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19章 火种源

    从优胜美地回到旧金山后,张晨并没有着急联系ICQ团队,而是彻底恢复了自己两点一线的学生生活。

    没有获得张晨回应的维格斯和高德芬格,则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两人连续做了几个版本的商业计划书自己看上去都不尽如人意,更不用说给莫瑞兹了。

    而汤淼淼,去州政府注册了一家投资公司,她是董事,而张晨是股东。

    原本张晨想要给汤淼淼5%的股份,但汤淼淼坚决不要,最后只象征性的挂了1%股份的名,相当于张晨是这家公司的唯一股东。

    当汤淼淼问到张晨公司名字怎么起的时候,张晨沉吟了一会儿,缓缓道:“AllSpark,就叫这个名字吧。”

    “AllSpark?”汤淼淼咀嚼着这个奇怪的名字,“这是什么意思?所有的火花?”

    张晨笑道:“这么解释未尝不可,但这算是个专有名词,来自变形金刚,在国内被翻译成——火种源。”

    汤淼淼眼前一亮,火种源?虽然她不知道张晨成立这家公司最终是想要做什么,但这个名字让她有一种史诗感。

    汤淼淼并没看过变形金刚,张晨也没有多加解释,火种源是所有变形金刚灵魂的来源和归宿地,它能赋予任何电子设备以灵魂,并且在他们死掉的时候复活他们。

    这也是张晨对自己事业的野心,他希望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甚至更久,自己的公司能够不断地为各种初创公司和新兴行业“赋能”。不只是给这些公司资金上的支持,更能赋予这些公司以灵魂。直到自己的火种遍布整个世界,掌握这个世界最强大的资本力量,才能真正的改变世界,改变世界的运行规则!

    AllsparkCapitalInc.成立后,张晨就往新公司里面注入了3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并把原在个人名下的ICQ股份全数转让进了火种源资本。

    于此同时,火种源雇佣了第一个雇员——苏灼蕖。

    张晨并非因为和苏灼蕖关系好才决定拉苏灼蕖入伙,而是因为她的专业背景足够强大。

    虽然苏灼蕖目前的能力还不足以管理这么一家投资公司,但她的学习能力和教育背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弥补上能力的短板。未来张晨对苏灼蕖的期待是成为火种源在美国的合伙人之一,在短时间内,苏灼蕖主要的工作是对初创公司的尽职调查。并且张晨委任苏灼蕖作为火种源资本在ICQ的监事,负责ICQ的日常监督工作。

    汤淼淼,未来几年也都会在美国读书,她和苏灼蕖一起处理一些公司的日常运营问题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两个人都是学霸。张晨也授权汤淼淼总金额一百万美元的投资权限,这个金额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让汤淼淼和苏灼蕖用来练手正好。

    剩下的资本,张晨准备抽调回国内一部分,目前国内仍然处于外汇管制阶段,美元在很多领域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张晨抽空关注了一下国内的股市,从四月到现在,琼民源已经从2.76元涨到了13元。相当于自己在股市中的资金从20万变成了100万。

    别看张晨在美国搞新经济赚美元赚的手软,但在国内的钱还真都是做实业一个汗珠子掉地上砸八瓣辛辛苦苦赚出来的。

    唯有这次国内A股的投机,让张晨觉得不那么费力。

    再有一周就到7月末了,根据刘明的预测,整个7月外星人的利润分成拿到手里张晨能分70万左右,汤淼淼占的10%也有20万,张晨准备钱只要一到帐,马上继续投到股市里去。

    小肥羊那边,苏文锦又在滨城开了第二家店,同样火爆,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员工培训的问题,很难维持和首家店同样的服务水平。因此苏文锦决定放缓扩张的步伐,先把员工的培训工作做扎实再说。

    经过实际的运营,苏文锦发现,如果想要把企业的核心理念灌输到每家店的核心员工的头脑中,采用以老带新的方式,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因此,如何能够提高员工的培训效率,成了她最头疼的事情。

    至于贷款的钱,在本月初就已经提前还款给银行,张晨知道后也没说什么,毕竟现在制约小肥羊发展的,并非是资金,而是人才。

    张晨不着急,但维格斯可是急的够呛。他和高德芬格两人勉强攒出来的商业计划书刚刚交给莫瑞兹就被否掉了,而这次,莫瑞兹直接拒绝了ICQ的融资请求。

    原本还有几家风险投资机构有意投资ICQ,但在红杉对ICQ说不之后,他们也同样谨慎了许多。一部分公司撤回了融资报价,另一部分也谨慎的调低了ICQ的估值。

    张晨刚从教室回到宿舍,就看到在楼下等着的维格斯和高德芬格。

    “嘿,Zack,好久不见。”一看到张晨,高德芬格赶忙打招呼,维格斯也一脸尴尬的表情挥了挥手。

    张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笑眯眯道:“是啊,你们怎么来了?”

    维格斯干笑道:“Zack,前几天红杉提出要对ICQ融资,所以我们来找你商量商量。”

    张晨惊喜道:“这是好事啊,你们和红杉的人约在什么时候?”

    高德芬格咳嗽了两声:“Zack,是这样,我们已经和红山的莫瑞兹谈过了。但他认为必须要得到你的同意,因为你保留了股东特别权利。”

    张晨脸色沉了下来,“高德芬格,你是说在没有我的情况下,你们自己和红杉达成了某种协议?”

    高德芬格赶忙解释:“不不,你误会了,我们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所以今天才过来和你商量。”

    张晨面色稍缓,“哦,原来是这样。那红杉的条件是什么?”

    高德芬格面色一窘,“我们最初向红杉提出了1500万美金20%无投票权股权的提议,但红杉的莫瑞兹不同意,最开始向我们还价700万美金20%的股权。”

    张晨低头沉吟一会儿,抬头看着维格斯道:“也就是说,他对ICQ的估值是3500万美金,也算是不错了。没关系啊,我同意这个价格,你们做主就是了。”

    高德芬格尴尬道:“呃,但后来出了点小问题,我们的商业计划书红杉认为不够好,让我们再进行修改。”

    张晨仍旧装作不解的样子,“那你们就修改啊,一份计划书而已。”

    维格斯忍不住道:“Zack,如果不得到你的书面授权,我们只能稀释自己的股份,而且,红杉的进场对我们都有好处,你也必须出力去和红杉谈,否则这不公平。”

    张晨恍然:“原来是被红杉拒掉了啊,现在想起我来了?你TM背着我和红杉勾勾搭搭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不公平!?”说到最后一句,张晨声色俱厉,双眼直视维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