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80章 林氏后人

第180章 林氏后人

    吴天驱车拉着张晨和孙洪彬到了桥东分局,孙洪彬是自己跟过来的,他也好奇,到底这林家的后人是什么情况。

    “高叔,真是给你添麻烦了。”张晨一见高永利就满面歉意的道。

    高永利摆摆手,“咱俩就别客气了,对了,这位是?”高永利疑问的看了看张晨旁边的孙洪彬,还以为是张晨的表哥叔叔什么的。

    张晨连忙给两人介绍认识了一下,孙洪彬此时正在大力结交各方面的关系,知道对方是桥东的副局长后,很热情。高永利也在大街小巷上看到过顺池二手房的很多门面,知道这位就是顺池的老板,也没托大。

    宾主落座,高永利道:“林志庚留在国内的后人不多,解放前他先跑了,家人都留在了国内,后来世道太乱,两方面应该就失去联系了。林志庚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长沙会战中战死了,没留下什么子嗣。二儿子解放时才十五岁,wg期间也被斗死了,就留了一个女儿。二儿子的女儿大概六年前从福海迁到了滨城,具体情况都在资料上,你自己看吧。”

    张晨打开资料,那个钱礼贤倒是有一点没说错,林家的人丁确实不旺。不知道他到美国后再婚没有,但就留在国内的家人来说,一个死于抗战,一个死在wg,到最后能找到的后人只剩下一个孙女,这也算是时代悲剧了。

    “林依萍,女,1960年生,福海山明市油溪县人,1979年与同乡蔡阿来结婚,88年因感情不和离婚。”

    看到这里,张晨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念道:“有一女,原名蔡小夏,生于1980年3月15日。林依萍同蔡阿来离婚后改随母亲林依萍迁居滨城,随母姓,改名为林小夏!”

    我去!林小夏!什么情况!?张晨被震的目瞪口呆,半天没说出话来。

    张晨嘴角抽动两下,心中苦笑,看来这事儿自己还真得管了。要是其他人也就罢了,但自己怎么也不能看着林小夏的家产被人骗走吧?

    孙洪彬和高永利对视一眼,都看出张晨的神色有异。孙洪彬试探道:“如果情况不对,这房子干脆就甭买了。听哥的,这个价格不低,不值得可惜。”

    张晨苦笑道:“不是,和买房子没关系。我是看这份资料惊到了,这林氏后人我认识。”

    “啊?”孙洪彬和高永利面面相觑,这也太巧了吧?

    张晨摸摸鼻子,“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我真认识,这个林小夏,是我同学。”

    张晨站起身来,对孙洪彬道:“彬哥,一会儿可能得你自己回去了,我得去趟小夏学校,送不了你了。”

    高永利贴心,“没事,我开着警车送孙老板。”

    孙洪彬连连摆手,“哥,你还是饶了我吧,让公司人看见,还以为我又进去了。”

    高永利哈哈大笑,随后正色对张晨道:“你先稳稳,别这么急,你想好没有找她要干什么?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张晨哑然,自己还真没想,就是觉得林小夏的家庭经济状况本来就不好,这是个难得的能让她们母摆脱贫困的机会,说什么也不能便宜了钱礼贤这个瘪三骗子。

    张晨把自己的想法跟高永利说了下,高永利摇头道:“难,你想,甭管他之前是不是骗,但现在他就是房主。这种事情到我们这儿,属于经济纠纷,他又是外籍,我们也不能贸然把他拘留。扯来扯去,这件事情也扯不清楚。到最后,结果就是这家伙仍然逍遥法外,你房子也没买成,你们同学的家产也要不回来。”

    张晨犯愁,“这家伙会不会逍遥法外我倒是不在乎,主要是不想让小夏吃亏。”

    高永利嘿嘿一笑,“小夏小夏叫的挺亲热啊,是不是你小女朋友啊?”

    张晨哭笑不得:“高叔,你就别拿我开涮了。帮我想想办法。”

    高永利摇头,“除非能证明他根本不是林氏子孙,然后去区政府举证,区政府再向我们报案,我们才能按照诈骗立案抓人,否则没戏。”

    张晨眼前一亮,掏出在顺池收到的IDG的传真,“高叔,你看看这个能当证据吗?”

    高永利接过来一看,满眼的英文,“你这是笑我没文化啊,我哪看得懂。”

    张晨一拍脑袋,拿着传真仔细的给高永利翻译了一遍。

    高永利挺感兴趣,“这东西你哪儿来的?”

    张晨解释道,这是美国的一家信息公司查到的,都是钱礼贤的真实信息。

    高永利琢磨了一下,“应该够呛,如果要是美国政府或者美国警方出具的证明,才能作为直接证据,你这个是公司出具的,没法查验真伪。拿着这个东西过去,逮捕的批文我都批不下来。到时候打草惊蛇,这小子买张机票坐飞机回美国,那时可就真没戏了。”

    “而且,”高永利点了棵烟,“就算真把他逮了,这个房子也没法落到林家母女身上。”

    张晨一点就透,“因为林家母女没有房契!”

    高永利点点头,“落实政策的条件有两个,一个是证明自己是直系子孙,另一个就是得有保存完好的产权凭证。钱礼贤可能是做了些手脚骗过了工作组,把林家的祖产骗到了他手上。但有一条,他手上的房契可是真的。而林氏母女二人原本手上就没有房契,不符合落实政策的条件。即使把骗子抓了,也只能是产权收回政府,她们哪怕是林氏子孙,还是一分钱也得不着。”

    张晨沉吟道:“看来还是得从私下解决这个问题了。”

    高永利意味深长的笑笑:“私了最好,有时候啊,警察真不一定比社会人有用。”

    张晨眼前一亮,“你是说……”但随即又摇头道,“不行,和这些人打交道风险太大,说不定有后患。”

    高永利摆手道:“我可什么都没说,但是杜月笙曾经说过一段话:我就是老蒋的一个夜壶,想用就用,不想用就塞到床下去了。老蒋都需要有个夜壶,咱们现在生活水平虽比民国高了,但也得有个卫生间对吧,只不过卫生间的门用不用都得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