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55章 穷疯了

    孙洪彬劝道:“兄弟,这房子性价比真的不合适。就算他能给你便宜一二十万,也要一百八九十万。有这个钱,不用说在滨城,哪怕在京城,房子也是随便挑啊。去年老刘买了个四合院,也才不到五十万。”

    张晨突然想到,对了,还有四合院。但仍旧坚定道:“不了,彬哥,我真挺喜欢这栋小楼的。你看,房子里面的隔断都是预制板的,拆起来很容易。地面虽然惨了点,但也不是修整不出来。再说了,你就是搞地产的,手下工程队肯定有不少,还能给我个折扣价,花不了多少钱。”张晨笑嘻嘻的道。

    虽然从升值率上来说,肯定是京都四合院的性价比更高。现在花三四十万能买一套占地200平左右的四合院。等到十几年后,价格怎么也要5000万以上。

    但张晨还是下决心要买这栋小洋楼,因为到了未来,这儿的洋楼可就不是花钱能买得着的了。租界区这一代的小洋楼,不出五六年,就都会被列入文保。而这栋小楼,再过十几年,也要值一个亿。

    前世张晨总听爷爷生前念叨,以前家里在租界区有个小洋楼,后来三反五反时期家里怕惹事,把房契烧了,八十年代就没能落实政策,现在也算完成去世的爷爷的一个心愿吧。

    孙洪彬见状,无奈道:“好吧,房主现在在国外,我联系他一下,看看他打算出什么价,不过你做好心理准备,不会便宜太多,这个房主挺坚决的。”

    张晨沉吟道:“彬哥,你跟他说,如果他同意便宜到150万,我愿意用美金付款。他说他不回国了,人民币对他就没用。他在国内卖房,人民币要从黑市换成美金,既不安全又贵。”

    孙洪彬点点头,“我倒是忘了,你在IDG。对了,IDG干嘛的?”

    张晨瞠目结石,堂堂后世的地产大亨居然现在不知道IDG是干嘛的,还跟自己聊的这么热闹。

    孙洪彬讪讪道:“你跟我说你是IDG合伙人的时候我就想问你,IDG不是个杂志社吗,怎么还有合伙人?只不过当时和你不熟,没好意思问。”

    张晨啼笑皆非,不过想想也是,这个年代不用说国内的人,就连欧美留学回来的大学生,可能都不知道IDG到底是干啥的。

    “彬哥,IDG是一家咨询服务公司,除了提供咨询服务,我们最主要的业务是风险投资。”张晨解释了一下。

    孙洪彬之前还真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他大学和研究生都是读的水利专业。工作后没两年,就辞职到了联响,干了一年多,就被刘传之弄去蹲了四年的冤狱,现在也才刚刚出狱两年。

    “风险投资?”孙洪彬来了兴趣,“读研的时候听经管的同学提到过,但没太了解。”

    张晨给孙洪彬详细解释了一遍风险投资的运作模式,孙洪彬两眼放光,“这么说,只要是合适的项目,你们都会投?”

    张晨点点头,“理论上是这样,但目前我们的主要投资方向还是高科技和信息产业为主。”

    听到张晨这样说,孙洪彬有些失望。但如果遇到困难就缩了,那他也就不是孙洪彬了。搓搓手,孙洪彬不好意思的道:“兄弟,你们就没考虑往地产行业投一投?中国经济发展的这么快,地产行业在未来一定能成最大的行业。”

    张晨纳闷的看着孙洪彬,“彬哥,你们应该不缺钱吧?你们现在还能拿房管局补贴呢,怎么会缺钱?”

    孙洪彬苦笑一声,“现在做生意哪有不缺钱的?”他搞了地产后,发现这完全是个资金密集型行业。即使按他的办法使用少量资金启动项目,也仍然需要大笔的现金。如果不这样做,就只能违规操作或者打法律的擦边球。

    孙洪彬经过四年的牢狱之灾,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绝不能把自己的把柄交到gov手里。否则在关键时候,gov想怎么收拾你就能怎么收拾你。因此,如非万不得已,他更想通过合法的渠道去解决资金问题。

    为了规避这风险和提高各种审批效率,他甚至把董事长的位置让了出来。从机关里挖来了人脉丰厚擅长处理关系的张贵中来做董事长。

    “这么说吧,兄弟,你别看我现在开着奔驰,光是秘书就有三个。实际上,都是强撑的。要是这点门面都没有,根本获得不了任何支持。”孙洪彬说的很隐晦。

    张晨想了想,“彬哥,我和你一样非常看好国内的房地产市场。但现在国家的商品房政策还没有彻底放开,而且IDG是外资,在现行政策下,没办法直接投资国内的房企,必须采用壳公司或者其他方式规避国家规定,太麻烦了。”

    孙洪彬意识到,这确实是个问题。目前国内的房地产市场仍然以企事业为主导的福利分房为主,商品房只起到补充作用。因此,国家还没有正式出台商品房开发的相关规定,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看到孙洪彬失落的样子,张晨安慰道:“彬哥,你也不用太失望,我估计未来一两年,国务院和建设部一定会出台一系列的政策来推进商品房买卖。以现行的体制,你即使获得了投资,其实用处也不大,除非国家的政策开始松动。到那时,才正是我们大展宏图的时候。”

    孙洪彬叹了口气,“也只好如此,不过,最近我还真拿了一个项目。17万平米,就在桥东和崇华的交界。慈云寺附近正平改的那块地,兄弟有没有兴趣一起做?”

    张晨委实兴趣不大,96年正是内地房地产最低迷的时候。这时天涯省的地产泡沫刚刚破灭,内地刚刚稍有松动的政策又重新收紧,价格根本就卖不上去。也正因为如此,孙洪彬的贷款才会卡死,一时办不下来。而找社会融资呢?现在整个社会都受到三角债的困扰,一时根本找不到人愿意借钱。

    但光是孙洪彬这三个字,就值得张晨在他困难的时候帮一把,这对以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张晨故作为难道:“彬哥,房地产这一块,短期内我真的不看好,利润率太低了。而且,我们是股权投资。如果我们介入,肯定是要项目股权的。不可能以信贷的方式给你融资。”

    孙洪彬犹豫了一下,“只要能把资金问题解决了,项目的一部分股权我可以让出来。”

    张晨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孙洪彬这是穷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