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88章 撅断

    陆心怡感到莫名其妙,心中也有些打鼓,歪头一躲,“你想干嘛?”转身就想离开下楼。

    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正是苏文帆,他从卫生间出来正好看陆心怡背对着他的背影。

    陆心怡正在对着镜子涂口红,身体不自觉的前倾,小屁股撅得圆圆的。苏文帆一看,眼前一亮,这个屁股以前没看过啊?极品啊。

    苏文帆有看了看镜子里陆心怡的容貌,更是淫心大炽,正想伸出咸猪手摸陆心怡的屁股,问问她是不是刚来的。如果要不是,自己还真得和管老二好好说道说道,这种极品居然自己藏着,不让自己也尝一下。

    苏文帆要是没喝酒,也不至于这么冲动,看陆心怡要跑,苏文帆一把拉过陆心怡的胳膊,“别走啊,来,跟大哥喝酒去。”说着就把陆心怡往包间里拖。

    陆心怡心中大骇,做梦也没想到出门上个卫生间居然能遇到这种事。

    “你放手!放手!救命啊!救命~放手!”陆心怡一边高喊救命一边拼命挣扎着,但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可能比经历过上山下乡的苏文帆力气大,还是被苏文帆一步步的往包间拖去。

    旁边包厢里的小妹和客人听到走廊里的声音,纷纷出来看热闹,但没有一个上前的。

    陆心怡一看这里这么多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孩儿,哪里还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这是进了淫窝被人当成小姐了。

    陆心怡真急了,拿着手里的小手包劈头盖脸的打苏文帆,“放手!放手!”。

    苏文帆眼中凶光一闪,他是工农兵大学生,当年也是参加过红卫兵的,加上喝了点酒,本性里的那点凶戾之气涌了上来,反手就给了陆心怡一个耳光,陆心怡被打的歪了一下身子,踉跄倒地。

    苏文帆蹲下揪着陆心怡的头发,“臭婊子,给你脸不要脸是吧?既然在这儿干,就是出来卖的,装什么逼啊。”说着正反又给了陆心怡两个耳光。“告诉你,就连你们管老二也不敢这么对我!”

    陆心怡虽然恐惧,但也知道如果真是陷在这里,恐怕真的危险,大叫道:“我不是在这儿上班的,放开我!”

    苏文帆一愣,狐疑的看了看陆心怡。管明识这里的小妹都是穿自己的衣服上班,没有工服,但小妹普遍会传一些暴露的或者凸显身材的衣服。也活该陆心怡倒霉,她今天穿了一身连衣裙配一件外套,包间里很热,陆心怡就把外套脱了。出来上卫生间也没穿,觉得一会儿就回去了。

    这件连衣裙是喜来登酒店发的半工装,本来就比较容易勾勒身材,被苏文帆一拖曳,更是半个胸脯都差点露了出来。

    苏文帆贪婪的上下打量了一遍陆心怡,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穿成这样,说不是出来卖的,谁信啊?”

    说着,又把刚站起来的陆心怡往自己的包厢拖。

    苏文帆这也是色胆包天了,虽然有酒精的作用在里面,但是这也就是在管氏兄弟的场子他才这么大胆,否则他也绝不敢这么放肆。

    他相信,即使出了什么事,管氏兄弟也得替他摆平。至于说把柄,自己落在他们兄弟手中的把柄已经够多了,也不怕再加上一两条。

    正当陆心怡已经绝望了的时候,就听有人在旁边大喝一声:“住手!”

    苏文帆扭头一看,从旁边包厢出来两个人,除了一个小妹外,还有个少年。看上去不到二十,眉清目秀的,穿着一身细腿的休闲西装,上衣还蛮合身的。身高比自己高上一两公分,显得身材格外挺拔。

    苏文帆喘着粗气,牛逼哄哄的道:“滚滚滚,一边去,没你小屁孩什么事。”

    少年走过来,扶起又跌倒在地的陆心怡,把身上的外套披在她身上遮挡一下被苏文帆扯破的连衣裙,柔声道:“没事吧?”

    陆心怡抬头一看,心里一颤,这不是上次在行政酒廊看到的那个少年么?后来在酒店里又远远看到他几次,听同事说,他也是酒店的长住客。

    陆心怡突然感到脸上有点发烧,低下头慌乱道:“没事。”心中却暗自忐忑,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在这里上班的小姐啊?要是那样该怎么办?

    张晨松开陆心怡,对苏文帆道:“你一个大老爷们,打一个女孩子好意思么?”

    张晨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跟着强森来的……

    今天下午张晨和科洛托工业的人又碰面开了个会,科洛托工业在国贸中心的办公室已经装修好了,随时具备开业条件。今天强森得到招商办的通知,说范广林书记下周三上午有时间,随后会有市委的人和强森联系。

    强森闻言大喜,等市委的一个秘书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灵机一动,问对方范书记能否参加后天科洛托工业(滨城)有限公司的开业仪式。

    这位秘书闻言一愣,说跟范书记汇报一下,没多久就给强森来信,说范书记愿意参加,让他们做好准备。

    强森连忙把这个消息汇报给了张晨,张晨也很高兴,于是晚上请科洛托团队的这些高管吃饭。吃完饭,强森和沙拿塔努都想出去happy一下,张晨本来想说不去了,但架不住沙拿塔努的软磨硬泡,跟着强森来到魅力东方。

    苏文帆斜眼看着张晨,只觉得这少年有几分面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鼻子里哼了一声,用手指着张晨的鼻子,“我告诉你啊,跟你没关系,别给自己找事儿,你信不信你出不去这个ktv?”

    “苏总,怎么回事啊?”管明识推开众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张晨。苏文帆动手打陆心怡的时候,就有机灵的保安和妈妈桑去和管明识通风报信。于是管明识出来找找,暗骂苏文帆酒后无德。

    没想到刚出来就看到苏文帆在和一个少年对峙,周围围了一圈人。

    苏文帆看管明识来了,气焰更胜,指着张晨的鼻子道:“数三个数,你小子该回哪回哪,否则让人废了你!哎呀~啊!~……”

    他的手指快触到张晨鼻尖的时候,张晨眼都没眨,一把攥住苏文帆的右手食指指向下一撅。只听咔吧一声,苏文帆跪倒在地的同时,右手食指向手背弯曲成了一个不到四十度的锐角。

    苏文帆的右手食指被张晨撅断了。

    张晨这一招还是和吴天学的,那天吴天对付陈锋的时候,张晨看吴天身手蛮利落的,问吴天是不是在部队练过。

    吴天在部队也不算什么高手,但是多少练过一些搏击,给师长开车,什么都得懂点。

    张晨好奇,让吴天教了他几招,吴天也就挑了几招简单易学杀伤力大的教给张晨,呃,好像这些都是女子防身术里的招式……

    苏文帆这些年养尊处优,哪受过这罪,从喉咙里发出“赫赫”的声音,一时疼的说不出话来。

    管明识没想到有人在他面前还敢动手,来不及气愤,刚要揉身上前把张晨制住再好好盘问这小子的来历,就见张晨身后出现一黑一白两个老外。那个白人还关切的问张晨:“波士,怎么回事?”

    强森和沙拿塔努两个人刚刚在包厢里开着舞曲搂着小妹跳的正high,张晨觉得没意思,推门出来想去趟卫生间,结果就遇上这个事。而强森二人high完了,发现张晨不见了,外面又吵吵闹闹的,于是出来看看。

    管明识分不清楚印度人还是非洲人还是南美人,反正都是黑的。而那个白皮的更是货真价实,却还管这个少年叫老板。管明识不由得顿住身形,先把苏文帆扶起来再说。

    苏文帆倒也硬气,硬抗了一会儿也就适应了断指之痛,怨恨的盯着张晨。

    管明识开口道:“小朋友,太过了吧?你把我朋友的手指弄断了,不想给个交代?”

    张晨耸耸肩,嗤笑道:“交代?什么交代?你是这家夜总会的老板吧?你这还做逼良为娼的生意呐?你先让这个老色鬼交代交代为什么打人家女孩?”

    管明识冷笑一声,“我家的姑娘自然有我家的管理方法,似乎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陆心怡披着张晨那件西装外套,躲在身后,鼓足勇气道:“我是二楼包厢的客人,不在你这里上班。”

    管明识一愣,因为他来的时候陆心怡就已经躲到了后面,他也没看到模样,下意识的认为是自己场子里的小妹得罪了苏文帆或者苏文帆和这小子争风吃醋,引发的这场冲突。

    但现在看来,还不是,完全是苏文帆色欲熏心,加上机缘巧合,结果把这姑娘给打了。

    放在平时,打了也就打了,甚至哪怕是更过分一些,管明识也不怕,但今天遇到的这个愣头青帮这个女孩出头,还真就不好办了。

    尤其是当这个愣头青的两个跟班还是老外的时候……

    管明识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苏文帆,老苏啊老苏,你这么人渣,我还得帮你出头,你可记着,这是你欠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