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83章 洛杉矶

    苏灼蕖也很紧张,毕竟只要这场德国赢了,她也能赚上至少一万美金。

    苏灼蕖和张晨离得很近,紧紧的抱着张晨的胳膊。然而,这时候两个人都根本没注意这个动作有多暧昧。

    “耶!”张晨重重的挥了一下拳头,萨莫埃尔89分钟的进球可以说是锁定了胜局。只要这一场也没问题,至少四万美金就到手了。

    张晨觉得自己的手臂碰到了一团软软的东西,回头一看,不禁有点脸红。

    苏灼蕖内衣外只穿了一件低胸T恤,常年加州的阳光把苏灼蕖的皮肤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而持续的体育锻炼,让苏灼蕖的身材凹凸有致。

    同汤淼淼不同,苏灼蕖的身材更加紧实,虽然看上去不胖,但弹性却很强……

    张晨差点流鼻血。

    苏灼蕖却毫无知觉,兴奋的搂住张晨,狠狠的在张晨脸上亲了一口。

    张晨默默擦干脸上的口水,继续看起球来。毕竟留给克罗地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随着主裁判的哨响,总算这场让张晨和苏灼蕖紧张了两个小时的比赛终于结束了。

    苏灼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还搂着张晨呢,不由得白了张晨一眼。

    是你自己抱过来的,又不怨我。张晨眨着眼,心中颇为郁闷。

    苏灼蕖意气风发:“走!兑奖去!”

    张晨忍不住提醒苏灼蕖:“苏姐,去兑奖也得先把裤子穿上啊。”

    苏灼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到现在除了上身的T恤,下身还只穿个内裤晃来晃去。即使是老司机了,也不由得脸一红,恨恨的瞪了张晨一眼,去卫生间穿上了一条牛仔短裤。

    苏灼蕖挽着张晨的胳膊,欢呼雀跃的往投注点去兑奖。

    拉斯维加斯是个产生奇迹和悲剧的城市,每一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传说发生在这里。张晨和苏灼蕖赢的这七万多美金在这儿连个水泡都不会起。

    “好运气的姑娘,希望你在这里玩的开心。”博彩公司的兑奖官员给苏灼蕖开了一张现金支票,笑呵呵的跟苏灼蕖说道。

    苏灼蕖一把接过支票,mua~,在支票上亲了一口。

    张晨忍不住提醒苏灼蕖,还有NBA的选秀名单没赌呢。

    又来到投注点,和投注站的负责人聊了聊,却让张晨觉得有些意兴阑珊。

    这个彩项太小了,最高只接受5000美金的投注。而且赔率并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高,经过投注站的测算,即使赌中了前十三名,按照张晨给出的复式方案来说,也只有1:312的赔率。5000就5000吧,张晨安慰着自己。按照312的赔率,自己也能拿走接近一百万美金了,折合成人民币,至少相当于八百七十万。

    于是张晨和苏灼蕖找了家银行,兑换了一部分的现金。又给苏灼蕖开了一张一万一千美金的现金支票。

    苏灼蕖双手拿着支票,凑到眼前对着灯照了一下。张晨失笑:“苏姐,支票你还看水印呐?”

    苏灼蕖举着支票格格笑,跟芭蕾舞演员似的在地上转了个圈,然后往张晨脸上“叭“亲了一口。

    这倒好,刚才是左脸,现在是右脸,左右平衡了。

    在投注站买了这注组合彩,张晨算是心中大定。既然英格兰欧洲杯的结果没出问题,那选秀更不会出问题。毕竟体育比赛还有偶然性的因素,但选秀顺位都是各球队内部博弈和协商的结果,出现变化的可能性不大。

    拿着投注单,张晨和苏灼蕖退了房。张晨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苏文锦已经自己在美国安顿好了,让他们不用担心。挂了电话后想了想,还是给汤淼淼发了个短信,把自己的美国电话号码发给了她。

    汤淼淼一直没回信,张晨瞅着手机愣愣的发呆。

    走的太晚,凌晨前肯定开不到旧金山。而且回程也就不着急了,完全可以在洛杉矶住一晚,27日再来拉斯维加斯兑奖就行了。

    但即使是洛杉矶,也要开五个多小时。洛杉矶是典型美国大都市的风格,高楼林立,灯红酒绿,是全美第二大城市,也是西海岸最大的城市。

    洛杉矶的气候要比旧金山好很多,从拉斯维加斯开车过了圣贝纳迪诺以后,就是典型的南加州气候了。刚好,苏灼蕖开到洛杉矶时,刚刚下过雨,湿润的空气配合着轻柔的海风让呼吸都变的惬意。

    两人随便在洛杉矶找了家酒店住下,当然,此时两人赚的盆满钵满,自然是开两间房。

    张晨重生后,很少有自己独处的时间,自己一个人住居然还有些不太习惯。

    自从到了美国后,这几天一直处于兴奋状态,躺在房间里居然睡不着。

    张晨在床上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睡意,看现在才晚上十点多,看着窗户外面的霓虹闪烁,张晨突然想到街上走走看看。

    穿上衣服,张晨关上房门,来到酒店大堂。问服务生了解一下附近的治安状况,服务生提醒张晨想要出去的话,不要走远,而且千万不要往南走,那边治安很不好。

    他们住的酒店在格里菲斯公园旁边,格里菲斯公园还有一个名字被更多人所熟知——好莱坞。

    张晨站在酒店门口,就能看到好莱坞山上巨大的白色“HOLLYWOOD“标志。

    在酒店附近的街上转了两圈,张晨却又觉得意兴阑珊。本想去旁边人声鼎沸的酒吧看一看,感受一下洛杉矶的夜生活。但走到酒吧门口才想起来,自己还不满二十一岁,不能进正规酒吧。而那些黑酒吧就算了,太不安全。

    回到酒店大堂,张晨在大堂吧要了一杯咖啡,手里拿着手机不停的摆弄着。这时,却听到大堂传来一阵争吵声。

    “嘿!维格斯,这不能怨我,钱都在你那。”张晨循声望去,见一个正装打扮的白人青年向另一个穿着蓝色T恤的白人青年辩解道。

    身穿蓝T恤的维格斯则气愤的道:“如果不是你说洛杉矶有大老板愿意投资,我们又怎么会这么远赶到这里?现在卡和钱都没了,该死的!看来我们只有露宿街头了。“

    正装青年反唇相讥道:“还不是你?让你穿整齐一点,你就穿成这样来见投资人,对方能信任你才真是见鬼了。噢,我真因该让瓦迪和我一起来,你在特拉维夫写代码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