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8章 祸不及妻儿

第48章 祸不及妻儿

    安培军进了邓先林办公室,看到邓先林正在批文件。他心里苦笑一下,这招他也经常对他的下属用。

    想要敲打某个下属的时候,把他晾着一段时间,是有效的办法,这是对敲打人来说。

    但对被敲打的,感受就不那么美妙了。

    安培军低眉顺眼的站在邓先林办公桌前,邓先林就跟看不见他一样。

    “邓书记,有些情况我想跟您汇报一下。”安培军小心地道。

    邓先林抬抬眼皮,缓缓放下手中的文件。

    安培军愈加小心,“邓书记,刚刚我得到消息,外侄和犬子都因为不懂事,被叫到局里来了。我对家人约束不严,教子无方,特地来向您请罪来了。”

    邓先林缓缓道:“你侄子不是被叫到局里来的,是正式批捕。安奇水目前正在接受督查队的正式调查。”

    安培军冷汗“刷”就下来了,邓先林这是一点面子也没给自己留啊,这俩小子到底犯的什么事啊?

    安培军硬着头皮道:“邓书记,犬子和外侄到底犯了什么事?您能不能给我个指示?”

    邓先林冷冷道:“你不知道?”

    安培军一副冤枉的表情,“邓书记,我确实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作为一名老公安,怎么能让这俩小崽子做违法乱纪的事呢?”

    邓先林一推桌上的口供,“你自己看吧。”

    安培军接过杜弘治的口供,认真的看了起来。看完后,悄悄松了一口气。像他这种老油条,自然知道杜弘治砸店的背后肯定另有原因。而儿子被抓,应该也是没有出警或者当他的保护伞,所以被调查。好在杜弘治虽不成器,但还没把他表哥供出来,这样至少把自己儿子捞出来还是有希望的。

    但就这么点事,邓先林如此大动干戈,所欲何为?安培军脑中快速的转着。

    安培军大义凛然的道:“邓书记,杜弘治虽然是我外侄,但他犯了法,也一样绝对不能姑息,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我没有管好家人,这全是我的责任,另外,受损失的这家商户,我会让杜弘治和他家属按对方要求全额赔偿损失。但从这份口供上看,并没有牵涉到犬子……”

    邓先林冷哼一声,“安奇水作为当时的值班副所长,接警后不及时派出警力去现场阻止,其后值班警察到达现场,反而和涉事嫌犯有说有笑,已经构成渎职。”

    安培军觉得邓先林完全是在吹毛求疵,自己已经把侄子扔出来了,还同意按对方要求包赔损失,就是已经变相同意对方狮子大开口了。在这种情况下,邓先林仍然揪着自己的儿子不依不饶,未免有些过分。哪怕是政治斗争,也是祸不及妻儿,邓先林有些过界了。

    安培军强忍怒气道:“邓书记,奇水作为清河派出所的副所长,确实负有一定的领导责任,但应该不至于触犯警察纪律,动用督查直接把他抓到督察队吧?“

    邓先林冷冷的看着安培军,“你是不是还觉得冤枉委屈了?“

    安培军虽和邓先林级别相距甚远,可毕竟也是出身红卫兵的老公安,本来脾气就爆,现在明摆着邓先林是想拿自己开刀,还要祸及妻儿,泥人还有三分火性呢。

    安培军火气也上来了,语气转硬:“不敢,我只不过觉得,我们警察做事,要讲证据,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诬攀小儿,未免有些对人不对事了。“

    邓先林冷笑了一下,“要证据,说得好啊。王青~把安局长要的证据拿过来!“

    没过多久,王庆就拿着一摞材料放在邓先林的办公桌上。

    “你自己看吧!这些是当天出警的警察的口供,均指明是安奇水指使他们对受害商铺的报警请求置之不理的。还有,这里是杜弘治同伙的口供,从侧面证明安奇水和杜弘治是同谋,合伙用非法手段谋取受害商铺的股份!”

    安培军拿着这一摞材料气的手直抖,“这是污蔑!邓书记,你想要整我没关系,但你不能罗织罪名,搞我儿子!”说着一把将材料扔在地上,散了一地。

    邓先林没动气,突然问道:“你知道这家‘外星人电脑工场‘是谁的产业吗?”

    安培军一愣,难不成是你邓先林的产业?即使是你邓先林的产业,杜弘治不知道,误砸了,我也说了该怎么判就怎么判,绝不姑息且按商户要求赔偿全部损失了啊。态度已经摆正,还想怎么样?

    邓先林悠然道:“这家公司,现在姓汤,也姓宋。“

    姓汤?也姓宋?安培军有些莫名其妙。

    邓先林鄙视的看着安培军,这种基层干部,素质如此之低,居然也能当上正处级的方面大员,看来滨城的政法队伍,是要做一次大清洗了。

    看安培军还没反应过来,邓先林朝着天上指了指,“就是这个宋。”

    “嘶~”安培军倒吸一口凉气,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邓书记,您说得是……”

    邓先林挥手打断安培军的话,“我什么都没说。”

    安培军冷汗涔涔而下,“邓书记,您说的是真的?我、我……”

    邓先林冷笑道:“老安,你是老公安,我也是老公安,你觉得我会为了一点小事大动干戈?我告诉你,要不是我竭力压着,现在说不定被抓的就是你!你还觉得委屈吗!?”说到最后,邓先林“啪”的一拍桌子。

    安培军面如土色,他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说破大天也就是个处级,连见到部长还是几年前部里的一次英模表彰大会,又怎么能想象到自己的儿子会牵涉到这么上层的事务中?

    邓先林继续道:“你养了个好儿子啊,敢指示社会上的混混打砸合法经营的店铺,还威胁相关供应商不许给对方供货!够有出息的啊,看来你是把桥东当成自己家的了!”

    安培军“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邓书记,邓书记,我是真不知情啊,你一定得帮帮我,帮帮奇水,对方想要多少赔偿都行,邓书记,你一定要帮帮我啊。”安培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