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47章 父子之间

第147章 父子之间

    张国强追问道:“你这个朋友哪来的这么多钱?”

    张晨道:“他家里是印度有名的富豪,在美国也有产业,沙努就是他家族在美国的代言人。现在国内投资机会很好,我去美国后,找了个兼职,给一家美国的资本集团打工,这家资本集团和他合作搞了一个公司,准备回国投资,先期投资250万美金左右。”

    张国强和苏文锦面面相觑,之前儿子和朋友搞了个什么外星人电脑,就已经让他们够惊讶的了。没想到去了美国没几个月,居然又折腾出这么多事来。一时间,夫妻二人心里都有些无力感,但同时,更多的是自豪感。

    张国强摇摇头,“你想的太简单了,首先,现在只是你们的一厢情愿,市里和局里支持荣耀的领导有很多,虽然也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但是不成气候。这时你们参与进来,不会有好果子吃。其次,你们又不懂化工行业,进来后不懂运营有什么用”

    张晨冷笑道:“爸,你还真以为荣耀能一手遮天?这么说吧,现在荣耀收购二厂,肯定是占了大便宜。但国企改革是现在的大潮流,在这个大潮流里,尽快解决二厂目前的困局是最重要的。所以,你们局里才会这么迫切的要把二厂转手。如果这时出现一个竞争对手,而这个竞争对手又是外资,给出的条件各方面还都比荣耀要好。到时候为难的就是他们了。”

    “至于爸你说的第二点,我们是不懂,但是你懂啊。如果可行,爸,我建议你干脆申请调到二厂,反正他们也不准备恢复你局里的工作,又没法开除你。你申请调动到二厂,正好赶上二厂改制。按他们的打算,改制后几乎所有人都得买断离职,能顺理成章的解决你这个麻烦,所以肯定会答应。到时候如果我们收购二厂成功,作为大股东会否决掉化工局的中方总经理人选提议,转为支持你做中方总经理。”

    张国强的筷子差点没掉地上,难道自己活了四十多岁,到最后还要给儿子打工?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张国强确实有些心动。

    虽然现在他每天也在小肥羊忙活,但从心里说,他真不愿意每天守着这么个餐厅端茶倒水的伺候人。而且他搞了一辈子化工,对这个行业有很深的感情。对张晨的提议,张国强认真的考虑起来。

    沉吟良久,张国强抬头道:“如果这么说,你们的确有成功的可能。但是我得问一下,你们准备拿二厂的工人怎么办?会不会让他们都下岗!?如果你们和荣耀一样,只是想要二厂的这块地或者让工人大规模下岗,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说到这里,张国强两眼圆睁,倒是颇有些不怒自威。

    张晨平静的看着自己的老爹,心中却是有些佩服。父亲这一代人,虽然有很多人在未来说他们是坏人变老了的那一代人,有碰瓷的,有医闹,有广场舞大妈。但这一代人中同样也有为了国家民族可以奋斗终生、刚正不阿的一群人。

    他们生在红旗下,长在新华夏,从小就受到良好的爱国主义教育,有着高尚的理想和道德情操。

    张晨很欣慰自己的老爹是这样的人,而不是他们同龄人中那群动乱时期搞批斗,和平时期在工厂小偷小摸薅社会主义羊毛,马路上碰瓷机动车,得了病就去医院闹的变老了的坏人。

    张晨缓缓道:“爸,我不可能保证一个人都不会让他们下岗,因为这不符合现代管理的原则。但我可以保证的是,只要他们能通过后续的培训考核,遵守新合资公司的规章制度,我们就不会无缘无故的要求他们下岗。但是,”张晨加重了一下语气,“如果他们在合资公司仍然保持着小偷小摸、偷奸耍滑、混吃等死、聚众闹事的恶习,我们也不会手软,害群之马必须清除。”

    张国强盯着自己的儿子,良久,松了一口气,“好,那说说你们的具体想法。”

    张晨发现,自己的老爹谈起工作来,还是挺有范儿的。于是笑道:“爸,不急在这一时,都在这儿吃饭呢,还有客人在,多尴尬啊,吃完饭再聊也不吃。”

    张国强脸一红,自嘲道,“差点忘了,来,给你朋友再夹点这个鱼丸。”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沙拿塔努吃的满嘴流油,也算是稍慰身在他乡的郁闷之情。

    张晨让张胜利把沙拿塔努送回酒店,自己坐上爹妈的车回到家。上楼后,张晨和张国强在阳台上摆了两个小板凳深聊了一次。

    张国强点上一根烟,张晨望着缈缈的青烟笑了一下,“爸,能少抽点就少抽点,对身体没好处。”

    张国强自嘲道:“真想不到你现在都这么大了。我还记得你刚出生的时候,只有那么大一点。”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下,“再看现在,两个月不见,又长高了,已经快赶上我高了吧。”

    张晨笑道:“昨天刚在机场量了一下,一米七五,比您还差点。”张国强身高一米七八,在他们这个年龄段算是高个子。

    张国强把烟掐了,“嗯,你长大了,做的好多事情我们不懂,也没办法再像小时候一样教育你。但是,爸爸希望你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身边的人。”张国强停了一下,“还有对得起国家。我知道,现在说这些大道理你们年轻人都不愿意听,对这些东西都充满了逆反心理。现在社会上的风气也和我们年轻的时候大不一样,大家都是向钱看。我再说这些你难免会认为我太古板了。”

    张晨笑了笑:“没有,您说的挺好的。”

    张国强看着张晨,“但是,无论社会再怎么变,我都希望我的儿子能成为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爸爸很没用,现在对这个家的贡献还没有你大。你想做的事情,我不懂,我只希望你做任何事情之前,务必三思而后行,不要被一时的贪欲冲昏头脑,作出让自己未来后悔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