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57章 心意

    张晨无奈,按照毕卫国说的号码又拨了过去。

    毕卫国示意家人把电视的声音关小一点,接起电话,“说,又有啥事。”

    张晨嬉笑道:“卫国叔,瞧您说的,好像我没事就不跟你联系一样。”

    毕卫国冷哼一声,“你小子本来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张晨无辜道:“真没事儿,就是刚刚回国,带了点土特产,打算去你家看看你。所以问一下现在过去方便不。”

    毕卫国切了一声,“我在家,你人过来就行了,别带东西。”

    张晨应了一声,挂断电话,从礼物箱里找出一块女士天梭,和一把Chris Reeve的Sebenza小折刀。想了想,又拿了一个PS游戏机。这游戏机本来是张晨给自己买的,打算回家重温一下已经逝去却又捡回来的青春。

    除了游戏机,其他两样东西都不大,张晨随手把它们都和游戏机放到一个大旅行包里面拎着。

    和奶奶说了一声,张晨拎着旅行包出门打了辆车,直奔市局的家属院。

    出租车司机一听张晨要去的地方,特热情,这个点儿打车往市局家属院的孩子,十有八九是市局的领导子女。

    到了地方,张晨扔给司机十块钱,拎着东西就上了楼。

    梆梆梆的敲了几下门,开门的是毕卫国的老婆,旁边还有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冲张晨做鬼脸。这还是张晨第一次见到毕卫国的家人。

    毕卫国站旁边介绍,“我爱人陈菲,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张晨。翰宁,作业做完了吗?还不赶紧做作业去。”

    陈菲看起来不到四十,文文静静的一个少妇,笑起来嘴角两个浅浅的酒窝。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朵花。毕卫国的儿子毕翰宁撅噘嘴,不情愿的跑回自己的房间,扒着门缝好奇的往外看。

    毕卫国冲张晨无奈的笑笑,“三十多岁才和他妈生的他,从小宠坏了。”

    张晨笑道,“翰宁看起来就挺机灵的,以后一定有出息。”

    毕卫国叹道:“有没有出息我是不指望了,我和她妈就指望他平平安安的。”

    陈菲给张晨端上来一杯茶,张晨赶忙站起来接过,“我都不知道该叫婶儿还是嫂子了,看您这么年轻,叫婶儿怕把您叫老了,还是叫您陈姐吧。”

    陈菲捂嘴一乐,“卫国,你这小兄弟嘴还真甜。”

    毕卫国撇撇嘴,“这小子啊,贼着呢。对了,你到底来干嘛,不会真就是过来看看吧?”

    张晨眨眨眼,“当然就是过来看看,顺便给你们带点礼品。”

    说着,张晨打开旅行包,把几样东西拿了出来。

    陈菲接过盒子,一打开,捂嘴惊讶道:“天梭,哎呀,这也太贵重了。”

    毕卫国接过来一看,“小子,这就是你说的土特产?美国地里长手表啊?”

    张晨往沙发上一靠,“这是我给陈姐带的,和你没关系。这把小刀才是给你的,不值几个钱。对了,这个游戏机给翰宁,不过可得控制玩的时间。”

    毕卫国脸一沉,“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

    张晨无辜道:“犯什么错误啊,我又没求你办事儿。行了,卫国叔,别矫情了,我保证不让你贪赃枉法行了吧。这点东西算什么啊,不值什么钱,就是个心意。”

    毕卫国坚定拒绝,“不行不行,心意我领了。小刀我能留下,这游戏机和手表你给我带走。”

    张晨没理他,冲扒着门缝往外看的毕翰宁叫到:“翰宁,过来看看哥哥给你的游戏机。”

    毕翰宁一路小跑把游戏机的盒子举起来,眼睛一亮,“索尼PS!”

    毕卫国生气道:“毕翰宁,把游戏机放下!回屋学习去!”毕翰宁不干,“不!我就要游戏机,就要游戏机!”

    张晨摸摸毕翰宁的头,“卫国叔,这次回来,我给好多人都带了礼物,你就甭客气了。真不求你办什么违规违纪的事儿,一方面是咱们的交情在这儿摆着,另一方面就是让你帮我介绍个司机。”

    毕卫国正色道:“你要是还顾忌咱们的交情,就别跟我来这套。乖乖把东西给我带回去。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非要搞这种歪门邪道。”

    张晨一看毕卫国如此坚决,竖了个大拇指,“卫国叔,你是这个。”

    毕卫国自嘲的笑笑,“别以为我老古板,只是吃公家饭的,就不能一边吃饭一边砸锅,做人还是得讲良心。”

    随后又好奇问张晨,“你要找司机?运货啊?”毕卫国点上根烟,问张晨。

    张晨摇摇头,“不是,是给我开车,私人司机。”

    毕卫国无语,他作为分局长,也只能是找个小警察当自己的司机,编制内的专职司机压根没有。张晨这小小的年纪,就开始找司机了。

    毕卫国酸酸道:“看来你小子卖电脑赚了不少钱啊,这都开始配私人司机了。”

    张晨也没解释钱不是卖电脑赚的,“还行吧,和美国那边做生意,赚了点小钱。”

    毕卫国也没追问,指了指张晨:“钱串子脑袋。”

    张晨耸耸肩,“怎么样卫国叔,有合适的人选不?”

    毕卫国问道:“你有什么标准?准备给人开多少钱工资?”

    张晨想了想,“最好是汽车兵出身,以前给部队领导开过车最好。为人正派、稳重、嘴严、不乱打听事。后面这几样是硬性标准,如果都能符合,我一个月给他800的工资,按国家规定上保险和公积金。干得好,年底还能拿一笔奖金。”

    毕卫国想想,“给出的待遇倒还可以,不过现在汽车兵可不好找。这年头会开车的都算技术工种,转业后吃香的很。”

    张晨道:“不是汽车兵也行,最主要还是得人品好。”

    毕卫国瞅瞅张晨,“年纪不大,鬼心眼不少。你要是不放心司机,自己开不就得了吗?你又不是不会开车,我记得抢银行的那俩劫匪,孙敬成和李志,就是你开车送到北郊分局的吧?而且那车还是个手动挡的面包车。”

    张晨无奈,“那我也得有驾照啊,我这个岁数,去考驾照人家也不让啊。”

    毕卫国不以为然道:“多大点儿事儿,我给你办一张不就行了,你忘了驾照是谁核发的了?”……

    知道这个时代的警务人员很粗犷,没想到会这么粗犷。

    “还是别了,为这点小事违规违纪不值得。万一哪一天真被爆出来了,就为这一时的方便,再把你前程毁了。”张晨摇头拒绝。

    毕卫国倒是愈发觉得张晨够意思,这点事在现在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就连派出所或者交警支队的一个小警察都能办的到。张晨却不愿意图这个方便,就是为了怕给自己找麻烦。

    和这样的人当朋友,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