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69章 沈南朋

    当天晚上回到家,林小夏就和母亲说了自己要转学去艺校的事情。当然,她没说是张晨帮忙办的,只是说艺校的老师觉得自己比较有潜质,所以找到她让她去学舞蹈,学费全免。

    林小夏的母亲一开始并不同意,但后来听了女儿的分析,也觉得继续考高中能考上好大学的希望不是太大。与其这样,还不如去艺校搏一搏,至少学了舞蹈,能有一技傍身,以后当个舞蹈老师什么的也是条出路。

    转天,张晨就带着林小夏的学籍资料,又带了点小礼物,找到教委的刘双喜。

    刘双喜最初只是买了张晨几台电脑的交情,但后来这个少年的名字经常出现在他耳朵里。市级三好学生,见义勇为、申请全国优秀学生干部。据德育处的老冯说,他还和市公安局关系不错,真是个妖孽。

    因此刘双喜对于张晨的到访,还是挺热情的,加上礼品开路,张晨求他办的事情又不大,刘双喜也乐于做个顺水人情。他现在除了基础教育处处长外,还兼着素质教育办公室的主任,这点小事办起来非常简单,基本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甚至连手续都没让张晨自己跑,而是交给教委里的小年轻去找艺校和崇化一中办转学手续。

    临走之前,张晨一拍脑袋,又给了刘双喜一张小肥羊的贵宾卡。告诉刘双喜这是他家里开的,持卡消费打八折,里面还有一千块的储值,让刘双喜拿着替他请局里的同事们吃饭。

    这个年代虽然不像八十年代一样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那么夸张,但公务员普遍手头也没什么钱。教委现在又是相对清水一些的衙门。刘双喜佯作推辞两下,也就扔抽屉里收了。

    手续张晨帮林小夏跑完了,但艺校这边的报道还是要林小夏自己去的。刘双喜给艺校的校长王茹打过电话后,张晨下午就拉上林小夏跑到艺校先去见一见校长。

    毕竟自己后面几天就要开始忙了,也不可能自己每天盯着林小夏的事,后面具体的事物还是要林小夏自己跑才行。

    艺校的校长王茹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保养得非常好,眼光也很不错。看到张晨送她的菲拉格慕丝巾虽略感惊讶,但并不陌生,是个见过世面的。

    艺校实行住校制,当天张晨就把林小夏一年的学费和住宿费都提前预交给了财务。有刘双喜打招呼,加上张晨出手大方,王茹特意给林小夏安排了个四人宿舍,比其他女孩儿住的八人间条件要好很多。

    学校里的舞蹈老师看了一下林小夏的基本功,都认为林小夏基本条件不错,就是学的晚了,以后能有什么成就不敢说,就得看个人的努力程度了。

    从艺校离开后,张晨又让吴天带自己和林小夏去新都商场。帮林小夏把住校需要的东西全都买好,又添置了几身行头。读艺校的孩子普遍家庭条件还可以,而且艺校又是个攀比成风的地方,张晨可不想让林小夏在学校里因为经济条件自卑。

    林小夏阻止不了,只能任由张晨买买买,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些落寞。

    当天晚上,张晨接了一个贝兰克芬的电话后,哈哈大笑。马上又给吴天打电话让他明天一早和自己一起去滨城国际机场接人。

    张晨又跟熊晓歌联系了一下,先跟熊晓歌道了个歉,说自己最近实在太忙。因此明天的会议地点从京都换到滨城,时间定在下午两点,地点在喜来登的二楼江山厅。正好也让大家熟悉一下滨城的环境,让熊晓歌帮忙通知一下老周的团队。

    熊晓歌握着电话愣了半天,这小子抢班夺权的心也太盛了,看来有必要给他个下马威。隐隐间,熊晓歌有些后悔当时自己演的那出欲擒故纵的戏码。

    原本熊晓歌和周权商量借助主场优势,张晨来京都后,会议上全都是他们的人,张晨再推行什么迁移滨城的计划就注定破产。但现在张晨把会议地点从京都挪到了滨城,先声夺人,把他们的锐气一下子打下去不少。

    不得不说,其实张晨也是欺人太甚。从业务开展的角度上说,在京都肯定比在滨城要有优势。张晨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方便自己,另一方面也是玩了一手指鹿为马。

    筛出最不服管的人,然后干掉,这是张晨唯一能够快速获得IDGVC团队控制权的唯一办法。

    政变也好,夺权也罢,又哪里有不流血的。

    第二天上午十点,张晨和吴天来到机场,吴天在出口举了一个大牌子。没多久,一个三十左右的男青年提着拉杆箱出现在张晨和吴天面前。“你好,我是沈南朋。”

    张晨上下打量了沈南朋一眼,白净而清瘦的脸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得体的定制西装,条纹衬衫解开了一个领扣,和自己想象中的华尔街精英差距不大。

    张晨伸出手,“沈总你好,我是张晨,咱们在电话里聊过,欢迎你加入火种源。”

    有贝兰克芬提前做的工作,沈南朋并没有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少年表示惊讶,他自己也是不输于张晨的天才少年。15岁获得全国数学竞赛冠军,17岁考取沪市交大数学系,21岁留学美国,先后获得哥伦比亚大学、耶鲁大学的学位,之后又在花旗银行工作,前两年回国,加入雷曼兄弟银行,负责华夏的投资银行项目。到今年,他也才不到30岁。

    沈南朋儒雅的笑了笑,“张总你好,之前劳尔德和我说见到你不要惊讶,但我还是惊讶了。”

    张晨哈哈一笑,“走,咱们车上说。”他现在的个头和沈南朋差不多,一前一后的上了S320。

    沈南朋是张晨离开美国前,就特意让贝兰克芬务必要挖到的人。

    火种源想要在国内落地生根,没有一个合格的操盘者是不可能的。张晨对自己有很清晰的认知,他的优势在于先知先觉,知道未来的发展方向。

    但谈到资本运作的操作层面,他压根就没有任何经验,稍稍懂得的一些资本运作知识,还是在斯坦福期间硬补起来的。

    而后世大名鼎鼎的红杉沈南朋,就是火种源在国内最合适的操盘手,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