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96章 开会

    张晨听了强森的汇报,叮嘱他近期不但要紧密关注市委这边的回复,更要观察一下荣耀那边的反应。

    随后,张晨又给孙洪彬打了个电话,问他代理的那几个小区还有没有没卖出去的房子,最好是整栋的,如果不是整栋,最好也是在一个楼里面。

    张晨打算搞个员工宿舍,现在租一套两室一厅也要300块,还不如拿来买房,买了房又不吃亏。

    孙洪彬查了一下,正好自己代理的福鼎花园还有两栋没卖,都是六层的小砖房。

    张晨问了问具体位置,还不错,在中环以内,从这里出发,不论是去小肥羊的两家店还是国贸大厦,都不算太远,骑车不会超过半个小时。

    张晨抽时间去福鼎花园看了一圈,土建施工基本已经完成了,现在就差水电还没解决,用的还是临时电,孙洪彬说也就两周,水电就能通。

    张晨想都没想,就找孙洪彬定了一栋两个单元二十四套房子。

    福鼎花园现在的位置在后世算是不错,但在现在,还真谈不上特别好,滨北区属于滨城传统意义上的贫民区,房价比起桥东中山崇华这些区价格更低。

    但十几年后,这里可就不一样了,高架、快速、旧改,把这片以前无人问津的老区变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经济强区。

    一共二十四套,均价七万,张晨当场就和孙洪彬签了协议,又委托孙洪彬找了个装修队,按每套房8000块的装修标准装修,干净卫生就可以。

    这时候工地现场管理也没那么严,虽然工地没正式竣工,但装修队接了活就可以进场装修了。

    张晨在买房的同时,苏文锦也在看房。

    张晨没跟家里说自己买了个小洋楼的事情,打算整体装修好了之后再告诉家里,装修材料虽然肯定用的都是顶级材料,但难保不会甲醛超标,算上装修的工期,稳妥起见也要至少一年多才能搬进去。

    ————————————————————————————————

    “好,我知道了。”管明知面无表情的放下手机,一双眼睛却充满了怒火。

    管明识了解自己这个大哥,从小就喜怒不形于色,不像自己这样飞扬跳脱。但也正因为如此,大哥越是表现的沉稳,就表明事情越大。

    “出啥事了?”管明识问道。

    管明知缓缓道:“化工二厂的事情有变化,今天有其他公司同样向市里交了收购申请。”

    管明识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杀气腾腾道:“谁!?市里谁不知道咱们布二厂的局已经很久了?这时候敢出来截胡,不要命了?”

    管明知抬抬眼皮,“科洛托工业。”

    管明识有点疑惑:“科洛托工业?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管明知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小刀,把玩着,“那天在ktv闹事的那几个人,就是说自己是科洛托工业的。”

    管明识怒极反笑:“呵呵,好啊,我们没去找他们麻烦,他们反倒找到我们头上来了?真以为是个洋鬼子企业我们就不敢动了?”

    管明知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范广林出席了他们的开业典礼。”

    管明识一惊:“范广林是他们后台?不应该啊,老范现在快到点了,按说正是盼着平稳着陆的时候。”

    管老大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科洛托工业向市里提出,希望市里对二厂的出售进行招标,谁给出的条件好就选谁。而且当着范广林的面承诺如果科洛托工业中标,不会让任何一个肯干活的工人下岗。”

    管明识不屑道:“屁话,不让下岗他们赚什么钱?这种承诺都是放屁,先是乱承诺一通,反正到最后也没人管他们实现没实现。”

    管老大看着弟弟:“他们说要交投标保证金,一次性缴纳50万美金。”

    管明识咋舌:“那就是四百多万了?大哥,要不要?”管明识闪烁着狠厉的目光。

    管明知摇摇头:“老二,别忘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转型。马上97了,今年严打你以为是为了什么?真就是几个小毛贼把领导惹了?”

    看管明识仍旧不以为然,管明知恨铁不成钢道:“别说我们,就是粤省、福海的那些大鳄,你看着吧,不出两年,绝对会被办。香江明年就要回归,你没看到香江那边的几个大佬频繁拜会内地实权人物,你以为是为了什么?所以,无论花多大代价,都必须要转型!这才是我们拿二厂的目的。”

    管氏兄弟闭门商谈的同时,刚刚成立的滨城化工二厂改制工作组也在闭门开会。

    剑拔弩张。

    苏文帆作为化工局这个项目的牵头人,自然也是工作组的一员。他现在右手还打着石膏缠着绷带,但听到科洛托工业向市委范广林书记直接提出购买二厂的要求,苏文帆也顾不上养病,挂着绷带就让司机送他来工作组开会。

    主持会议的是市委秘书长景铁林,苏文帆不由得一惊,会议的规格很高啊。二厂不管以前多辉煌,但毕竟只是化工局下属企业,不是市属,现在这样大张旗鼓由市委牵头,实在是祸福难料啊。

    苏文帆心中打鼓,但还是找到自己名字的位置坐了下来。

    看所有人都到齐了,景铁林咳嗽了一声:“各位同志,今天我们开会的目的大家应该也都知道,我也不绕圈子了。范书记对滨城化工二厂改制的事情非常重视,目前除了之前我们的本土企业荣耀集团外,美国的科洛托工业集团也对二厂感兴趣,提出合资或收购。”

    “对此,范书记的意思是,我们要发扬和继承我党一直以来minzhu集中的原则,大家共同探讨、畅所欲言,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提。但有个大原则是不变的,就是我们如何才能让二厂改制后,具有更强的生命力,为国有企业改革趟出一条新路。既保证了国家财产的安全,又不能弃化工二厂六百多位职工的利益于不顾。”

    “楚厂长,你先来介绍一下二厂目前的具体情况吧。”

    前年化工二厂的老厂长退休,化工局派后期管理处的处长楚定方接替了老厂长丁斯年的位置。

    楚定方肥头大耳,脑满肠肥,说话喜欢摇头晃脑的。

    楚定方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堆,总体的意思就是二厂虽然之前很辉煌,但现在已经快经营不下去了,如果再不改制,两年内就要完蛋。

    苏文帆对楚定方说的这些早就烂熟于心,所以基本没在听他说什么,脑子飞快的转着,考虑后续该如何操作,才能让荣耀顺利接盘。

    接下来,会议就进入收购方案的讨论中,与会人员每人面前都分别放着一份荣耀和科洛托工业的收购方案。室内一片寂静,只剩下哗啦哗啦翻页的声音。

    打破僵局的是qx区副区长张迎庆,“景秘书长,二厂的地皮就在我们桥西,大部分工人也都是桥西的,我说两句啊。光是从这两份收购方案来看,科洛托工业的条件明显要更好一些。但荣耀也有自己的优势,我们的本土企业吗,知根知底。虽然科洛托是家外企,但能不能履行承诺的内容是个疑问。另外,他们提出不让工人下岗,如何保证呢?这些都是问题。”

    苏文帆看了看张迎庆,老张这个角度不错,一会儿可以多从这方面下下功夫。

    市计委主任陈向阳笑了笑:“张副区长说的有一定道理,但计委作为滨城国有体制改革的主管单位,必须要为被改制的企业负责。现在科洛托工业的出现,给二厂的改制带来新的思路和新的机会。我们如果只是‘不知根知底’这一个原因就否决掉一家有诚意来滨城投资的外资企业,往小处说,可能会让二厂失去一个更好的机会,往大处说,会对我市的招商引资工作带来不利影响。我的意见是,不知根知底的,我们要做的事摸清根底,而不是一味抵制。”

    与会众人面色微动,陈向阳去年刚刚从京都调到滨城担任计委主任。一年的时间,陈向阳在滨城都没有什么大动作,现在说话如此锋芒毕露,难道是范广林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