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1章 下岗的小姑

第51章 下岗的小姑

    随着大龙事件的平息,“外星人“的发展再次驶入快车道。通过之前和市局的良好关系和低廉的价格,从市局劫走了联想120台办公计算机的订单。

    在寻找oem供应商的事情上,刘明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他在鹏城找到三家做外星人配件的供应商,能够提供符合外星人要求的配件。他也和这三家都签订了协议,授权他们按照张晨画出的图纸供应配件。

    此后,刘明又去京都等几个城市考察了一下市场,准备在全国复制外星人的运营模式。

    而张晨,也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中脱身出来,重新恢复了学生生活。

    四月中旬,张晨抽时间用苏文锦的身份证在证券公司开了个户头,把截止到目前从“外星人“得到的八万块分红全部投入到股市中,以每股2.76元的价格买了他前世就知道的大妖股”琼民源“。

    据他前世的记忆,他现在入市,到7月,琼民源的股价就能翻到12元以上,而到了12月,更是会超过20元,不到8个月的时间,股价翻了接近7倍!

    张晨预计自己每月从外星人所获得的分红,大约在10万元左右,这个数字随着销量的逐渐增高,也会水涨船高。但无论分红多少,在96年底之前,张晨都会把钱砸进股市,实现个人资产的一大跨越。

    有了足够的资金,张晨才能放开手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张晨进入股市后,越发感觉没有通讯工具的不便。但他没有按照刘明的建议买个BP机,作为重生者,他实在用不惯这东西。他去电信局打听了一下,现在GSM网络刚刚在滨城开通,于是狠了狠心,花8700买了个爱立信GH398,纯英文系统,不支持中文操作,简直坑爹。

    96年,买手机是一大笔钱,打电话更是一大笔,一分钟6毛钱的通话费,打跨地区的长途电话加收5毛钱长途费,异地漫游再加收6毛钱的漫游费。张晨现在也是预期年收入超百万的人了,用起来还是觉得肉疼,真真是买得起用不起。

    至于买房,张晨已经想好了地方,正是在建的滨城平阳区最核心地段的米兰花园。

    米兰花园是滨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高端楼盘,97年初竣工开盘,开盘价格2100元,第一次让滨城老百姓知道了什么是豪宅。整个楼盘由巴马丹拿(Palmeramp;amp;amp;Turne)整体设计,在目前六层小砖楼居民区为主的滨城房地产市场,打造第一个具有景观设计和高档居住体验的楼盘。断桥铝落地窗、六层洋房带电梯、地下车库、门禁,这些后世看起来非常平常的设计,在这个年代却是开创性的。一直到十年后的07年,这里在滨城都是高端楼盘的代名词。

    除了楼盘品质,最重要的就是地段,平阳区是滨城的核心区域,米兰花园附近3所小学都是久负盛名的重点小学,对口的两所中学一所市直属重点,一所市重点,是绝对意义上的学区房。

    在后世的2017年,这里的二手房价飙升到了五万一平米,领涨全城。

    唯一有问题的就是贷款,目前的贷款利率非常高,5年期以上的贷款利率高达12%,这和后世动辄5%或6%的贷款利率根本没法比。张晨本想首付3成,其他的通过个人住房贷款的方式进行购买,这样可以做到利益最大化。但去银行一打听,现在还根本没有个人住房贷款这个项目,只有建设银行有类似业务,可条件严苛手续繁复,性价比不高。

    张晨从售楼部拿着宣传材料回到家,越看越喜欢。现在张晨还和奶奶住在一个房间,这让习惯了一个人住的张晨感觉有些不适。另外,自己每天学习到很晚,也会影响到奶奶的休息。想到明年初才能买房,加上装修的时间,最早也要明年九十月份才能搬家,张晨不由得叹了口气。

    客厅里的奶奶和小姑张静怡也在叹气,小姑正式下岗了。

    滨城农机厂在上个月,正式被卖给了滨城荣耀集团,荣耀集团是市里有名的民营企业,之所以买下农机厂,主要看中农机厂的地块。

    随着城市的不断外扩,滨城农机厂的位置也从一片阡陌农田,变成了市里的繁华地段。

    荣耀集团买断了农机厂后,让大批工人步入下岗行列,张晨的小姑张静怡也是其中之一。这个年代的人,对国企都有一种特殊的依赖,一旦下岗,不止增加了经济压力,不安全感带来的压力和恐慌才是最要命的。

    张静怡坐在椅子上抹眼泪,对张国强道:“大哥,你说说,我这下岗了,叔达一个月才300块钱的工资,婷婷马上又要上小学了,学杂费每个月也都不少,这日子该咋过?“

    张国强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妹妹,他有心想要帮一把,但家里也不富裕。自己和苏文锦的单位也都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如果不是张晨上个月给家里两笔生活费,可能连吃饭都吃不起。

    张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小姑道:“小姑,你们厂让你们下岗,给了多少安置费?“

    小姑抹了抹眼泪,哽咽道:“给了八千,但这八千最多也就够一年的花销,以后咋办啊?“

    张晨笑道:“小姑,我劝你一句,其实下岗未见得是什么坏事。你们厂的情况你也知道,做出来的农机根本卖不出去,坚持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与其等彻底不行了,还不如现在拿着八千块钱的安置费想想可以干些什么。现在机会多,随便干点什么都比在工厂当工人赚的多。“

    张国强皱皱眉,呵斥道:“你不懂,别跟着掺和这些事,回屋学习去!“

    虽然张晨这两个月让两口子刮目相看,但涉及到下岗这种巨变,张国强下意识里还是认为张晨只是小孩,说出来的话没有参考性。

    张晨笑嘻嘻的道:“爸,你放心吧,上次月考我考了全校第三,这次一定考个全校第一回来。但小姑这事我还真有点想法,我觉得可能有用,你们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