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83章 母女(求首定!求推荐!)

第183章 母女(求首定!求推荐!)

    张晨礼貌的给林依萍鞠了一躬,“阿姨好,我是小夏的同学张晨。”

    林依萍一听,心稍稍放了下来,擦了擦手上的洗衣粉泡沫,忙把张晨让进屋。

    张晨进门后,一看房间里的摆设,就心中一酸。

    家徒四壁不一定让人心酸,说不定那是中产阶级的断舍离。

    让人心酸的是小夏家这种,这间房子不算没见到的卫生间,最多也就十一二平米的使用面积,既是客厅也是卧室又是厨房。

    房间的地面就是普通的水泥地面,却被拖得干干净净。

    地面上由于年代久远形成的小坑,都被林依萍用水泥细心的抹平,能想象的到以前这个房子的地面有多糟糕。现在看起来虽然仍不够美观,但至少没有了邋遢的感觉。

    靠墙摆放着一张宽度也就是一米二三的床,说是单人床吧,有点大,说是双人床,又太挤了。洗的褪色的床单铺得很平整,,枕头被褥也都叠的整整齐齐的。

    电视是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珍而重之的用一块枕巾盖着,怕落灰。

    家里面只有两把椅子,还是那种十几年前涂着褐红色油漆的劣质木头椅子,即使重生到了96年,张晨重生后都是第一次见到。

    锅碗瓢盆刷一看也都是有年头的,但却刷的干干净净。

    没有抽油烟机,灶台上却连一点油腻都没有。

    房间里灯光并不明亮,除了房顶上的一根小瓦数的日光灯管,就只有放在窗台边小书桌上的一盏台灯算是额外的照明设施。

    窗台和书桌上摆放着一些小型的绿植,两个玻璃罐头瓶里养的翠绿的绿萝沿着窗攀成了一个绿色的窗框,给这间简陋的小屋增添了许多生机。

    穷,但却有骨气,有对生活的追求。

    但这样的一对母女,却过着这么清贫的日子,这让张晨心里真的很佩服。

    以林小夏母亲的姿色来说,即使在现在,也不会缺乏追求者。从中选一个经济条件好的,应该轻而易举。

    但林依萍没有,为了林小夏,林依萍坚决不再嫁,自己一个人拉扯着小夏长大,生怕女儿被后爹或者后爹的家庭欺负,给孩子造成更大的伤害。

    家里的情况让林依萍有点不好意思,给张晨办了把椅子,自己坐在床上。

    张晨清了清喉咙,和林依萍把事情完整的叙述了一遍,然后问林依萍的祖父是不是林志庚。

    林依萍晕乎乎的,结结巴巴的道:“小张,小夏的曾外祖父也就是我的爷爷确实叫林志庚,但我从未听我父亲提起过祖父在滨城还有套房子,是不是搞错了啊?”

    张晨摇摇头,“不可能,林阿姨,我们通过公安局的户籍系统查的,就是您没错。可能小夏的外公去世比较早,没来得及跟您说起过以前的事。”

    林依萍有些悲伤,“也是,那些年遇到这种事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生怕再被加上一条罪名。”

    张晨点头道:“那就是了,所以我现在来问您,您想怎么办?”

    林依萍疑惑道:“怎么办?现在房子已经落实政策给这个骗子了,我们手中又没有房契,也没什么办法呀?”

    张晨平静道:“要房子的事情您不用管,我可以找朋友帮忙。查到钱礼贤的事情也是公安局帮的忙,这您就不用管了。我是想问您,如果我把房子给您要回来,您后面有什么打算。”

    林依萍不信,女儿的一个同学,和女儿差不多大,怎么可能能够做到。因此摇摇头,柔声道:“小张,你还太小了,想的太简单,没那么容易的。我们之前不知道这套房的消息,日子一样过来了,现在知道了,但也不属于我们,我和小夏还是该怎么生活怎么生活。真的,很谢谢你替我和小夏着想,但真的不用麻烦了。”

    林小夏见林依萍不信,急道:“妈,张晨他真有办法。”

    林依萍笑了笑,没说话。

    张晨沉吟道:“这样吧,林阿姨,如果我这边办妥,明天应该钱礼贤就能和您去办过户。所以只要您明天请一天假,去把过户手续办了,办完之后咱们再商量房子的事,您看行吗?”

    林依萍见张晨说的如此笃定,半信半疑道:“小张,不是阿姨不信你,你这么帮我们,到底图什么啊?”说着,看了林小夏一眼,林小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张晨看着林依萍,诚恳道:“一方面是真的想帮帮小夏,毕竟她是我的同学,在学校也挺照顾我的。”林小夏脸一红,连忙低头。

    “另一方面,”张晨停顿了一下,“我本来是想买这个房子的,钱都已经准备好了,但现在出了这个事。我想,如果我把房子替您要回来,您如果还打算卖房,就卖给我,我可以按照和钱礼贤商量的价格找您买。这样对我也比较好,没有后患。”

    听到这,林依萍才算有点相信张晨真的能把这房子给她要回来。

    林依萍犹豫道:“小张,如果能顺利要过来,坦白说,我们也没法搬过去住。那么大一栋房子,往外租也不好租。家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能买实际是帮了阿姨的忙。”

    说到这儿,林依萍嗫嚅道:“那这房子现在能卖多少钱啊?”

    张晨哑然失笑,“之前我和钱礼贤谈的是20万美金,相当于170万人民币左右吧。”

    林依萍手一抖,花容失色:“啊?这么多?我买和小夏住的这套房子才花了两万。”

    张晨耐心道:“不能这么算,地段、房子的质量、结构。坦白说钱礼贤要的这个价确实不低,但周围的小楼都是国有的,根本不会卖,独门生意,所以价格才高。”

    林依萍想了想,“小张,这样吧,如果你能把房子要回来,就按照半价买走吧。”林依萍自嘲的笑了一下,走到林小夏身边摸了摸林小夏的头。

    “阿姨不是傻子,如果你真能把房子要回来,这中间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你可能只需要一半甚至更少的钱就能把房子买到手,根本不需要跟我们说。原本就不是我们的东西,失去了也不可惜。”

    张晨刚想劝林依萍,林依萍摆手道:“阿姨不是故意装清高,小夏小时候,我就告诉她,我们不要任何人的施舍也能活下去,只赚我们该赚的钱,不能因为虚荣丢掉自尊。作为林家的子孙,从情理上说,这房子是我们的不假。但如果没有你,我们连这个消息都不知道,更不用说把房子拿回来了。”

    说到这,林依萍自嘲的笑了笑,“如果不是小夏这孩子,这一半的钱我都觉得不是我们该拿的。”

    “小夏年纪小,未来用钱的地方还很多,现在又开始学舞蹈。”说到这,林依萍的眼中露出温柔的神色,“她从小跟着我长大,吃了很多苦。我没办法给她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只能告诉她自尊自爱。”

    “我还记得,我们刚刚到滨城那年,大雪纷飞,马路上滴水成冰。我们都刚从福海来到滨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冷的天气。我身上没什么钱,住不起招待所,又怕被当成盲流送到收容站。我就拉着小夏,背着行李,一步一步的走在雪地里。”

    “当时小夏除了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件薄毛衣,冻得耳朵脸蛋都是红的。但这孩子懂事,我问她冷不冷,她说不冷,反倒把我的手放在她怀里帮我暖手。”

    说到这,林小夏已经泪流满面,哽咽道:“妈,别说了。”

    林依萍也眼含泪光,“后来,我在滨城找到了工作,收入虽然不高,但也能养活的起我们娘俩。小夏喜欢跳舞,以前在福海不管多难我也坚持送她去学。后来小夏担心学费太贵,主动说不喜欢跳舞了,不学了。当时我这个当妈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所以,如果你真能要回来,就给我们一半吧,另一半是你该得的。”林依萍平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