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90章 枭雄

    张晨仔细的琢磨了一下管明知的话,心中不由暗自佩服。

    在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管明识和自己之间的冲突的时候,管明知没有被种种表象所误导,很清晰的抓住了事情的主要矛盾。

    这件事情的当事人严格意义上说,只有两个,陆心怡和那个老色鬼。

    只要把陆心怡和那个老色鬼搞定,那自己即使想把事情闹大,也没法闹大,毕竟自己不是真正的当事人。

    当然,自己也可以借口ktv的保安想要对自己动手来继续挑事,但那样找茬的意味就太明显了。

    张晨沉吟了一下,也露出一个笑容,“既然管总这么说了,我当然没问题,就是不知道这位被我伤了的先生怎么想了,如果他要追究我的法律责任,我随时欢迎。”

    苏文帆勃然大怒,正想说话,管明知却抢在他前面道,“这就是你和这位先生私下的事了,我们不参与,但我们也会尽量劝说这位先生,毕竟都是生意人,和气生财。”

    张晨深深地注视了一眼苏文帆,又移转视线到管明知身上,“好,管总果然名不虚传。今天我学习了。那就再见吧。”说罢带着强森等人转身离去。

    陆心怡连忙跟上,她可不敢再留在这里。

    张晨等人离去后,管明识对管明知道:“大哥,你怎么能让他们这么走了呢?”

    苏文帆更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停喘着粗气,但又不敢和管明知翻脸。

    管明知没理弟弟,转身对苏文帆道:“苏局,让老温先送你去医院,伤不能耽搁了。”

    苏文帆冷笑道:“我就是个小小的化工局副局长,不敢劳烦管总,我还是自己去医院吧!”

    管明知叹了口气,“老苏,我是为你好。”

    苏文帆怒极反笑,“为我好?整个滨城谁不知道你管明知是什么人?你要是为我好,能放跑这几个人?我看你是过了几年太平日子,胆子倒是越过越小了!”

    管明知笑了笑,没在意苏文帆的嘲讽,对弟弟道:“老二,你知道这几个人的背景了么?”

    管明识一愣,“没来得及打听,大哥你知道?”

    管明知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他们是开的一辆奔驰s320,这车在滨城现在只有三辆,挂黑牌的就一辆。我上来之前问了朋友,这车是从保税区提的,是毕卫国亲自带着车主去旭阳提的车。”

    管明识惊讶道:“你是说他们和毕卫国有关系?”

    管明知目光幽深,“也许有,也许不是毕卫国,但能让毕卫国跟着一起去,里面的关系肯定不简单。”说罢对苏文帆道:“老苏,毕卫国你总知道吧?以前滨城刑警大队队长,现在桥东的分局长,以前我们没少打交道。”

    “老苏,你是官面上的人,对方又和公安系统有关系,如果闹大了,公安介入调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清楚,最不利的就是你!我看你才是太平官坐久了,想不太平了是吧?”

    管明知深深地看了苏文帆一眼,“你刚刚说的对,滨城又有谁不知道我管明知是什么人?如果不是为了你,我管老大又怎么可能吃这种哑巴亏!”

    苏文帆哑口无言,他不是不知道闹大了对他没好处,自己平白无故被人把手指打断,吃了这么大的亏却不能报复。再加上觉得管老大过河拆桥,有了新人忘旧人,心理失衡罢了。

    管明知不为已甚,小小的教训一下苏文帆也就罢了,毕竟二厂的事情还要用他,给了他一个台阶,让老温把苏文帆赶快送医院。

    苏文帆走后,管老二忍不住问道:“大哥,你说他们会不会就是毕卫国派过来的?这家伙难道还在盯着咱们?”

    管明知摇摇头:“应该不是,这辆车挂在一家外资投资公司下面,叫什么idg的,我正让朋友帮我打听这是什么公司。如果没有什么后台,嘿嘿。”

    管明知脸上首次露出狰狞的神色。

    张晨等人开车离开魅力东方两三公里,看后面没有车跟着,众人才算松了一口气。

    沙拿塔努拍着胸脯道:“吓死我了,刚刚那些人是不是华夏传说中的heishehui?”

    张晨没说话,强森忍不住道:“波士,如果荣耀是这种情况,我们再和他争化工二厂,会不会有危险?”

    张晨看了一眼陆心怡,强森意识过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马上就不再追问。

    其实张晨自己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管氏兄弟的发家史滨城大多数有点社会关系的人都知道,根本瞒不住。现在荣耀想要洗白,拿下二厂是最好的途径。所以如果正面冲突,对方会不会狂性大发,这是个问题。

    而且,今天见到管氏兄弟,尤其是管明知,张晨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这个人非常不容易对付。

    虽然张晨也见了不少后世的大牛,甚至连乔布斯都怼了,但和这些人可以真刀实枪堂堂正正的过招,不用担心会有什么违法犯罪的招数。但管明知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条毒蛇,从不暴露在阳光下,但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就会从暗处窜出来咬你一口,给对手致命的一击。

    放弃二厂?荣耀的威胁还不至于让张晨做出这样的选择。

    “吴天,挨那一下棍子没事吧?”张晨关切的问道。

    吴天上身抖了抖,示意没受伤,“没事,那些人酒色过度,手上没力气。”

    张晨道:“今天多亏你了,否则我们几个人都得吃亏。对了,你还有没有战友想要找工作的?每个月六百,上保险。包吃包住,干得好的,年底至少四个月工资的年终奖。”

    吴天想了想:“老板,你要是找保镖,不如我给你介绍几个真正的高手。虽然比不上中央警备团那群怪物,但对付一般人的话,七八个也近不了身,而且保卫经验也不差,有好多都有过保卫首长的经验。”

    张晨好奇,“哦?你怎么认识的?”

    吴天认真道:“都是我们退役的战友,现在转业不好转,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但还有好多战友,一退役,就意味着要回老家种地,他们中很多人在部队里都很辉煌,但退役后,就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过一辈子。每次想到这,我都替他们觉得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