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7章 借力打力

    还没等安培军把电话拨出去,就又接到自己心腹的汇报,他儿子安奇水也被督查队带走了!

    一生中经历这么多次政治斗争的安培军立刻冷静下来,马上意识到这两件事背后一定有联系。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在借着他儿子和侄子在搞他。

    安培军立刻给自己在市局的几个不错的关系打了电话,打了几个,都没人接。好不容易有人接了,也是语焉不详,听意思好像是自己的侄子得罪了什么惹不起的人,杜书记直接让刑警队过去抓人,好像也牵连到他儿子了。

    “艹,就知道杜弘治这小子得惹祸!”安培军不由得怒火中烧。

    电话声又响了。

    安培军一接,还是自己老婆,“培军,你可得赶紧把弘治弄出来,我弟弟就这么一个儿子,可不能让他进监狱啊。”

    安培军气的手直抖,“你个傻x娘们!你知不知道现在因为你这个傻X侄子,把咱儿子都连累了!?刚才督察队来人,把奇水带走了!”

    杜巧玲一听就傻眼了,“老安,怎么回事啊?儿子怎么回事啊?你得想想办法啊?”

    安培军气的直接挂掉了电话,靠在椅背上直运气。

    过了一会儿,安培军吩咐秘书,备车,去市局,见邓书记。

    邓先林挂掉汤淼淼的电话,心中恼怒,这帮孙子就知道成天惹事,基层有些人太不像话!随即立刻让毕卫国派人把闹事的那个几个小子抓局里来。又通知督查,把安奇水带到督察队调查。

    毕卫国听到邓先林的指示,挠了挠头,之前听张晨的意思,是不想找邓先林,现在怎么邓先林又介入了?

    毕卫国扔下疑虑,亲自带人到了清河电子市场,正看到大龙等人在店里打扑克。于是一个没剩,当着所有商户的面,全部拷走,押进三辆小切诺基。

    大龙被铐住的时候还挺硬气,破口大骂,质问警察知不知道他是谁?凭什么抓他?被两个押着他的警察几个炮锤,才算老实一点。

    “我说各位爷,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就是一本分良民,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押上车一顿胖揍之后,大龙总算认清形势,软了下来。

    毕卫国坐在副驾驶,头也没回,“你就是杜弘治吧?外号大龙?周一晚上‘外星人电脑工场’是你带人砸的?”

    大龙一听,原来是这个事,难道这些警察是刘明找过来的?自己以前打听过,刘明没什么背景啊,爹妈以前都是干水产的,现在开了个小饭馆,也没听说他哪个亲戚是当官的。“警察同志,警察叔叔,你不知道,我哥和我姑父也是警察,他们……“

    “安奇水是你表哥,安培军是你姑父,是吧?“毕卫国淡淡的道。

    “!?“杜弘治一下子傻了,”您看,咱们这都是一家人,肯定有误会,有误会。“

    “谁TM跟你有误会!?让你老老实实交代你就交代,别扯没用的,就算你把天王老子请出来也没用!“毕卫国暴喝一声。

    “小张,直接开回局里,这小子要是不开口,就给他上点措施。小子,你最好别这么痛快就招了,让爷爷们先过过瘾再说。“毕卫国狞笑道。

    大龙从小到大哪见过这阵势,当时就吓尿了,但他还心存侥幸,觉得自己姑父这么大的官,应该能把他捞出去,死咬牙关不招供。

    但毕卫国是什么人,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到了他手里也没几个能坚持得下来的,更不用说杜弘治这种草包了。到了市局审讯室,刚吓唬了几句,这小子就承认是他带人打的人、砸的店。也幸好他心里多少明白,没敢把自己表哥和姑父牵连进去,一口咬定是自己干的,起因是生意纠纷。

    毕卫国拿着杜弘治的口供,去见邓先林,邓先林拿过来看了两眼,就把毕卫国打发出去,只是告诉毕卫国将杜弘治收押。

    邓先林心里明白,汤淼淼给他打这个电话,未必是想要把安培军怎么样。只要把杜弘治和安奇水收拾一下,这个事也就过去了。但从邓先林的角度上说,仅仅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显然不是他的做事风格。如何利用这件事,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既给汤淼淼出了气,又能巩固自己手里的权力,趁机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这才是邓先林需要考虑的。

    因此,他在等,等安培军主动找他。

    安培军作为滨城的地头蛇,虽然一直对邓先林保持表面上的尊敬。但他盘踞桥东分局这么多年,几乎快把分局经营成铁板一块。邓先林刚来滨城两年时间,急于把各个分局的权力抓在手上。对安培军这种地头蛇,又拉又打是最合适的选择。

    果然,邓先林等了没有多久,秘书王青就敲门跟他汇报河东分局的安培军求见。

    邓先林告诉王青,先把安培军晾一会儿,就躺在椅子上假寐起来。

    王青从邓先林办公室出来,抱歉地向安培军笑了笑:“安局长,不好意思,邓书记现在有点忙,可能您得等一会儿。“

    安培军赔笑道:“好,好,那邓书记说没说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真有急事。“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塞给王青。

    王青胳膊一缩,躲开安培军递过来的红包,客气道:“安局,咱们都是办事儿的,真没必要。邓书记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也说不好,您等会儿吧。“说着没再理安培军,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安培军被搞了个大红脸,无奈只能在邓先林办公室外等着。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儿子到底犯了什么事儿,到现在他还是一头雾水。越是不清楚,心里就越发担心。不止担心自己儿子,更担心是不是邓先林抓到了他什么把柄,想要把他搞下去。自己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这个时候如果出事,可真是太冤了。至于杜弘治?他已经打定主意不管这S13的死活了。

    等了快一个小时,终于看到王青走了过来:“安局,邓书记要见您,您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