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89章 项链

    第二次去拉斯维加斯,张晨和苏灼蕖跟做贼一样,毕竟是一百多万美金的巨额奖金,万一被谁盯上了,真有可能尸骨无存。

    苏灼蕖和张晨商量了一下,都认为应该选择不公开领奖。苏灼蕖还买了个阿拉伯妇女一样的罩袍,打算裹得严严实实的去兑奖。张晨看了之后乐的在床上直打滚,直说你这样不是更引人注意吗?苏灼蕖才悻悻然作罢。

    最后,苏灼蕖只是带了个帽子和墨镜,还是身穿T恤和短裤去兑奖。

    兑奖中心的工作人员一看百万美金的巨奖得主,一个个都鼓掌欢迎。苏灼蕖领了转账支票后,赶忙跑到酒店里的银行,把转账支票存入了自己的账户。

    两人早就提前买好了回程的机票,苏灼蕖也压根没有心思再在拉斯维加斯玩几天。两个人逃命似的赶到机场,来了一趟当天往返的旅行。

    好在张晨从国内出发前,就找公证处公证了监护人委托书,委托在美国的苏灼蕖当自己赴美期间的监护人。苏灼蕖用监护人的身份,配合张晨在花旗银行开设了一个个人账户,随后把81万美金划到了张晨的账户上。

    苏灼蕖又跑了两趟国税局,虽然奖金是税后的,但报税的工作还是要个人来完成。另外,苏灼蕖使用了自己的“赠予额度”,将这81万美金以赠予的形式赠给张晨,避掉了35%的赠与税。

    至此,张晨账户中的美金算是彻底洗白了,这笔钱,在现在相当于人民币700万。

    手握85万美金的张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听到特拉维夫那边的消息了。

    苏灼蕖到手20万美金,拿到钱后的苏灼蕖,出乎意料的没有那么兴奋,反而进入了平静期,既没有大肆购物,没买房也没买车,也没有往家里寄钱,更是连平时里喜欢的各种party都不参加了,每天在家里修身养性。

    张晨看着奇怪,忍不住问苏灼蕖:“苏姐,你这是怎么了?最近根本不像你性格啊。”

    苏灼蕖瘫在沙发上懒洋洋的道:“我正思考人生呢。”

    张晨奇道:“思考人生?”

    苏灼蕖歪了一下头:“诶,你说这人吧,没钱的时候就想着有钱,现在有钱了,又觉得钱没什么用。”

    张晨噗嗤一笑:“你是不是觉得人生一下子没有奋斗的意义了?好像什么都是浮云?“

    苏灼蕖琢磨了一下:“嗯,好像是有点。“

    张晨一本正经地道:“你这是典型的暴发户综合症,估计是中奖时太兴奋,导致内分泌失调了。“

    苏灼蕖懒洋洋道:“去你的。“

    张晨吓唬苏灼蕖:“真的,你别不当回事,如果不能调整过来,有得抑郁症的可能。“

    苏灼蕖脸色稍变:“啊?那怎么办?“

    张晨想了想:“这好办,来,跟我走。”说着把苏灼蕖从沙发上拉起来,推到卧室里面让苏灼蕖赶紧换衣服,跟自己出去一趟。

    苏灼蕖不情不愿的换了一身衣服,把头发梳了梳,张晨皱眉道:“苏姐,你这是两三天没洗头了吧?“

    苏灼蕖白了张晨一眼:“你到底出去不出去?出去的话就别废话,赶紧走,不走老娘接着在家歇着了。“

    张晨道:“好好,咱们走。“

    张晨让苏灼蕖开上车,就往联合广场(UnionSquare)开。

    到了联合广场,张晨把苏灼蕖拉下车,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梅西百货边上的尼曼马库斯精品店。

    尼曼马库斯是旧金山最豪华的购物中心之一,内部的装潢富丽堂皇,使用了大面积的玻璃造型。而且屋顶上有个天窗,用彩色玻璃镶嵌出古巴黎市的图案,是旧金山很有名的景致之一。

    张晨拉着苏灼蕖进了蒂凡尼的专柜,指着展示柜中的一条项链对售货员道:“把这条项链拿出来我们看看。“

    售货员虽然怀疑两个亚洲人是否能买得起,但出于职业素养,还是很礼貌的戴着手套把项链从柜台中取了出来,语气矜持的介绍道:“这条项链使用了72颗南非钻石,每一颗的色泽都达到了E以上,中间最大的一颗钻石是1.1克拉,而整条钻石总重量超过了9克拉。是PalomaPicasso大师的作品,属于Tiffany的高定饰品,这条项链的售价是9万8千美元。“售货员最后隐晦的提醒了一下面前两个亚洲小孩,这个项链可是很贵的!

    张晨道:“我们试试这条项链。“售货员本想拒绝,但听到张晨不容置疑的口气,只好提着项链戴到苏灼蕖的脖子上。

    苏灼蕖看到项链的时候就两眼放光。有哪个女人看到这么漂亮的项链会不动心的?自从钻石这种邪恶的单一碳元素结晶体被人类发现以来,就令大多数女人为之疯狂。

    19世纪莫泊桑的小说《项链》中的女主人公马蒂尔德,为了参加一个舞会,找朋友借了一条钻石项链。没想到舞会结束后,这条项链丢了。马蒂尔德为了还朋友的项链,只得借钱买了一条新的还给朋友。此后节衣缩食,辛勤劳作,用了十年的时间偿还债务。当她所有的钱都还完了,感慨的和之前借自己项链的朋友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当初借到手的就是一条假项链。

    苏灼蕖戴上这条值十万美元的项链,照着镜子,激动的脸通红。

    张晨轻声问苏灼蕖,“项链很漂亮吧?是不是很适合你?你看,你的脖子这么修长,毛孔又细,肤色健康,配上这么一条项链是不是整个人都不同了?“

    苏灼蕖激动的问张晨:“难道你想买下来送给我?“

    张晨严肃地摇摇头:“不是,我只是提醒你,你买不起。“

    苏灼蕖对着张晨怒目而视,张晨故作看不见,对服务生道:“ok,我们试过了,你可以把项链收回了。“

    服务生送了一口气,这条项链虽然不是店里面最贵的,但如果出了问题他也赔不起。于是赶忙从苏灼蕖脖子上把项链小心地摘了下来,眼神中不由得透露出一丝鄙夷。

    张晨根本没理他,对苏灼蕖道:“现在有动力了没?“

    苏灼蕖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有动力,有打死你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