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94章 不下岗

    滨城化工二厂?范广林看了一眼招商办的秦连成,发现秦连成也是一脸茫然,于是侧身问了一下旁边市计委主任陈向阳。

    陈向阳附耳向范广林说了几句,范广林略一沉思,“强森先生可能有所不知,在上个月,滨城化工二厂因经营不善,怕给国家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向市委市政府递交了出售申请,上周我刚刚签了字。但目前化工二厂的主管单位已经和一家民营企业差不多谈妥了收购协议,如果科洛托想要注资化工二厂,那他们的前期工作就白做了。”

    强森微笑道:“范书记,我们觉得滨城化工二厂很有投资价值。所以我们希望能有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范广林感兴趣,“哦?怎么个公平竞争?”

    强森正色道:“竞标,我们建议贵市在这个项目上,采用竞标的方式确定收购方。换言之,谁给出的收购条件更好,谁就可以收购二厂。”

    “当然,对于收购方的资质,也要做出一定的限定条件,保证其中标后具有相应的履约能力,科洛托愿意采用投标保证金的方式来进行此次投标。”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谁中标,最终受益的都是滨城市政府。所以我们请贵市各位领导慎重考虑我们的建议,并且,我们现在就可以承诺,如果科洛托工业中标二厂项目,除非工人违反我们的管理制度,否则不会随便让工人下岗。”

    范广林脸色略略动容,最后强森说的这句话真正打动了他。

    如果说九十年代中后期什么最让政府领导头疼,国企改制造成的员工下岗无可争议的排在第一位。

    范广林其他可以不关注,但唯独下岗问题不能不关注,因此强森说的绝不让工人下岗这句话,让他真正重视起科洛托工业所提出收购要求。

    范广林沉吟道:“强森先生提出的这个要求在我个人看来,是非常支持的,但具体情况我们还要落实一下。这样吧,我们回去开会商讨一下。但我个人向贵公司保证,我们会公平对待每一个想要收购二厂的投资商。”

    范广林最后隐晦的表达了对科洛托收购二厂的看法,但在他的位置来说,话能说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最终,范广林承诺三天内,也就是国庆前,一定给科洛托一个最终的答复。

    吴天被张晨放了两天假,这两天不用吴天跟着了,让他去几个战友老家去招招人。现在农村的通讯方式短程基本靠吼,远程基本靠走。除非找上门去或者写信,否则基本没有联系的途径。

    齐鲁省,侃城市,云城县。

    吴天没开张晨那辆s320,乡下的路不好走,只好开了一辆科洛托刚买的京都切诺基。

    三百公里的路程,高速路段只有一百多公里,剩下的都是国道、省道,甚至还有村道土路。整整七八个小时,快到下午三点多,吴天才算赶到此行的目的地,南营村。

    吴天特意穿了一身当兵时候的迷彩装,开车到村口,看到几个老头正在晒太阳抽烟,吴天一脚刹车,“大爷,问您一下,刘金龙家怎么走?”

    几个老头面面相觑,吴天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给每个老头递了一支,“我是刘金龙的战友,过来看他的,不知道他家在哪,您能告诉我一下不?”

    其中一个老头一拍脑门,“诶?刘金龙?是不是老刘家的狗子?”

    其他几个老头也恍然大悟,“对对,狗子的大名好像是叫这个,你过了村口右拐,有颗大槐树,大槐树东边那家就是老刘家,不过他在不在家不清楚。”

    吴天道了声谢,开上车拐了个弯,就到了老头们说的大槐树下的老刘家。

    狗子,哈哈。没想到班长还有这么个小名,要是让其他战友知道了非笑死不可。

    刘金龙家和其他村民一样,有个院子,院门关着。吴天上千敲门,“班长、班长,在家吗?我吴天啊。”

    院子里传来一阵狗吠,没多久,院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探出头来,“谁呀?”

    吴天一看,“我叫吴天,是刘金龙的战友。您就是嫂子吧?以前班长给我们看过你照片。”

    妇人闻言,忙把吴天让进院,院子里倒是挺干净,搭着的棚架上种着些旱黄瓜。房子虽破,但在鲁西农村这条件也算正常。

    家里养着只大狼狗,立起身估计有一米多高,看着像德国黑背,蹲在地上对着吴天虎视眈眈,大有一言不合直接动嘴的意思。

    妇人找了把小板凳给吴天,又拍了拍黑背的脑袋,“金龙不在家,他转业后,在在山上当护林员,一周才回来一次,估计再回来得两三天以后了。你找他什么事啊?”

    吴天忙道:“嫂子,是这样,以前听班长说过家里的情况,当时班长退役的时候也想转业到地方,但没转成,就回了老家。我这次来,是想帮班长找个工作,在滨城,待遇蛮好的,想问问他愿不愿意。”

    妇人一听,眼睛亮了,“那能调动户口不?”

    这年头农村各方面保障都不健全,农转非是多少农村出身人的梦想之一。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能想到,也就十年后,这时四处托门路转成非农业户口的,那时又四处托门路把户籍转回去……

    吴天挠挠头,“这我倒是不清楚,但我们老总说了,包吃包住,一个月六百,干得好年底至少两千四的奖金,所有保险都给上。”

    “包吃包住给六百!?”妇人面现讶色,“什么活儿啊?能干的住吗?”

    吴天笑道:“我们是家外企,各方面都挺正规的,我觉得是个机会,就打算问问班长愿不愿意去。”

    妇人咬咬嘴唇,“你在这等会,我上山把他叫下来。”

    吴天忙道:“嫂子,我跟你一起去吧,对了,山上有路不?我开车来的,有路的话我拉你上去,省时间。”

    妇人道:“有路有路,这山不高,就是个土坡。以前上面是个林场,后来不让砍树了,乡政府就安排了两个看林子的,金龙是退伍兵,乡里才同意让他当护林员,每个月就八十块钱,算上补助,也才一百二,就这样,还总发不出来工资。”

    妇人一边唠叨,一边用铁链子把院门锁上,坐进吴天开的崭新的切诺基,怯生生的不敢坐实。

    “小天,这车是你的?”妇人好奇的问。

    吴天笑了笑,“哪能啊,这是我们公司的。”

    山上确实有路,虽然路况不好,但也能开,没多久,就到了刘金龙值班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