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1章 郊游

    自从进入六月,滨城的天气彻底热了起来,崇华一中高一的学子们,也进入了期末考试的冲刺阶段。

    张晨仍旧保持着每日的节奏,他已经把高二的课程全都复习完了。现在除了每三天做一张高二的物理卷子,其余的学习时间主要就分配给了数学和英语化学生物地理这几门。

    数学是张晨重生后的爱好,尤其是接触了大量前世没有接触的奥数题之后,张晨迷上了这门被称为科学之王的学科。

    而英语,张晨则主要是加强口语。

    在汤淼淼的帮助下,张晨的美国签证顺利办了下来,F1的学生签证,顺便汤淼淼把6月20日飞美国的机票都给张晨买好了。

    拿到崭新的护照,张晨感慨万千。特权阶层就是牛,这个年头,连央企老总的护照,都是被组织拿着,不发放个人。自己居然能拿到自己的护照,提前享受到21世纪的待遇,也是相当不错了。

    张晨预计6月20日飞美国,9月15日返回,需要向学校请20天左右的假。

    张晨的请假申请被陈惠生一口驳回,要求张晨必须9月1日返回。因为到了九月份,全国优秀学生干部评选的运作工作就要开始了。

    在陈惠生的大力推进下,学校成功为张晨申请了96年市级三好学生的名额。原本3月中旬就已经截止的报名审批,但因张晨的事迹突出,经过教委的特别审批,将张晨加到了市级三好学生的名单中。

    这只是第一步,陈惠生的目标是把张晨运作成全国优秀学生干部。只有到了这一步,才能算是为陈惠生积累足够的政治资本。

    好在张晨不止有见义勇为的英雄事迹,学习和体育也都不错,而且还当了一年的学生干部。虽然这一年的学生干部生涯张晨也没干什么事,但有了硬货,这些职能范围内的都可以通过春秋笔法来解决。

    不信你看看那些优秀学生干部的事迹,虽然主要事迹不能编,一定是硬货。其他方面的好好好,大部分都是编的。

    张晨硬着头皮答应了陈惠生,但心里已经想好,如果到时候在美国没能如期处理完事情,那就拖到三个月的签证期满。反正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陈惠生也不能来美国把自己揪回去。

    由于出了袁永忠这码事,六龙山的旅游被拖后了一周,从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挪到了六月的第一个周末。

    张晨也兴致盎然的参加了这次学校组织的踏青旅游。

    六龙山他前世开车去过好几次,但是前世上初中时学校是否组织去过六龙山张晨是不记得了,可能同样组织过,但因为自己当时家庭条件比较困难,就没交钱。

    袁永忠自从阴谋暴露,就没再来学校。听汤淼淼说他父母给他申请了转校,应该是没脸再在崇华一中待了。

    六龙山在滨城北部,是滨城有名的避暑胜地。当年乾隆皇帝曾巡视于此,因此亦留下了不少名人佳话。

    六龙山最早叫玉翠山,据传明代武宗年间,天降六龙厮杀,后均化为山石,是以改名为六龙山。

    九十年代的六龙山,刚刚开始做旅游资源的开发,就连路,下了国道之后,到山脚下也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大巴开在这种路上,车上的人不小心都能从座位上甩出去。

    高一1班的一群学生却全然不在乎,就如同放飞的小鸟,一路上欢歌笑语。

    班里的同学有的开始起头唱今年最流行的《相亲相爱一家人》,没唱几句,就变成了全班大合唱。

    林小夏没参与合唱,不是她有意不合群,而是从小就晕车。

    张晨一直坐在林小夏旁边,两人的座位比较靠后,看到林小夏紧抿双唇、面色苍白,就知道肯定是晕车了。好在出发前张晨已经想到班里肯定有同学会晕车,买了几瓶晕车宁装在包里。

    张晨和林小夏换了座位,让林小夏坐到自己原本靠窗座位中,而他站起身,从行李架上拿下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把晕车宁拿了出来。

    让林小夏喝了药,张晨又问其他同学和老师有没有晕车的,又把药分给了几个有晕车症状的同学。

    张晨和林小夏现在是明目张胆的早恋,林小夏把头靠在张晨肩上,闭着眼睛休息。

    张晨侧头看着林小夏的面容,白皙的脸蛋上找不到一点瑕疵,只能看到皮肤下浅青色的血管。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抖着,黑色的齐肩长发散落在小巧的耳珠旁。

    张晨伸手把想把林小夏的头发整理到耳后,林小夏却轻轻的握住张晨伸过来的左手,扶在自己的脸上。而自己却抱住了张晨的右臂。

    坐在前面的汤淼淼看到两人的形状,心中冷哼一声,暗中撇撇嘴,坐在副驾驶位上掏出手机按了起来。

    “嘀嘀!嘀嘀!“张晨的手机响了两声,张晨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看有条短信,”fellinggood?“这年头手机还不支持中文短信,所以都是英文的。

    张晨笑了笑,给汤淼淼回过去一条信息。

    汤淼淼看了看手机,“good,fineandsmooth.“

    无耻!汤淼淼气的差点把手机扔出去。正在这时,司机告诉大家已经到了。

    众人欢呼雀跃,从早上六点到现在,快三个小时的车程。虽然大家出来玩都很兴奋,但坐在车上也实在但难受。终于到地方了,都有一种解放的感觉。

    六龙山虽然不高,海拔也有一千多米。完整的爬一遍主峰,往返一趟,最短也要半天多的时间。

    带队的老师宣布了一下纪律,一群人就浩浩荡荡的上了山。

    爬到半山腰,众人在一个相对平坦的山路旁休息,吃点东西。

    四五十个学生加老师,队伍相当庞大,这么多人蹲着或者坐着,加上随身的背包,将上山的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噫,让一让路,让一让路。“一个头顶草帽的挑山工挑着一根扁担,扁担两边是水和各种小食品面包火腿肠之类。

    学生们自觉的把山路让开一条通路,有几个水喝没了的和想吃茶叶蛋的还叫住挑山工买了几瓶水和茶蛋。

    张晨看这茶蛋腌得挺入味,也买了几个,买完才发现这个挑山工居然是个老婆婆。张晨好奇的问了一下,说是老婆婆也不准确,她年龄不到五十,家里就住在山下。儿子结婚要用钱,光是彩礼就要5000块。但农村每年收入连1000块都没有,她只好每天挑着这些东西到山上卖,多少还能赚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