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82章 我有个朋友。。。。。。

第182章 我有个朋友。。。。。。

    张晨驱车来到艺校,告诉传达室的大爷找舞蹈班的林小夏。

    大爷看看停在院子里的大奔,没敢耽误,马上用闭路电话通知了舞蹈班的老师,客气的让张晨先到一楼的接待室等。

    没过多久,穿着一身练功服的林小夏就出现在张晨面前。

    看到张晨,林小夏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主动抱住张晨亲了一口。“你怎么来了?”

    张晨怜惜的看看满头大汗的林小夏,“这两天怎么样?累吗?这么晚了还在练功?”

    林小夏笑道:“累,但真的很开心。看到周围的同学基本功都比我强,我就得更加把劲才行。”

    张晨拉林小夏坐下,发现林小夏的双腿直打颤,林小夏笑着解释道:“好久没练了,这几天主要是把筋打开,下腰、压腿什么的,有点脱力。”

    张晨心疼道:“那也别这么拼,还有小两年呢,受伤了怎么办?”

    林小夏一抿嘴:“哪有那么容易受伤,对了,怎么突然过来了,也没说一声?”

    张晨斟酌再三,“小夏,有个事情得跟你说一下。”

    张晨把自己想买房子,却发现房主是个骗子的事情跟林小夏说了一下,林小夏听得很入神,完全把张晨说的当成故事会来听。

    听到关键处,张晨却不说了,林小夏催促道:“后来呢?后来呢?”

    张晨凝视着林小夏:“小夏,你母亲是不是叫林依萍?”

    林小夏略感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张晨缓缓道:“林志庚二儿子的女儿,就叫林依萍,而他的外孙女,也叫林小夏。”

    林小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你是说我的太姥爷就是这个林志庚?”

    张晨点点头,“应该没错,滨城目前就只有你们一家符合这个条件。而且,你的籍贯也是福海省山明市。所以,这套房子应该是你家的。”

    林小夏有点懵,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晨建议道:“我觉得你还是得跟你妈妈说一声,商量一下,毕竟这不是小事。”

    林小夏茫然道:“可你不是说即使他是骗子,房子也要不回来吗?那还有必要告诉我妈吗?”

    张晨缓缓道:“要房子的事,包在我身上,所以,还是得跟你妈妈说一下。”

    林小夏犹豫道:“这么大的事情,我说的话,我妈可能不信。”

    张晨想了想:“这样吧,你去换下衣服,然后你和宿管老师请下假,我和你一起去找你妈说这事。”

    林小夏扭捏,“啊?那你和我妈不就见到了?”

    张晨失笑道:“没事,咱俩装普通同学,你妈看不出来。”

    林小夏咬咬牙,“行,那你等我会儿,我这就去换衣服。”

    过了二十多分钟,林小夏穿着一身粉色的Nike运动装下了楼,这还是那天张晨带着林小夏买的。

    林小夏的皮肤好,白里透红,加上满脸的胶原蛋白,在配上这身粉色运动服。一蹦一跳的下楼,活脱脱一个元气少女。

    张晨拉着林小夏的手,坐进奔驰,楼上宿舍的几个女孩子扒着窗户往外看,张晨开车门前一抬头,几个脑袋麻溜的缩了回去。

    张晨没心思理这些,天色已经很晚了,张晨抱歉的向吴天道:“吴天,麻烦你了,这两天每天都这么晚。”

    吴天自然表示没什么,都是应该的。张晨突然想到之前帮吴天问沙拿塔努的那件事,连忙对吴天道:“对了,上次我帮你问了我印度的朋友,这个药在印度有卖的,相当于人民币200一个疗程,比国内便宜得多,回头我让他从印度多寄点过来,钱你就不用给了。就是时间会久一点,大概要一个多月。”

    吴天闻言大喜,他爸这病,光是吃这个叫吉非替尼的进口药,每个月就要一千多,这还是减少了剂量的吃法,否则一个月两三千都打不住。

    都说这个年代号称全民医保,但实际上医疗资源非常匮乏。吴天他爸还是干了一辈子警察,算是公务员。

    就这样,得了大病一家子跟着受罪不说,小康家庭都能成赤贫。更有甚者,家破人亡都是常态。农村户口的更是看不起病,很多老人得了病,就只能找赤脚医生抓点药,在家等死。

    虽然二十年后看病仍然很贵,尤其是大病,但在全民医保方面,真的是世界领先的水平,比美国搞的什么奥巴马医保靠谱的多。

    前世张晨有个朋友,移民到了美国,有次不小心把大脚趾踢骨折了,去公立医院排号,排了一周的号才看上病。接着又得排手术日期,结果排了两个月,他这骨折自己都快好了,手术还没做上。

    还有个朋友,入籍香港,得了牛皮癣,去油麻地医院排号,15年六月去排号,排出来的结果是17年5月……

    完全可以列入“我有个朋友系列”……

    吴天得了好消息,愈发精神,车开的连加减速都感觉不出来。

    站在林小夏家楼下,林小夏深呼吸了几次,面色凝重道:“走,上去吧。”

    张晨觉得好笑,又不是去和她妈坦白恋情,用得着这么紧张么。于是一拉林小夏。小夏一愣,“嗯?”,就感觉被张晨拉入怀中,热烘烘的两片嘴唇贴在了自己的双唇上。

    十几秒,张晨笑道,走吧。

    林小夏红着脸打了张晨一下,但神态总归自然多了。

    林小夏掏钥匙开门,这个时间她妈妈已经做完了兼职回家了。小夏脆生生的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林依萍正在卫生间洗衣服,听到女儿回来了边往门口走边念叨:“你今天不是住校么?怎么回家了?”

    刚到门口,看到站在门口的张晨,林依萍不由得一愣,女儿怎么往家里带了个男孩子回来?难道……

    张晨还是第一次见到林小夏的母亲林依萍,上下打量两眼,心中感叹,难怪林小夏天生丽质,基因的力量太强大了。

    林依萍很年轻就生了林小夏,现在也才37岁,生活的苦难却似乎没有在这个女人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反而像一杯窖藏的美酒,酝酿出特别的风味。

    林小夏大方的给母亲介绍,“这是张晨,我以前的同学。今天他来学校找我,跟我说了个事情,跟咱家有关,我怕复述不清楚,就把他带来亲自跟你说。张晨,这是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