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84章 菊花朵朵开(三更求订阅!求推荐!)

第184章 菊花朵朵开(三更求订阅!求推荐!)

    张晨还没从林小夏家出来,就接到楼下车里吴天的电话,说那边已经好了。

    给钱礼贤设仙人跳的几个人,都是吴天在联防队的时候认识的混混。

    吴天当初在联防队的时候,遇到这帮混混欺压良民没少收拾他们。

    一来二去,不打不相识,和其中几个品行没那么烂的混混多少也算熟识。虽然私下没什么接触,但这几个混混对吴天的品行倒是颇为佩服。

    这几个人高永利其实也认识,毕竟在基层干了这么多年,片区内有哪些“社会人士”还是一清二楚的。

    对这些人,张晨并不想直接接触。既然吴天对他们有所了解,张晨就拨给吴天一笔经费,让他来运作这个事情。

    实际上,这些人也不算什么heishehui,只是现在都找不到工作混社会的一群小混混而已,领头的就是收拾钱礼贤的那个光头,刘耀汉。

    吴天之所以推荐他,无非就是这人心思比较细密,做事很少留手尾,风险比较小。

    吴天这么做,也是为了报恩,这小伙子知恩图报,张晨给他找来便宜药,又不要钱,给他解决了大问题,可以说是一家的救命恩人都差不多。

    张晨心里琢磨,等这件事处理完,得找找关系,把吴天父亲转到肿瘤医院,接受更好的治疗。吴天做完这件事,就是自己真正的心腹了,对心腹,自然要解决掉他们的后顾之忧,才能让对方对自己更忠心。

    曾国藩在《挺经》中曾经把驭下之道总结为“两宽两严”。

    利宽礼严,名宽义严。

    说白话,就是在利益方面,对手下要大方。不要侵吞下属应得的利益,且应在合理的范围内帮下属多争取利益,这是利宽。

    下属有了功劳,领导绝对不能抢功。甚至有了功劳要多分润下属一点,这是名宽。

    而对待下属的态度,应上下尊卑有别,话不可多,情不可密。保持上位者的尊严,对侵犯领导尊严的下属应严厉处置。这是礼严。

    同时,对既定规则,必须执行到位,对违反规则的下属,应当一视同仁。不论如何赏识对方,做错了该罚就要罚。放在现在的企业管理上,就是对企业的流程和制度必须遵守,如果违反,应该一视同仁的进行处罚。这是义严。

    当然,在具体问题上,还要具体分析。包括对不同类型人的不同的管理方式,但大的原则不能出这个框架。

    宽严相济,是为驭下之道。张晨只是刚入门,要学的还多着呢。

    返回头说悲催的钱礼贤,当时钱礼贤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今天没法善了。

    那姑娘拿个小密封袋把自己的分泌物装进去就是为了留证据,如果他不老实,真可能就会告他。

    钱礼贤能在七十年代末冒着风险偷渡美国,也是心思机敏之人,惊吓劲一过,就意识到这群人必然有所图。于是战战兢兢的对刘耀汉道:“大哥,你们到底想要我干嘛,你们就直说好了,我钱某人光棍一条,能办的绝不含糊,办不了的杀了我也没用。”

    刘耀汉坐在房间里的圈椅上,翘个二郎腿,手里夹着根烟,“哈,你这是叫板啊?看来是真不信我们把你送公安局啊。”

    钱礼贤赔笑道:“不敢不敢,不过我是美国籍,就算送到公安局,到时候美国大使馆打个招呼,公安也得放了我。最多是败坏一下我的名声,你们也拿不到什么好处,咱们商量商量怎么解决不是更好?”

    刘耀汉哑然失笑,“行,美国人,啊,美国人~”说着走了两步到了跪着的钱礼贤身边,猛然一个窝心腿,正踹在钱礼贤的心口上,“老子弄的就是你这个美国人!m的,假洋鬼子死到临头还敢威胁我?”

    这一脚踹的钱礼贤差点没背过气去,缓了半天,钱礼贤哭丧脸道:“各位大哥,你们到底是为什么折腾我啊?死也让我当个明白鬼啊。”

    刘耀汉咧嘴乐道:“行,老子问你,林家那宅子你是怎么骗到手的?”

    钱礼贤闻言吃了一惊,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难道是这宅子引起的?是不是想买房的那小子下的黑手?一时间心里涌起无数个念头,嘴上道:“骗?我没骗啊,我是林家后人,通过政府落实政策拿回的自己家的宅子。”

    刘耀汉冷笑一声,“别tm跟我放罗圈屁,你一个偷渡到美国的臭人蛇,还在这儿跟我冒充林氏后人呐?说!你怎么拿到房契的!?”

    钱礼贤心里咯噔一下,这事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自己的身份证明文件是找高手做的,这边政府都没查出来问题,这些人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如果要是这样,就不是买房的那小子干的。

    他做梦也没想到,张晨能在这么短的事件中,把自己的个人资料调查的一清二楚,因此在心里首先就排除了张晨的嫌疑。

    “啊?大哥,冤枉啊,我真不是骗子。”钱礼贤一脸悲愤就好像真被人诬陷了似的。

    刘耀汉呵呵一笑:“行,不承认是吧?你在美国是不是有个女儿?你女儿是不是叫钱思佳?你是福海乐长人,22岁偷渡到的美国。你爹叫钱二明,你娘叫郑招娣,还用我说再多吗?”

    钱礼贤一听,心彻底凉了,这帮人是已经把自己的情况调查了个底掉啊。难道他们在美国也有势力?要真是这样,何苦为难自己这个小人物?

    事到如今,他反而平静下来,“各位老大,我不知道在哪儿得罪过各位,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你们划条道,我走就是了。”

    刘耀汉摸摸光头,“行,是个爽快人。实话告诉你,真正的林家后人就在滨城。明天一早,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去房管局,把房子给人家过户回去,你个杂碎还真敢想,拿个房契就敢回国骗,你这房契哪儿来的?”

    钱礼贤一听到刘耀汉这么说,当时就急了,跳起来直喊这是勒索,要报警。

    刘耀汉乐了,扭着钱礼贤到窗户边,指着楼下一辆警车道:“看到没?警察就在那,你喊吧。”

    巨大的恐惧袭上刘耀汉的心头,难道这群人把警察都买通了?

    刘耀汉冷冷一笑,你要是配合,咱们什么都好说,你要是不配合,下面的警察上来,先给你定个qj。美国国籍也没用,别以为老子不懂法,中国人民现在站起来了,美国人在中国犯法一样判!你个老小子要是想去大牢里被菊花朵朵开,老子就成全你。

    华夏监狱什么样钱礼贤不知道,但美国监狱什么样他可是有了解的,想想屁股都疼。

    钱礼贤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刘耀汉软硬兼施:“我们这是客气,你配合了,也没什么损失,这房子本来也是人家林家的,你就当没骗成。如果不配合,进监狱是肯定的。而且我们还会把你诈骗的事也抖出来,到时候数罪并罚,没十年你出不来。”

    钱礼贤颓然低下头,“好吧,就按你们说的办。”

    刘耀汉办妥了这件事,让他下面的弟兄就在房间里轮班看着钱礼贤,自己一个人坐电梯到了楼下。看看四周无人,拉开停在楼下的那辆警车的车门,坐到副驾驶赔笑道:“高局,这小子同意了,答应明天一早就去房管局办过户。”

    高永利点点头,“成,你小子办成这件事,至少够你快活半年的。”

    刘耀汉嘿嘿笑了两声,装作突然想到的样子问道:“高局,背后搞这个假洋鬼子的,到底是哪路神仙啊?出手这么狠?”

    高永利似笑非笑的看着刘耀汉,“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打什么歪主意。否则,我第一个把你弄进去。”

    刘耀汉讪讪道:“哪儿能呢,我就是好奇。”

    高永利接过刘耀汉递过来的一根烟,刘耀汉主动给高永利点上火,高永利嘬了一口,喷出一团烟雾。“人家不愿意和你们这种人打交道,你就别乱打听了。”

    刘耀汉小心道:“我们这种人也有我们这种人的用处啊,再说了,他就不怕”

    高永利盯着刘耀汉,把刘耀汉看的心里发毛,高永利缓缓道:“你以为我跟你说的别打歪主意是什么意思?你要是招惹了他,别说我,老毕都保不了你。”

    刘耀汉倒吸一口冷气,他不是不知道这件事背后是谁。毕竟吴天出面找的他,他只是想试探一下吴天的老板背景。

    原本他想,这个事多少算个小把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自己还能用这点把柄留条后路。

    但高永利的说话的神态告诉他,他真没开玩笑,否则也不至于现在这个时间点还在楼下亲自盯着。

    刘耀汉正色道:“谢了高局,我明白了,回头我请小吴吃饭。”

    高永利把抽到一半的烟头从车窗弹出去,“既然办妥了,我就先撤了。你在这儿盯着,明天办完过户就送他去机场,让他别在滨城待着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