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8章 斗牛

    袁永忠心乱如麻,看着越来越近的高永利,他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因为那可怕的景象急速地冷却了,冻结了。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窒息得厉害。整个身体像极了秋风中晃动的枯枝,脑中一片空白,颤抖的四肢却像扎根在了原地,无法挪动半步,整个人陷入无尽的绝望之中。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袁永忠苍白的嘴唇颤抖着。

    高永利来到他面前,“到你了,按个指印,每个手指都按。“

    袁永忠伸出手来,迟迟不按在印泥上,“我、我……“

    毕卫国盯着袁永忠道:“老高,要是有人不愿意被采指纹,那嫌疑就很大,把他带局里去,咱们详细问问。”

    高永利应了声是,把袁永忠从座位上拉起来,袁永忠慌乱道:“不是我!不是我!”

    毕卫国恶狠狠的道:“不是你?不是你为什么你不愿意验指纹?”

    看到全班同学都看着自己,袁永忠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恶向胆边生,指着张晨破口大骂道:“张晨!你少在这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嘴脸,这次没弄死你,但是你等着!”

    张晨看着袁永忠,淡淡道:“这么说,你承认是你在栽赃陷害我了?”

    袁永忠恶狠狠的盯着张晨,胸口起伏。

    毕卫国皱了皱眉,“老高,既然有人承认了,先把他交给汤老师,看学校想怎么处理。”

    汤淼淼叹了口气,看着被愤怒、嫉妒和恐惧冲昏头脑的袁永忠,感到有些可怜。

    看着袁永忠被汤淼淼和毕高二人带离教室,张晨的表情古井无波。

    袁永忠的最后的威胁,张晨并没放在心上。

    准确的说,对这种小人物,压根不用放在心上。

    在前世,张晨直到高三下半学期,才真正开始努力学习。成绩很快就追上了袁永忠,当时袁永忠也同样记恨张晨。甚至在最后一次模拟考试成绩出来之后,失去理智的袁永忠怒气冲冲的要来找张晨算账,班里的同学拉偏架,袁永忠反而被群殴一顿。

    欺软怕硬一直是这种小人的本色,只要你变的比他强的都,让他只能仰望,到最后,他又会过来跪舔。

    袁永忠被带走后,班里又是一阵喧嚣。同时,大家看向张晨的眼神也同以前有了很大差别。

    这虽然不是张晨所期望的,但他知道,自从自己重生那天开始,就已经和这些同学有了本质的差别。出现现在的情况,是早晚的事情。

    直到中午下课,郑凯都没来找张晨说一句话。

    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张晨主动找到郑凯,问他玩不玩斗牛。

    郑凯蹲在操场上看了一眼张晨,还没答应,就被张晨从地上拽了起来。

    张晨把球扔到郑凯手里:“老规矩,五个球,一球一分。”

    郑凯面无表情的看着张晨,“好。”

    张晨现在正在长个,这几个月就长了五公分,已经一米七了。但郑凯原本个头就有一米八,体重也比张晨重了20公斤,他运球过来贴住张晨,张晨感觉就像靠在一堵墙上。

    郑凯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憋闷在胸口,背靠着张晨单打,顶的张晨一步一步往禁区后退。

    郑凯背身单打到了篮下,转身一个勾手。球进了,1分。

    张晨喘着气,刚刚郑凯顶他的这几下,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张晨运着球,对郑凯笑道:“轮到我了。”

    张晨的球风自从重生后,一直是以反应速度和脑子在打球,平时分队打球的时候张晨一般更倾向于传球,斗牛时一般都是依靠假动作晃开对手后上篮或者投篮。

    但这次,张晨并没使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反而想用力量和速度强吃郑凯。

    张晨的速度是要比郑凯快一些,但在力量上毕竟相差不止一个量级,哪怕张晨现在每天坚持健身和补充营养,身体的块头也比郑凯差太多了。

    所以张晨依靠速度没有完全甩开郑凯,在郑凯只差半个身位的贴身防守下强行投篮,不出意料的偏出篮筐。郑凯摘下篮板,张晨高举双手防守,但由于身体差距,防守完全没起作用,郑凯的中投稳稳的进了篮筐。2:0

    接下来的两轮,更是毫无悬念,张晨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假动作和小动作一概不用,和第一轮一样,就用速度和力量强打。

    很快,比分就到了4:0,郑凯这场斗牛打的也很累,每个球都是硬桥硬马的身体对抗,也有些喘气。

    “还打么?”郑凯冷冷道。

    “打,为什么不打!?”张晨抹了抹头上的汗,笑道。

    郑凯没说话,运球又贴了上来。但这次张晨一改前几轮的风格,虽然身体对抗上不如郑凯,但他运用自己的步伐变化和时不时的抢断动作,搞的郑凯的节奏有些乱。

    张晨瞅准一个时机,左手快速的在郑凯手下一掏,把郑凯的运球断掉,随后捞起篮球就朝篮下跑去。

    郑凯在身后紧追不舍,又在差半个身位的时候看到张晨举起篮球准备中投。

    郑凯下意识的跳起来盖帽,刚刚跳起,郑凯就知道不好,假动作!

    张晨举球欲射,晃得郑凯跳起后一弯腰,闪过郑凯的盖帽,又运球两步到了篮下,一个上篮,球空心入网。

    张晨捡起篮球,看着跌坐在地上喘气的郑凯,笑了笑:“每个人打球的特点和优势都是不同的,像你喜欢直来直往,但如果我要是按照你的方式打球,和前几轮一样,早就被你打爆了。”说着把毛巾递给郑凯。

    郑凯犹豫了一下,接过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低声道:“我不喜欢你刚刚对付袁永忠的方式。”

    张晨坐到郑凯身旁,喝了郑凯水壶里一口水。看着操场上自由活动的同学,“郑凯,你还记不记得射雕英雄传最后洪七公说的那段话?”

    郑凯一愣,张晨继续说道:“当时裘千仞滥杀无辜,众人要杀裘千仞,裘千仞就诡辩说你们谁是干净的?谁没杀过人?众人就都低头不语。这时候洪七公说道:‘老叫化一生杀过二百三十一人,这二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若非污吏、土豪恶霸,就是大奸巨恶、负义薄幸之辈。老叫化贪饮贪食,可是生平从来没杀过一个好人。裘千仞,你是第二百三十二人!’”

    张晨看了看郑凯:“我不敢和洪七公来比,我也承认无论是对李金花还是袁永忠,手段都不够光明正大。但我也敢问心无愧的说,凡是我用手段来对付的,他必有取死之道!”

    “我不代表正义,实际上,谁又能代表正义呢?我们所有的作为,只不过是求个心安罢了。对的起家人,对得起朋友,对得起自己,还有就是对得起良心。能做到这些,就已经不易。”

    郑凯看着张晨,刚刚张晨说道洪七公的那段台词,让郑凯心潮澎湃,都忍不住想要抚掌大赞。

    张晨平静道:“郑凯,我敬佩你的人品,也正因为你我都是好人,才能相互认可,成为朋友。可能你觉得我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开始不择手段,让你觉得不适。但你想想,我可曾做了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每一次的冲突,我都是被动反击,都是不想让恶人得逞。”

    郑凯反驳道:“你这是诡辩,结果正义不代表过程正义。用不义的手段实现的正义是正义吗?”

    张晨摇摇头:“郑凯,关于正义这个话题太大了,不是你我这个年纪的人所能参悟透的。可能,再过几年,我们的看法又会改变,谁知道呢?但刨除正义与否这个话题不谈,我赞同人应当有自己的行为准则。我的行为准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在不主动伤害他人利益的基础上,尽量让家人、朋友都能有一个幸福的人生,至少活的不这么苦。再有余力,尽量去帮助那些值得帮助的人。至于其他方面,只能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郑凯低头沉思良久,抬头道:“就像你说的,你有你的观点,但我也保留我的观点。可能你是对的,也可能我是对的,更有可能我们都是错的。可能我们真的是太年轻了,还不知道什么是对错。”说罢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郑凯!”张晨叫住了郑凯。

    “我们还是朋友吧?”张晨看着郑凯的眼睛,前生今世两辈子,郑凯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他不想因为理念的不同失去这个朋友。

    郑凯一愣,好像奇怪张晨为什么会这么问:“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