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5章 没白忙活

    把汤淼淼从院里叫出来,这时大巴车司机也回来了,众老师惊魂未定的领着一群学生赶紧上车。刚刚和这帮地痞对峙的时候,这些老师都躲得远远的,没敢出头。此时脸上也都有点挂不住,而且怕再出点什么事情,上了车就催司机赶紧往回开。

    等大伙都上了车,汤淼淼突然看见刘艳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抱着个布口袋,扒着车门找张晨和汤淼淼。

    二人摸不着头脑的下了车,刘艳突然弯腰给两人深鞠一躬,随后把手里的布口袋交到汤淼淼手里。

    刘艳动情道:“刚刚真是谢谢你们帮我们解决了这个麻烦,还给我们钱,你们真的是我家的大恩人。我妈说不能要你们的钱,但现在家里确实没办法,也只能厚着脸皮收下了。这幅字画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留着也没什么用,但可能值点钱,就当给你们留个纪念了。”

    说完,刘艳头也不回的跑回了家。

    汤淼淼和张晨面面相觑,颇感意外。

    本来他们帮助这家人,也没想图什么回报,没想到刘艳还会拿了张字画出来送给他们。

    两人返回车上,汤淼淼把布袋递给张晨,笑道:“喏,你出的钱,人家小姑娘给你的。”

    张晨摇头道:“是你帮的人家,我也没干啥,还是你收着吧。”说罢兴奋的道:“把字画拿出来看看,说不定挺值钱呢!?”

    汤淼淼白了张晨一眼,打开布袋,里面是个卷轴。纸面暗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小心翼翼的把卷轴打开,两人发现是一幅字,银钩铁划,苍劲有力。

    张晨对字画是一窍不通,加上这幅字是草书书就,张晨只能零星的认出几个字。

    张晨挠头道:“这写的是什么啊?”

    汤淼淼却是眼前一亮,道:“这字写的真好,上面写的是‘令公名望冠萧何,菖毫储勋汝更多。心服蛮夷都将相,身扶国祚宰山河。钧衡屡秉分轻重,鼎鼐端居召致和。国像凌烟为第一,名镌金石永难磨。’。这首诗我记得应该是范文正公的《赞汾阳王像》,是范仲淹感叹郭子仪当年的功绩写的诗。落款是‘成化辛丑秋,览焉高平范仲淹题’!!!范仲淹!?”

    汤淼淼神色一变,正色道:“不行,这幅字太贵重了,得给人家还回去。”

    张晨拉住汤淼淼低声道:“你先别急啊,这是不是范仲淹的真迹还不清楚呢。再说了,即使是真迹,你给她还回去,也得让他们家那败家儿子拿出去贱卖了。还不如你拿回去后,找人鉴定一下,看看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就拿着当个纪念了。如果是真的,到时候咱们给人家相应的补偿不就是了?”

    汤淼淼犹豫道:“那好吧,回去后我找人鉴定一下。”然后对着张晨歉意一笑,“抱歉啊,这幅字先在我这放几天。”

    张晨无所谓道:“本来也是你想去帮这家人的,你就收着吧,就算是真的,也是你该得的。”

    汤淼淼心神不宁的把画收了起来,又去看了看郑凯的伤。好在郑凯躲得及时,只是些皮外伤,伤口也不深。但汤淼淼还是决定回去后陪郑凯去医院打一针,防止破伤风。

    回程开的明显比去程时快了不少,天还没黑,就到了崇华一中。

    众学生下车后取自行车的取自行车,等公交的等公交,一哄而散。汤淼淼开车叫上郑凯,郑凯还扭捏的不肯上车,张晨和林小夏强拉着郑凯上了汤淼淼的车,一溜烟的开到了医大附属医院。

    这是张晨重生以来第二次来这个医院了,第一次是李金花打张晨耳光那次,赵立新骑自行车驮着张晨来的。

    到了医院,大夫看了一眼,用碘酒在伤口上消了消毒,按流程给郑凯做了皮试,等了十几分钟后就给郑凯打了一针破伤风。

    张晨在医院的时候,又接到个电话,看号码是市局的,张晨按下接听,就听话筒中传来毕卫国那暗哑的声音:“你小子可真够能折腾的,又给我找一堆屁事。”

    毕卫国虽然已经确定被调到桥东分局当局长,但仍旧需要兼任一段时间的刑警队长职务。下个月党代会开完后,才会正式履新,因此这一段时间的刑事案件仍然会找到他头上。

    张晨哑然失笑,“卫国叔,我没干啥啊?”

    毕卫国在电话里冷哼一声:“赵志宏那事,你怎么知道他身上有命案的?”

    张晨装糊涂:“当时我们被一群地痞围着,就他拿刀出来捅我们,我琢磨着这么一个狠人,以前估计也犯过案。怎么?他身上真有案子?那你可得请我吃饭。”

    毕卫国不耐烦道:“少在这儿跟我装,我也不问你怎么知道的这些事儿。但你可真是给我惹了大麻烦了。”

    张晨道:“麻烦?他有后台?”

    毕卫国不屑道:“有个屁后台!但这小子刚刚供认四月份在蒙西做了个案,在公厕里奸杀了一个女学生。怕案子发了在蒙西被抓,于是来滨城找他哥的一个朋友躲一躲。没想到今天因为这事儿栽你手里了。”

    张晨奇道:“这是好事儿啊,你们抓了个要犯,现在严打,多好的政绩啊。”

    毕卫国头疼道:“要是早点抓,倒是真好。但现在这个时候就有点麻烦。蒙西那边案发后,就抓了个嫌疑人,现在一审二审都结束了,再过几天就该执行枪决了。”

    张晨心中长舒了一口气,自己这次误打误撞,还真是救了该救的人一命,没白忙活。

    张晨故作惊讶道:“怎么会这样?既然赵志宏供述说是他做的,那边怎么可能抓到别人?”

    毕卫国支吾道:“公安机关办案不止看口供,人证物证都很重要。”

    张晨严肃道:“卫国叔,如果这样,那极有可能蒙西抓的那个人就是冤枉的。既然已经抓到了真凶,就不能冤枉好人啊。“

    毕卫国叹道:“所以说你给我们找麻烦了啊,蒙西那边肯定不会承认抓错了人。刚刚我跟邓书记也汇报了,邓书记也很重视,马上就跟蒙西那边联系。但蒙西那边一口咬死不承认,还让我们把赵志宏转移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