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84章 ICQ

    张晨听到写代码这几个字,心中不由得一动。他这次来美国,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借助美国当前的互联网热潮,赚一笔块钱的同时,找到合适的投资项目进行投资。

    在张晨的的记忆中,现在谷歌还只是个设想,如果能够在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成立谷歌之初,就成为谷歌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投上一笔钱,在未来所能获得的,则是几十万倍的收益。

    但刚刚正装青年所提到的维格斯和瓦迪这两个名字,以及特拉维夫这个以色列的城市。张晨觉得自己记忆中有些模模糊糊的东西记不清楚,但在前世,自己是肯定曾经听说过维格斯和瓦迪这两个名字的。

    “嘿,兄弟,生气不能解决任何事情。或者我请你们喝杯咖啡,咱们坐下来慢慢聊,看看有什么能够帮你们的?“张晨走到两人面前道。

    两个青年发现和自己说话的是个亚裔少年,稍感诧异。

    张晨笑道:“我叫张晨,刚刚听到你们说来自特拉维夫,你们是以色列人?“

    维格斯尴尬道:“呃,是,我们来自以色列,这是我的好朋友高德芬格。我们的行李在刚刚被抢了,所以没办法入住酒店。“

    张晨遗憾道:“哦,那可太糟糕了。我们先喝杯咖啡,坐下来聊吧。“

    维格斯和高德芬格相视一眼,觉得坐下喝杯咖啡也没什么,说不定遇到好心人还能收留他们一晚,让他们不至于流落街头。

    张晨叫服务生端了两杯咖啡过来,给了服务生一美金小费,高德芬格不好意思的表示,他们从中午到现在还没吃饭,能不能帮他们叫点吃的。

    张晨失笑道:“当然可以。“

    两人狼吞虎咽的吃着刚刚张晨找酒店叫的汉堡,喝了两杯水,高德芬格开始讲述他们最近的遭遇。

    原来,以色列是全民服兵役的体制。维格斯、瓦迪、高德芬格三个犹太青年刚刚服完兵役,现在还在特拉维夫大学读书。三个人本来就是好朋友,又都是学计算机的。于是就想利用难得的假期,三个人在一起做点事情。

    他们在学校学习的时候发现,电子邮件系统有很多不足之处。比如传输速度问题,如果通信双方都在线,想要做即时交流,效率并不高。因此他们打算研发一款软件,能让两个同时都在网上的人做即时交流。目前,这款软件估计再有一个月,就会基本成型。但他们尴尬的发现,三个人没钱再做继续开发的工作和推广了。

    高德芬格有个叔叔在美国,在一次通话中,叔叔表示洛杉矶有个富豪对计算机技术很有投资兴趣,他们可以过来试试。

    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三个人没有一起来,而是高德芬格和主要负责代码编写的维格斯一起从特拉维夫飞到了洛杉矶。

    本来两人是抱着极大的希望来见这个富翁,没想到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凉水。富翁听完他们的企划,看了看穿着蓝T恤的维格斯,轻蔑的说道:“你们就是一群不知道什么是生意的毛孩子,所做的东西没有一毛钱的价值。“

    经受打击而意气消沉的维格斯和高德芬格本想买机票回以色列,但屋漏偏逢连夜雨,没想到在南加州大学附近被几个墨西哥人抢了行李。身上除了护照,可以说身无分文陷入绝境。

    刚刚他们来到酒店大堂,本想问问酒店能不能让他们在大堂的沙发上休息一晚,却遭到了拒绝。又累又饿的两个人,忍不住相互埋怨了起来。

    张晨听后,两眼放光。原来是他们!

    ICQ!

    后世我们都知道的QQ,原本名叫OICQ,是滕讯的小马哥效仿ICQ推出的产品。后来因为被ICQ起诉侵权,所以改了个名字,叫QQ。

    而即时通讯工具的鼻祖ICQ,就是由眼前这两个青年和还在战火纷飞的特拉维夫的瓦迪这三个犹太青年所开发的。

    ICQ最火的时候甚至占到了整个互联网即时通讯市场的90%,但后来因为找不到盈利模式,只能被美国在线以四个亿美金的价格收购,维格斯等三名创始人各自拿了八千万美金左右。

    美国在线收购ICQ后,由于一系列的决策失误,导致ICQ的市场占有率急剧下降。到了2003年,甚至比不过Msn等等后起之秀了。最终,美国在线在2010年,以1.875亿美金的低价,将ICQ卖给了俄罗斯的一家投资公司。

    ICQ的历史,代表了这个时代大多数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历史。哪怕是现在如日中天的雅虎,在顶峰时估值接近千亿。但在未来的2016年,也是以48亿美金的低价被威瑞森(Verizon,美国最大的通信商)收购。

    比尔盖茨曾说:微软距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而资产远不如比尔盖茨的百渡李老板也曾经说过:百渡距离破产只有30天。

    这就是高科技企业和互联网经济的残酷性,无论你前一刻的估值有多高,一旦犯错,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甚至有些没什么错,也会万劫不复的公司,比如诺基亚。

    听了二人的遭遇后,张晨心中狂喜,真是瞌睡来枕头,自己正发愁没有地方投钱,就来了ICQ这么一座金山。

    看两人吃的差不多了,张晨故作关切的问道:“那你们未来有什么打算?”

    两人相视一眼,维格斯不好意思的道:“晨,非常感谢你的咖啡和汉堡,这么说可能有些抱歉,但如果你能够借我们点钱,能让我们今天住进酒店,就再好不过了。明天我们会和高德芬格的叔叔联系,把钱还给你。当然,如果你明天也要离开洛杉矶,可以把账户留下来,我们到时候把钱汇给你。”

    张晨摆摆手,不以为意的笑道:“这些是小事,我可以帮你们办理入住,并且买好回特拉维夫的机票。刚刚听你们说,目前经济也不大宽裕,什么时候有钱再还给我也可以。但我的意思是,关于你们开发的这款软件,后续打算怎么办?是就此放弃还是继续找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