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108章 孔雀开屏

    很快,张晨在斯坦福的第一周就在忙碌的听课、自学、小组作业中过去了三四天。

    在这期间,张晨还抽空参加了一次AOL的宣传工作。

    周四,生活老师找到张晨,表示学校现在暑期课程的学员已经全部都到学校报道了,因此想要周五晚上搞个party增进大家的相互了解,通知张晨周五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务必参加。

    张晨一口同意,随口问了一下能带朋友一起来吗?

    生活老师愣了一下,笑道:“当然可以,但每个同学最多只能带两人。”

    张晨分别给苏灼蕖和汤淼淼打了电话,问她们周五晚上有没有时间。汤淼淼最近自己一个人待着正是百无聊赖的时候,一口答应。而苏灼蕖却唉声叹气的说自己正在写的论文已经被导师毙掉两次了,现在每天都加班到十点多改论文,恐怕是够呛能去了。

    挂了电话,张晨突然想起来正事还没和汤淼淼说,于是又给汤淼淼打了过去。

    “对了,汤老师,反正这两天你也闲着,帮个忙呗。”张晨嬉皮笑脸的道。

    汤淼淼懒洋洋道:“又什么事儿啊?”

    张晨:“上次那个叫奥卡西的律师不是劝我在美国注册个公司么,我觉得挺有道理的。但我现在没到十八岁,没法自己注册公司。所以想找你挂个名,我出资做大股东,给你5%的管理股,你做董事长,怎么样?”

    汤淼淼撇嘴道:“那天我就知道你迟早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我明天上午先去圣何塞市政府去问一下吧。”

    张晨笑道:“我就知道汤老师最好了。”

    汤淼淼不满道:“我算是知道苏苏为什么说成你老妈子了,对了,上次说一起出去玩,到底什么时候啊?”

    张晨一拍脑袋,坏了,忘了之前答应汤淼淼陪她出去玩的事情了。

    张晨干笑道:“周末,就周末吧。”

    汤淼淼高兴道:“耶,我要去优胜美地!”

    张晨笑道:“行,我们周六一早就出发。”

    Party举行的地点是在斯坦福兄弟会和姐妹会旁的rowhouse一楼大厅。

    Rowhouse非常像美国恐怖故事第三季中那个住满了女巫的房子,一楼是个很大的大厅。

    汤淼淼下午就来找张晨了,沙拿塔努见了汤淼淼,虽然他长得黑,但还是能看出来脸憋的通红,好不容易才挤出来一句:“你好。”

    汤淼淼不以为意,对于她来说,在国内见到她说不出话来的小男生她见的多了,沙拿塔努和他们比,也就是黑了点。

    张晨上下打量了一下汤淼淼,今天汤老师特意戴上了张晨送她的那条项链,穿了一件无袖的绿色连衣裙,就像森林中的妖精一样。

    “漂亮不?”汤淼淼眯着眼笑着问道。

    张晨衷心的道:“漂亮,真漂亮。”

    汤淼淼皱皱鼻子做了个鬼脸,格格笑道:“走吧。”走过来挽起张晨的胳膊。

    除了宿舍,张晨把自己的自行车推了出来,拍了拍座椅,“咱们骑这个去。”说着一片腿上了车,同时示意汤淼淼赶快上车。

    汤淼淼笑道:“你行不行啊?”

    张晨牛气冲天的道:“我最多的时候一辆车能驼三个人,还不算我。”

    汤淼淼走到他背面打了他一下:“吹牛。”但仍然坐到了车后架上。

    张晨使劲儿一蹬,车就动了起来,汤淼淼在后架上搂住张晨的腰,汤淼淼温热的呼吸透过张晨薄薄的T恤,让张晨颇有些心猿意马。

    “你还别不信,我一辆自行车真的驼过三个人,嗯,每个人至少一百斤。”张晨没话找话。

    汤淼淼不信,“后架上坐一个,前杠上再坐一个,这也就是两个啊,你怎么驼三个人的。”

    张晨吃吃的乐道:“那时我、韩旭、高斌、黄小明四个人商量去游戏厅打游戏。但当天只有高斌骑车了,而游戏厅又远,所以我们就商量四个人骑一辆车去。最后,试了几次,还是我技术好,于是我来骑车,高斌最胖,坐后架,韩旭坐前杠,而最瘦小的黄小明,坐在车把上。”

    汤淼淼惊讶道:“坐车把上?那还能骑吗?”

    张晨道:“能骑啊,就是这个车质量太差了,骑了个往返,车圈都龙了。后来高斌他爸把他打了个半死。哈哈。”

    汤淼淼也有些啼笑皆非,“车质量再好也禁不住你们四个大小伙子一起骑啊,你们太祸害人了。”

    张晨点点头,其实这段事情发生在前世的这个时候,而今生,可能再也不会发生了吧。

    汤淼淼坐在后座上,扶着张晨的腰,头靠在张晨的后背上,长发随风飘舞。

    骑了五六分钟,就到了rowhouse,张晨把车停好,和汤淼淼走进大厅,发现有不少同学已经到了。

    张晨和几个这几天刚刚认识的同学打打招呼,拉着汤淼淼的手找了两把椅子坐了下来。

    大厅两旁摆放了一些食物,大多是炸鸡、炸洋葱圈等等炸物,也有些烤培根、烤猪腿等烤物。

    “嘿,美女,认识一下,我叫汉斯,你呢?”一个金发碧眼的德国帅哥走到汤淼淼旁边坐了下来。

    “你好,我姓汤。”汤淼淼看了一眼张晨。

    汉斯也注意到这个东方美女旁边的中国小子,“这是你的弟弟吗?”

    汤淼淼捂嘴笑了笑,点头称是,张晨无奈的摇摇头,心里颇为不爽。

    汉斯听到张晨只是汤淼淼的弟弟,心中大定,跟孔雀开屏一样在汤淼淼面前献媚。

    这种party,除了最基本的相互认识的作用外,也是展示自身才艺的一个机会。因此,聊了一会,汉斯就窜到大厅中央,跟弹钢琴的琴师说了几句,张晨发现,弹钢琴的就是前几天看到的那个黑人女性,斯坦福的教务长,对了,回头得问一下她叫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眼熟。

    汉斯和黑人女性说了几句后,黑人女性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看了这边的汤淼淼一眼。

    汉斯站到大厅中央留出的那个小小舞台,拿过麦克风说道:“大家好,我叫汉斯,来到这里已经两天时间了。很高兴未来的几周能和大家一起学习生活在一起,而且在刚刚,我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小姐,因此我希望我能把我的心声表达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