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63章

    张晨满面笑容的回到熊晓歌的办公室,“熊哥,没问题。但这样的话,就是委屈老周了。毕竟你和他在前期做了这么多工作,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熊晓歌喜道:“那好,以后就是你和老周搭档了。老周搞技术出身,人比较老实,你可别欺负他。”

    张晨笑道:“我这小小年纪,怎么可能欺负老周。对了,既然就这么定了,那就让老周的团队赶紧搬去滨城。”

    熊晓歌瞪大眼睛,“搬去滨城?现在所有的投资业务几乎都在京都啊,搬去滨城不太妥吧。”

    张晨道:“没什么不妥的,正好我在滨城准备投两个项目,让他们先把前期工作做起来。”

    熊晓歌讷讷道:“在滨城投项目?滨城现在也有高科技企业?不会是你的那个外星人电脑吧?”

    张晨摇摇头,嬉笑道:“那怎么可能,是一家房地产公司,我和他们聊过,蛮有想法的。”

    熊晓歌无语,“老弟,我们主要是投高科技产业的,房地产不是我们的菜。”

    张晨故作惊讶,“难道我们不能投其他行业?”

    熊晓歌支吾道:“也不是不能投,但这行业我们没人懂啊。”

    张晨挥挥手,“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这笔投资我有信心,你就看好吧。”

    熊晓歌一阵头疼,现在的高科技产业基本都在京都,他的打算中,张晨不可能把周权的团队拉到外地,因为外地根本就没有市场。只要周权的队伍不去外地,实际控制权就还在自己和周权的手中。张晨如果自己愿意在滨城弄个办公地点,就让他弄,以后远程汇报即可。

    但现在张晨弄出个投资地产项目,一下子打乱了熊晓歌的部署。而且张晨作为VC部门的负责人,可以名正言顺的在滨城指挥这支队伍,到时候这支队伍还姓不姓熊,可就不好说了。

    熊晓歌勉强道:“老弟,他们都在京都多年,有好多人都已经在京都安家落户,去滨城的话,可能不太方便啊。”

    张晨想了想,“熊哥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老周什么时候回来?我和大家开个会,顺便都见一下面。”

    熊晓歌道:“好,老周应该是周四下午的飞机回京都,周五或者周六都可以,你安排时间。”

    张晨道:“那就周五吧,别耽误大家的节假日。”

    谈完了正经事,张晨又和熊晓歌说了车的事情。熊晓歌当场就叫过行政经理安排下去,把张晨买的这辆S320挂到了公司名下,申请牌照。

    熊晓歌晚上叫上公司的中层在华夏大饭店设宴招待张晨,张晨虽然不喝酒,但受过十余年酒桌文化的洗礼,张晨对这一套也不陌生,三言两语间,酒桌上的气氛就热烈起来。

    熊晓歌也喝了不少酒,他给张晨定的华夏大饭店的房间,张晨站酒店门口送他的时候,熊晓歌摇摇晃晃的满脸通红,“老弟,以后咱们兄弟齐心,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张晨一边应付喝多了的熊晓歌,一边叮嘱张胜利务必把熊晓歌安全送到家。

    A6刚刚驶离酒店,原本歪坐在后座的熊晓歌就直起身来,阴沉着脸打了个电话,“权子,嗯,这小子不好对付,你们可能真得去滨城。对,周五下午,好。”

    挂断电话,熊晓歌眼睛闭了一会儿,睁开眼问张胜利:“老张,这几天张总应该是和一个地产商见过面,你知道这事儿吗?”

    张胜利本待和盘托出,但突然想到张晨给自己的那五百块钱红包,心里一突突,到嘴的话就变成了“不知道,他好多事儿都背着我,前几天一直没让我跟着他。”

    熊晓歌低声咒骂了一句,闭上眼继续假寐起来。

    熊晓歌不是个坏人,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每个人都在做局,而每个人也都身在局中。

    张晨的手机晚饭前就没电了,插上充电器刚开机,电话就顶了进来。

    “你这手机一直打不通,可急死我了。”电话那边赵立新抱怨道。

    张晨把电话调成免提,边烧水边道:“我跟您请过假了啊。”

    赵立新疲惫道:“你等会儿啊,我这是帮陈校长找你。我先给他家打个电话,告诉他你开机了,让他给你打。”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张晨笑了笑,到底是校长,打电话这种事都要找个打杂的。想想自己前世,也是从给领导跑腿打杂一步步做起来。好不容易成了个小领导,却又莫名其妙的重生回到了九六年。

    没多久,陈惠生就从家里给张晨打来电话:“张晨,你在哪?”

    张晨道:“我在京都呢,您有什么吩咐?”

    陈惠生也没废话,“那好,明天我也到京都,咱们一起去清华,见一下清华的赵春君院长。”

    张晨一头雾水,见赵春君?赵春君是谁?

    见张晨不明所以,陈惠生问道:“你是不是在美国期间写过一篇关于东南亚的论文交给了清华?”

    张晨道:“我是谢了篇论文,是我在斯坦福暑期课程的毕业论文,但没交给清华啊,除了交给学校打分,就只投给了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现在也没有回复是不是被采用。”

    陈惠生也没追问这家期刊到底是什么,自顾自的说道:“可能是其他人交给他的,赵春君现在是清华经管的副院长,他对你这篇论文非常感兴趣,所以想找你聊聊。你在京都就好,我明天一早就赶到京都,早上九点半,咱们咱清华南门见面,一起去。”

    张晨没有矫情,他写这篇论文本来就有要在经济和金融领域占据学术地位的用意在里面,但他又不想太过招摇,毕竟如果引起了索罗斯的警惕,未来狙击他会更加困难。所以他只是投给了国际经济学杂志这样一个影响因子仅为1.56的二流期刊。

    在他的想法里,最好的结果就是亚洲金融风暴如期爆发,而在此之前,自己这篇论文默默无闻,爆发后,再被人翻出来,自己一举成名。

    想想都爽,多好的装逼套路。

    但现在,赵春君不知道从什么途径看到了自己这篇文章,并且产生了兴趣。这样也好,如果能让这种国家级的智囊重视这次潜在的危机,到时华夏的损失至少会比前世少很多。

    因此张晨没有拿乔,爽快同意:“好的,我九点半之前在清华南门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