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17章 严已律人 宽以待己

第117章 严已律人 宽以待己

    听到维格斯的要求,莫瑞兹笑了笑:“刚刚你提到你们三人拥有60%的股权,另外40%在Zack手中。对于股权的稀释,是同时稀释你们双方的股权,还是只稀释你们这60%的股权?”

    维格斯毫不犹豫的道:“当然是全部,我们会按照比例稀释。”

    莫瑞兹盯着维格斯道:“能否把你们之前的股份投资协议的具体内容让我看一下,你知道,现在并非你们全部股东都在现场,我必须对股份的权利部分做出明确。”

    莫瑞兹提出的要求非常合理,任何一个风险投资机构都会做出相同的要求,维格斯爽快的同意了。

    莫瑞兹拿着十几页厚的股份投资协议,认真的审阅了一遍,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维格斯先生,很遗憾,如果你们不能获得Zack的授权,即使红杉愿意对你们投资,你们也只能稀释自己的股权。”

    维格斯一愣:“为什么?”

    莫瑞兹指着协议中的一处道:“Zack转让给你们的只是公司日常管理中的政策投票权,并非全部权利,并且他保留股份的转让权利和单独签约权,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没有权利代替Zack做出稀释的决定。”

    “也就是说,如果你们想用20%的股权换去1500万美金的投资,要么先获得Zack的签字授权,要么你们三人共计转让20%的股份给我们。”

    “而且,根据你刚刚的阐述,我很难相信在B轮融资前ICQ的估值会超过7500万美金,无法在大众消费市场获得足够的盈利点,没有故事,这是最致命的问题。目前来说,我们对ICQ的估值不会超过3500万美金,也就是说,700万美元,20%股份。这是个合适的数字。”

    维格斯闻言有些沮丧,但仍旧争取道:“先生,我想Zack会同意这次的融资计划,并且,现在ICQ没有大众市场的盈利模式,不代表今后没有。”

    莫瑞兹笑道:“维格斯,红杉资本的投资策略非常简单,我的老师唐瓦伦丁是个投资奇才,他曾经说过一句话:‘投注于赛道,而非赛手。’而我的投资策略却是‘以人为本’。”

    “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和20年前不一样了,赛道固然重要,但更不可忽视的是赛手本人。通过刚刚和你们的沟通,虽然你们占据了即时通讯市场的先发地位,但你们的运营思路似乎不够清晰。如果出现类似的竞争对手,我想你们就会有很大的危机。抱歉,这是我必须指出的。而且你们对待投资人的态度也让我觉得不够友好,所以很抱歉,即使是700万美金的投资,我们也仍然要慎重考虑。”

    维格斯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只觉得口中一片苦涩。

    高德芬格冷眼旁观,心中叹了一口气,但仍旧没说什么。他知道维格斯的性格,原本就非常自负,如果这时再提到张晨的问题,维格斯肯定会恼羞成怒。

    莫瑞兹缓和了一下语气:“我可以再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你们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三天后我要去纽约。所以,在这之前,你们要做一份完整的商业计划书和可行性方案给我。”

    看着垂头丧气的维格斯,莫瑞兹摇摇头,走出了ICQ的住地,上了自己的奔驰S600。

    维格斯突然暴怒:“我们都被那小子骗了!”

    高德芬格劝道:“维格斯,当初Zack曾经提醒过咱们协议中有类似条款,但咱们都没有注意。”

    维格斯气愤道:“如果你们当初警醒一点,我们怎么可能上这种当!”

    高德芬格和瓦迪勃然变色:“维格斯,接受Zack的投资,是你决定的。而且,我也提醒过你,把红杉的事情和Zack商量一下,也是你不同意的。”

    高德芬格觉得自己真是受够了,维格斯总是这样,每次出现问题就埋怨别人,而从不反思自己。之前在洛杉矶找融资失败,也是因为他的问题,他却把责任全都推到别人身上。

    看到满面怒容的瓦迪,维格斯收敛了一些,瓦迪平日里是话最少的一个,心思都在程序上,现在连瓦迪都开始对他不满,让维格斯既憋屈又害怕。

    维格斯突然想到,自己目前在ICQ只有20%的股份,如果高德芬格和瓦迪联合起来,完全可以把他排挤出去。

    维格斯换上一副勉强的笑容,“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高德芬格面色缓了缓:“维格斯,莫瑞兹说我们对待投资者的态度有问题,估计说的就是把Zack排除在外这件事情,所以我们不能再拖了,必须告诉Zack红杉的事情,找他一起来商量。”

    维格斯无奈道:“好吧,你们跟他联系吧。”

    高德芬格看了维格斯一眼,转身离开了。

    “怎么了?”开车的苏灼蕖看到副驾驶上的张晨接完电话后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奇问道。

    汤淼淼正在后座上逗辛巴,对了,他们给这个小猫起名叫辛巴,一个毫无新意的名字。

    张晨微笑道:“没什么,红杉在和ICQ联系,希望做风投。”

    苏灼蕖精神一振:“好事啊,他们打算出多少?”

    张晨平静道:“他们出多少不重要,听高德芬格的意思,维格斯好像想甩开我们单独和红杉谈,但是没成。”

    苏灼蕖惊讶道:“他怎么能这么做?虽然你把部分投票权让给他们了,但怎么也该知会一声啊。”

    张晨含笑道:“没事,我保留了单独谈判权和股权留置权,他不能未经我的同意稀释我的股份,估计上午红杉也发现了这点,所以谈判无疾而终。这两点还是奥卡西提醒我的,所以,找个好律师最重要。”

    苏灼蕖仍旧是一脸愤愤不平,“这个维格斯也太不是东西了,当时他走投无路,你帮了他,现在他倒想把你甩开。”

    张晨伸了个懒腰,从后视镜看到汤淼淼正抱着辛巴柔情似水的看着他,冲后视镜飞快的挤了下眼睛,继续道:“很正常,毕竟这轮融资差不多就是上千万美金的级别,估值这么快就到了一亿美金,诱惑太大了。”

    苏灼蕖大吃一惊,没注意路上的一个小坑,直接轧了过去,车猛地颠了一下。辛巴在后面不满的呜嗷了一声,苏灼蕖赶忙集中精力看路,但仍旧说道:“估值过亿美金?有这么夸张吗?不就是个小软件吗?也不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