌很大的震动。

    熊晓歌开始在心中反思,是不是自己以前对麦戈文的了解太过片面,自己是不是陷入了思维盲区之中。

    对于任何一个合格的商人来说,自省是非常重要的品质。

    毫无疑问,熊晓歌具备成为合格商人的必须品质,虽然他现在还没有真正投成过任何一个项目。

    唯一算是成功的前导软件,也只是靠前导旗下的大众软件在苟延残喘。而大众软件奇葩的股权构成,又让这个项目成了一个泥潭。

    熊晓歌之前的经营风格,和京都国安引以为傲的“小、快、灵”打法如出一辙。往好处说,风险小,船小好调头,往坏处说,就是草台班子做不大。

    但这些,都是事后诸葛亮的说法。在90年代中期,几乎没有人有风险投资概念的时候,熊晓歌已经看到了这方面的机会,就已经有了远超旁人的眼光和能力。

    熊晓歌收拾了一下杂乱的思绪,开启了闲谈模式,“你这表不错啊?什么牌子?没见过。”

    张晨把手上的朗格萨克森摘下来递给熊晓歌,“朗格,品牌是老品牌,德国的,但后来因为冷战,这牌子就没了,直到东西德统一后,前年才重新复牌。这表不错,以后升值潜力绝对不小。”

    如果说钻石和珠宝是女人的挚爱,那么车和表就是男人最中意的玩具,就连香江的李首富也不能免俗,更不用说熊晓歌了。

    李首富在28岁赚到第一个一百万港币的时候,就奖励了自己一块百达翡丽,此后更是成为百达翡丽亚洲地区最大的个人收藏家。

    至于李首富后来一块电子表戴了20年的故事,自然也是真的。但这种事,就和马爸爸说“我对钱没兴趣,没拿过一分钱工资”一样,属于有教化意义的装13成功。

    低调的富豪有很多,但本来就人尽皆知的富豪刻意低调,就不是

    熊晓歌接过来,饶有兴趣的研究了一下,“做工真不错,多少钱买的?”

    张晨看看熊晓歌手上的劳力士格林尼治,“和你这个差不多吧,但以后应该会越来越贵。”

    熊晓歌惊讶道:“这么贵?还有德国表能卖这么贵的?”

    张晨耸耸肩,“前年朗格刚复牌就得了大奖,现在业内对朗格的档次定义,也只比百达翡丽和江诗丹顿低一些,比万国高一些。但现在卖的价格却和劳力士差不多,所以我说他会越来越贵。量产表升值不太可能,但买它至少从心理上觉得占了便宜。”

    熊晓歌依依不舍的把表还给张晨,张晨没要,“你拿着吧,我之前在美国买了两三块一样的,本来打算送人,后来发现国内还是更认劳力士。”

    熊晓歌连忙推辞,但看张晨不是客气,也就半推半就的收了下来。

    收了张晨一块表,熊晓歌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满屋子转了转,想回送点东西,但发现这是酒店房间,拿什么都不合适。

    张晨看了好笑,熊晓歌的人品是没得说的,自己提出讲和时他提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不能再拿老周开刀。张晨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自然也不会再继续生事,于是痛痛快快的答应了熊晓歌,两人这才能继续谈下去。

    由此也可见熊晓歌对朋友是够意思的。

    张晨赶忙告辞:“熊哥,别找了,也不早了,我先撤了。你要是真不好意思,回头再给我介绍几个朋友认识认识。能投成思达康,还多亏了你引荐呢。”

    从熊晓歌房间告辞出来,张晨回到自己的房间,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有个服务员站在自己门前,手里还提了个喜来登的纸袋。

    张晨一愣,看这女孩儿有点面熟。还没等他发问,服务员先冲他鞠了个躬,“张先生,上次在ktv多谢你了。”

    张晨定睛一看,原来是那天在魅力东方被苏文帆欺负的那个女孩儿。现在换上了一身酒店制服,再画了职业妆,一时还真认不出来了。

    张晨恍然大悟道:“哦,对了,你是……陆小姐?”

    陆心怡抿嘴笑了笑:“是,我是陆心怡,是行政酒廊的服务生。那天在ktv就认出您应该是我们酒店的客人,但没太确定,这两天又在酒店看到您几次。我查了查酒店的入驻客人,才确定是您。”

    张晨好奇道:“哦,那还真是凑巧了,怎么,找我有事吗?”

    陆心怡连忙摆手:“没有没有,一来是道谢,二来上次走的太匆忙,忘了把衣服还给您,我拿到外面干洗了一下,把衣服给您送回来。”

    张晨接过纸袋,点点头,“哦,没事,不用特意跑一趟。要是没什么事,我就进房间了,今天有点累,想早点休息。”

    陆心怡有些失望,她本想和张晨多攀谈几句,看张晨掏出门卡准备刷,陆心怡咬咬牙,“张先生,其实我想问问您,您公司还要不要人?”

    “嗯?”张晨的手停了下来,疑问的看着陆心怡。

    看到张晨的目光,陆心怡局促道:“是、是这样的,我就是想问问您您的公司还招不招人,我想去您的公司工作。”

    张晨笑了笑,“你知道我在什么公司?”

    陆心怡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上次在车上听到您和您的朋友说科洛托工业,当时我也不知道科洛托工业是什么公司。后来又在电视上看到范书记参加了科洛托工业的开业典礼,觉得您应该是这家公司的高层吧……”陆心怡越说声音越小。

    张晨沉吟了一下,“这样吧,咱们去行政酒廊聊,站在这里让其他客人看到也不太好。”

    陆心怡脸一红,“今天酒廊是我同事在值班……”

    张晨明白,主动找工作这种事,让现同事看到确实有点尴尬。

    陆心怡小声道:“如果您方便,能去您房间聊吗?”看到张晨一副无语的表情,陆心怡脸红着连连道歉,“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抱歉,打扰您了。”说罢陆心怡就红着脸转身想走。

    张晨想了想,还是叫住了陆心怡,“我倒是无所谓,主要你是女孩子,现在又很晚了,怕你觉得不安全。”

    陆心怡连连摆手,“不会不会,您是好人。”

    得了,又被发了一张好人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