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95章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第195章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吴天和刘金龙的媳妇在值班室等了没多久,刘金龙就提着猎枪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只刚抓的兔子。

    看到吴天,刘金龙大为惊讶:“小天?你怎么来了?门口的车你开过来的?”

    吴天看到老班长也挺激动,人生四大铁,一起扛过枪是第一铁。

    刘金龙抓着兔子耳朵递给媳妇,让媳妇生火,把兔子拾掇一下,兄弟两个晚上下酒。

    刘金龙的媳妇江燕手脚挺利索,生火放血剥皮切块,没一会儿,兔子就在铁锅里咕嘟上了。

    听了吴天的来意,刘金龙端起小酒盅滋溜喝了一口,“兄弟,你能惦记我,这是情义,我得领。但这个事情我真得好好想想。”

    江燕边忙活边数落,“想想想,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想个啥!天天守个破林子,一个月就这么几十块钱,孩子马上上小学了,学费都不够,你还想让儿子以后和你一样,在山沟沟里过一辈子?。”

    刘金龙默不作声,对自己老婆,他还是有愧疚的。当初江燕作为村里比较漂亮的姑娘,几乎被说媒的踏破门槛。也就是自己当时条件还不错,在京都当兵,老婆家里指望着自己转业能留在京都,再不济也能转业到地方进个事业单位,也算脱离农门了。

    可没想到,各个企事业的效益一天比一天差,以前要人的现在也不要了,转业迟迟没有着落,最后只能回老家当个护林员。

    老婆虽然牢骚多了一些,但对自己还是实心实意的,刘金龙又怎么可能对老婆不客气。

    江燕也就是啰嗦了两句,刘金龙沉默了一会儿,“兄弟,你不知道,现在这片林子就我一个人在看着,另一个护林员岁数大了,身体也不好,如果我走了,这就没人看了。”

    吴天之所以想到找刘金龙,冲的就是他这份敬业认真的劲头。

    吴天琢磨了一下,“班长,我觉得嫂子说的对,不管怎么说,也得为以后多想想。咱们当兵当了这么多年,基本就没照顾过家里。现在你这个情况,还让家里人跟着一起牺牲,就太说不过去了。”

    吴天停顿了一下,“而且也浪费了一身的好功夫,当年你在连上是最能打的,全军比武你都能拿到名次,现在天天在这山沟沟里面,我都替你不值。”

    刘金龙沉默了一会儿,“我再想想,我再想想。”

    吴天见劝不动,也有些无奈,只好闭口不谈,心下却想还是要让嫂子劝劝班长,不能在这地方蹉跎下去了。

    而且现在张晨生意越做越大,自己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产业,但光是看这家刚成立的科洛托工业就敢收购化工二厂,就知道实力肯定不弱。

    跟着这种老板干,也有个盼头。

    吴天属于嘴上不说,但心里明白的类型,早就打定主意跟着张晨干下去。自己又是司机,可以说是老板的身边人,以后公司发展了,老板也亏待不了自己。

    所以,他一是真想帮这些以前处的不错的生死弟兄一把,二来,也是为了在张晨面前有更好的表现,自己的作用越大,以后好处就越多。

    吴天晚上就夜宿在刘金龙的值班室,和刘金龙和衣而卧,天南海北的海聊,当然,更多的,还是聊以前在部队里的那些事。

    第二天,吴天跟刘金龙告辞,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刘金龙和江燕,和他们说如果想要来滨城工作,一定要给自己打电话。

    吴天把江燕送下山的时候,又跟江燕说了一遍,让江燕好好劝劝刘金龙,别犯傻,这是个好机会。顺便给江燕留下一堆从滨城刚开的家乐福超市买的油盐火腿什么的。

    江燕看到吴天的手机,就已经既羡慕又惊讶,这东西只在香江电视剧上见过,还是那种砖头大小的大哥大。现在吴天居然拿的比电视上的还先进,城里人过的到底是啥生活啊?

    除了刘金龙外,吴天又走访了四个战友家,都是转业不顺利回家务农的。其他几个人一听说吴天能帮他们介绍去滨城工作,还管吃管住,薪水待遇又都超过自己的想象,和家里人略一商量,就都同意了。

    刘金龙还是保持着过去的生活,每天巡山。

    他这个活说轻松也轻松,但也有很大的危险。遇到偷猎的、偷伐的,刘金龙都得管。但时间长了,加上刘金龙丝毫情面都不讲,得罪的人可就海了去了。

    刘金龙每月初都要去一趟林场,因为一号是发工资的日子。国庆休息三天,到了四号,刘金龙徒步走了十里地到了林场财务办公室,却吃了个闭门羹,财务说账上没钱,本月的工资只能压后。

    刘金龙听了,纵然生气,也没什么办法,正准备回家,却看到同事王大发,也就是除了他以外另一个抱病不上班的那个兴高采烈的从财务室往外走。

    刘金龙也觉得奇怪,工资没领到,怎么还这么高兴呢。于是多嘴问了一句,“老王,工资领到没?”

    王大发咧开嘴,露出一口大黄牙,“领了,上个月的医药费报销也到了。”

    刘金龙一听,火冒三丈,提着猎枪就进了财务室,质问会计“凭什么他王大发天天休病假,工资照发,我来领工资就说账上没钱!?你要是不给个说法,老子一枪崩了你!”

    会计一看也虚了,暗示刘金龙这是上面吩咐的,有事找上面,他也是听领导的意思。

    刘金龙又提着猎枪来到场长办公室,林场的场长也姓王,正在办公室哼着小曲听广播,看刘金龙提着猎枪杀气腾腾的进了他办公室,大喝一声:“刘金龙,你想干啥!?”

    刘金龙强压怒火:“王场长,我就想问问,为啥别人的工资都发了,就不发我的?”

    王德胜松了一口气:“你先把枪放下。”

    刘金龙再生气,也不可能真杀人,于是把猎枪反身背在后背上。

    王德胜眼珠转了转,“金龙,你还问我为啥不发你工资?你自己不知道?”

    刘金龙莫名其妙,自己怎么会知道。

    王德胜叹了口气,“你上个月是不是把进山打野猪的几个人给拦了?人家要进山放枪,你还把人家车胎给打爆了?”

    刘金龙楞了一下,“这几个人没拿证啊,我怎么放他们进山?”

    王德胜道:“那你可就闯了祸了,当时来的是粤州那边的一个大老板,来咱们市里投资的,结果让你一枪吓跑了。上个月月底,就让我开除你,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个事呢。”

    刘金龙脑子嗡的一下,“我执行命令还有错了!?”

    王德胜怕继续纠缠下去刘金龙真失去理智再给自己一枪,那可真是没地方说理去。于是温言道:“你看你啊,还年轻是吧,到哪儿不是混饭吃?何必非要在我这儿待着。你这两年得罪了多少人你数过没?金龙啊,我多给你开一个月工资,你还是回家吧。”

    刘金龙捏着肩上的猎枪背带,骨节都捏的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