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9章 服软

    邓先林看着跪在地上的安培军,心里一阵快意。

    “唉……你啊……”邓先林貌似悲悯的一叹。

    “你先起来吧,杜弘治必须要严惩,否则那边根本不好交代。至于安奇水……”邓先林沉吟了一下,“先给个内部处分,让他去西郊做个片警吧。”

    “啊?”安培军心中悲愤,却又无能力为,安奇水被一撸到底,再想起来,可就难了。

    “你不满意?“邓先林冷冷道,”要不然这件事你自己解决,看看是什么结果?“

    安培军一激灵,他是真被邓先林收拾怕了。他不怀疑邓先林骗他,这种事情如果没有人直接跟邓先林联系,邓先林根本不会知道。

    “不,不是,安书记,一切都听您的安排。“安培军已经彻底缴械投降。

    邓先林点点头,“嗯,我先跟对方商量一下,看看这么处理行不行吧。你们啊,就知道给我找事情。“

    安培军诺诺称是,正待离开邓先林办公室,邓先林突然从背后叫住他,安培军一回头,发现邓先林并没有看他,邓先林低着头看着报纸:“老安,你再过两个月就该58了吧?再做一线工作有些不合适,来局里做个正处级的调研员吧。“

    安培军苦笑一声,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

    周四晚上刘明就接到张晨电话,说事情解决了,让刘明明天一早就联系装修队过来维修。刘明周五一到市场,就听说大龙昨天被抓的事情,大为惊喜,同时疑惑张晨到底找了什么关系,这么快就解决掉了大龙。他知道明天会和市局有个捐赠仪式,有可能张晨是找到了市局的关系。但官官相护,按刘明的想法,有人给大龙施压,让他别再搞事就已经很好了。怎么也没想到,一夜之间,大龙和他的同伙就都被抓走了,还是直接上了手铐被拷走的。

    除了李猛还在医院养伤,郝薇等人都已经正常上班。几个人正在忙忙碌碌的收拾店面,突然来了一组人马要见刘明。

    郝薇等人此时本就如惊弓之鸟,以为又是来找麻烦的,连忙通知刘明。刘明正和其他商铺打听昨天的情况,闻讯赶紧往往回走,远远的就看到五六个男男女女在店门口站着。

    一见刘明回来,这几个人一拥而上,领头的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身形高大,国字脸,一对刀眉,看起来不怒自威。刘明不禁往后退了两步。

    没想到这老头一见刘明,就鞠了一个标准九十度的躬。站直身形,向刘明诚恳的道:“这位就是刘老板吧,我是桥东分局的安培军。我家教不严,给您和您的员工添了不少麻烦,特地带着他们家人来向贵公司表示歉意,请您务必见谅。“

    他这么一说,把刘明唬在当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安培军又把后面的人叫过来向刘明鞠躬道歉,并一一介绍,都是被抓进去的混混的家属。

    刘明颇有些手无足措,没想到安培军作为分局长,会亲自上门道歉,这么看起来,安培军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么不讲道理啊。

    刘明忙摆摆手:“安局长,您别这么客气,事儿已经过去了,您有事儿直说。“

    安培军羞赧道:“真是给刘老板添麻烦了啊,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包赔店里的一切损失,另外再赔给刘老板一笔补偿,您给我们写个谅解书,这个事就这么过去了?“

    刘明刚想答应,却心里一动,安培军如此积极的道歉其中必有原因。如果是张晨在找了关系解决了这个事情,还是得和张晨商量一下才可以。唉,这小子也没有个呼机,不容易联系,这次说什么也得让他买一个。

    想到此处,刘明道:“安局长,从我的角度上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但这家店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们还有其他股东。这样吧,我晚上和其他股东商量一下,您看好吗?“

    刘明话音刚落,安培军带过来的几个人中就有人冷哼一声:“真给你脸不要脸了是不是?你TM以为找了人把我儿子弄进去,我就收拾不了你们了?“

    刘明抬眼望去,说话的同样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剃着光头,一双三角眼,眼睛里透出仇恨的目光,长得就不似善类。刚刚安培军介绍过,是杜弘治的父亲杜天宝。

    还没等刘明说话,安培军一声暴喝:“住口!你们父子给我惹的麻烦还不够多是不是?你再说一个字,老子把你也弄进去陪杜弘治!“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杜弘治的草包是从他爹那里一脉相传过来的。安培军现在就是后悔,当时为什么要听自己家里那傻x娘们的蛊惑,给这爷俩擦了这么多次屁股。要是之前他们犯事儿的时候自己就不管,由着他们蹲大狱,现在也不至于连自己都搭了进去。

    看到安培军恶狠狠的瞪着自己,杜天宝结结巴巴的道:“姐夫,这小byd在这儿拿乔……“

    “啪!“话音未落,安培军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抽的杜天宝转了个圈坐在地上。

    “呼呼“,安培军喘着粗气,平息了一下怒火。客气的对刘明道:”就按刘老板说的办吧,但我道歉的心意是很真诚的,您和您朋友务必说一下,如果有可能,我也想当面向他致歉。“

    刘明此时也从最初的慌乱中走了出来,闻言笑道:“好的,您放心,我一定转达。“

    安培军长叹了一声:“唉。“和刘明握了握手,带着人转身离去。刘明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比刚刚见的时候身形佝偻了许多。

    张晨不放心,中午下课就向汤淼淼请了假,骑二十分钟车就到了电子市场。

    刘明一见张晨,马上就向张晨说了上午的事情。

    张晨笑道:“刘哥,你做的对,不能这么答应他们。大龙和安奇水这种人,就是要给个教训才行。“

    刘明好奇的问:“你怎么和市局关系这么好的?总不会是因为前两天的劫案吧?“

    张晨笑了笑,没有瞒刘明:“汤老师和咱们市的政法委书记邓先林认识,是她帮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