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88章 96选秀(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88章 96选秀(求收藏、求推荐票)

    接下来的两天,张晨骑着自行车跑遍了旧金山市区内的几个街区。也许是收费不贵,加上确实比较新奇,出乎张晨意料的是,居然真的卖出了30多个格子广告。

    张晨特意复印了几十份像模像样的协议,和这些商家逐一签订了书面合同。

    沈明洁也适时为张晨安排了一次采访,张晨当着摄像记者的面拿出那厚厚一叠协议的时候,连摄像师也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采访结束后,张晨主动感谢了采访团队,邀请采访的两位记者和沈明洁一起吃了顿午餐。

    卖出了三十多个格子后,张晨停止了自己的扫街行动。因为今天就是NBA选秀大会召开的日子了。

    今年的NBA选秀大会的地点,在新泽西的卢瑟福。距离西部的旧金山实在太远,并且不对外公开售票。否则张晨一定会挖空心思弄张票,去看一下熠熠生辉的96黄金一代。

    96年的的选秀大会,可能唯有03年的选秀大会能够相提并论。96年出了艾佛森、科比、纳什、雷阿伦、小奥尼尔、马布里、费舍尔等一批巨星和一流球星。而03年,只是詹姆斯和韦德的以及安东尼三个人的光芒,就覆盖了整个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

    但96选秀在举行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太强的关注,因为整个美国的目光都集中在正在召开的亚特兰大奥运会上。

    张晨和苏灼蕖紧张的看着电视上那个花白头发的老头,NBA现任总裁大卫斯特恩慢条斯理的拆开信封。

    大卫斯特恩是NBA历史上最伟大的总裁,斯特恩具有超人的商业嗅觉和布局能力。可以说,正是因为斯特恩,NBA才会从一个美国自娱自乐的体育联盟,成长为世界最被关注的体育赛事之一。

    斯特恩慢吞吞的拆开信封,用非常平稳的声音宣布,“1996年NBA选秀,费城76人的选择是——阿伦艾佛森。”

    张晨深吸一口气,OK,和自己预料的一致。

    苏灼蕖兴奋的拍了张晨一下:“你老板可以啊,预测的够准的。”

    张晨淡淡的笑了笑:“艾佛森是状元,会前就有很多人这样预测了,不足为奇。”

    看到艾佛森意气风发的上台和斯特恩握手,张晨百感交集。

    在前世,张晨是艾佛森的铁杆球迷。从艾佛森在76人的第一个赛季,张晨和其他的男同学都对这个技术精湛的小个子极度崇拜。尤其是新秀赛季单挑乔丹的一幕,更是让这些半大少年热血沸腾。此后,无论是99年打破NBA记录的十次抢断还是01年经过两次抢七最终带队闯进总决赛,都让张晨对这个孤胆英雄保持足够的敬意。

    可惜艾佛森的打法让他运动寿命的高峰只有进入nba的头九年,无法同科比等同时代的老妖相提并论。但这区区九年,就留给了无数球迷无数最难忘的回忆。

    在13年,艾佛森宣布正式退役,当时张晨也流泪了,不止为了当初的追风少年艾佛森,也为了记忆中那个年轻的自己。

    可以说,艾佛森是张晨少年时代最重要的青春记忆之一。

    紧接着,斯特恩又宣布了榜眼和探花分别为马库斯坎比和谢里夫阿西姆。

    随着斯特恩一个接一个的宣布,两人紧张的对着自己手中的名单,一直到第十二顺位的波塔潘科,张晨都预测的没有差错,只不过是在10、11、12这三个顺序上有些拿不准这三个人的排位,因此买了复式。

    紧接着,张晨所买的这个大单中最后一位,也是乐透区的最后一位马上就要宣布了。

    苏灼蕖紧张的抓着张晨的胳膊,尖利的指甲甚至都快刺破了张晨的皮肤。张晨这时反倒不紧张了,打趣道:“苏姐,你上辈子的丈夫是不是姓陈啊?”

    苏灼蕖茫然道:“啊?”

    张晨笑道:“如果你前世的丈夫不是陈玄风,你这九阴白骨爪怎么练的这么好啊?”

    苏灼蕖白了张晨一眼,“诶?你怎么不紧张啊?”

    张晨摊摊手,“我是帮别人买的,紧张什么?”

    苏灼蕖瞪了张晨一眼,这时斯特恩已经开始宣布第一轮的第13顺位。

    斯特恩仍旧是那把扑克脸,“夏洛特黄蜂队的选择是——科比布莱恩特,恭喜黄蜂队。”

    苏灼蕖不可思议的看着电视中的斯特恩,颤抖道:“对了,竟然对了。”

    张晨饶有趣味的看着苏灼蕖,把左脚的拖鞋脱了下来拿在手里。

    苏灼蕖压根无视张晨的举动,一把抱住张晨:“中了、中了!哇,太厉害了,居然乐透区全部猜中!”

    苏灼蕖抱着张晨转了两圈,才稍稍平静下来,看到张晨手里的拖鞋,好奇道:“你手里拿着拖鞋干什么?”

    张晨耸耸肩,“我是怕你高兴的失心疯了,范进中举里面胡屠户不就是用鞋底子抽范进,才把他治好的么,这是有备无患。”

    苏灼蕖“呸!”了一声,突然斜眼看张晨:“诶?你说我要是把这钱都吞了,你们是不是一点招儿也没有?”

    张晨无所谓道:“反正也不是我的钱,吞就吞呗。但你是汤老师的好朋友,我可得提醒一下。我这个哥们干事一向挺绝的,基本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弄死他。而且为人极讲信义,他同意分代买人20%,就不会食言。但谁要是吞了他的钱,他说弄死他,就绝对会弄死他,言而有信。哪怕这笔钱他一分钱不要,全分给大圈帮让他们帮忙,他也会报复。”

    苏灼蕖打了个冷战:“那还是算了,小命最重要。”说罢兴奋地道:“那咱们赶快去领奖吧,噢噢噢,好兴奋,至少能分20万美金,哈哈哈哈哈哈。”

    张晨道:“这次你成富婆了,机票酒店你掏啊。”

    苏灼蕖白了张晨一眼:“德性,我就不信这里面没你的钱,刚刚居然还敢威胁我?”

    张晨叹了口气道:“有是有,但还真没多少,不一定比我在国内一个月赚的多。”

    苏灼蕖不信:“吹牛,我才不信呢。”

    张晨耸耸肩,:“不信就算了。”

    苏灼蕖眼珠一转,看这小子这么笃定,心中有些嘀咕,看来真得找个机会问问淼淼,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