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6章 自作聪明

    张晨有些不解,汤淼淼笑了一下,缓缓道:“你的想法是,在邓先林参加捐赠仪式前,让刘明拒绝杜弘治的入股要求,杜弘治肯定会勃然大怒,第二次带人来砸店。这时正好碰到邓先林,他当面看到杜弘治的作为,一定会惩治这些人对不对?“

    张晨点头称是。

    汤淼淼道:“这样做有几个问题,第一,是衔接。如何能衔接的完美,是操作上的问题,我们不讨论了。第二,杜弘治肯定是跑不了,但安奇水呢?安奇水这里又能有什么风险?“

    张晨正要说话,汤淼淼继续道:“邓先林不会动安奇水的,就算安奇水没出警,邓先林猜到这后面有安奇水的指使,他也不会动安奇水。因为这牵涉到警察的面子问题。他父亲安培军,更是不可能牵扯的到。“

    “第三,你这个计划如果不成功还好,如果成功了,最恨你的人会是邓先林。“汤淼淼看着张晨继续说道,”你未免太小看邓先林了,能做到这个位置的人,一眼就能看穿你的小把戏。“汤淼淼平静的道。

    “然后会怎么样呢?邓先林的性格,怎么会容忍别人利用他?也许这件事当着他的面,他是会对杜弘治和安奇水不满,但他更不满的,会是你,因为你在利用他达成自己的目的。“

    汤淼淼说到这里,张晨已经出了一身冷汗,是啊,这些道理都不难想到,自己怎么会没想到呢?

    汤淼淼柔声道:“最后,就算你把邓先林没有和你一般见识,这件事本身也不是好事。凡是成大事的人,必然是以正合以奇胜。如果说李金花的事情,是不得已而为之,你只能这么做。从劫匪手下逃生,也是生死关头,不得不行险招。但这件事你明明可以有堂堂正正的解决办法,却仍要兵行险招,就真的不明智了。久而久之,你会给别人一种过于工于心计的印象,这样非常不好。“

    张晨满头是汗,羞愧的无地自容。自从成功算计了李金花,自己似乎过于依赖阴谋诡计,沉溺于所谓布局设计。虽然收拾的人也都是该收拾的,但手段确实不光明正大,甚至可以说有些卑鄙。

    作为一个重生者,张晨没有发现的是,自己潜意识中一直有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让他不自觉的就把其他人当成白痴。

    而产生了这种错觉的自己,才是真正的白痴啊。

    自作聪明!

    张晨在心中仰天长叹。

    而汤淼淼,张晨心里虽然没认真想过,可潜意识中的印象就是这女孩儿多少有些胸大无脑。可今天,汤淼淼给他上的这一课,让他知道了,这些世家子,从小不止接受了最好的教育,在人情世故、谋划布局、阴谋诡计这方面更是耳濡目染,又怎么会比自己差呢?自己未免也太自大了!

    张晨冷汗涔涔,汤淼淼见张晨如此难堪,心里略有些后悔,是不是刚刚说的话有些太过。正待说两句话挽回,张晨诚恳的道:“汤老师,谢谢你。幸好你这番话点醒了我,最近我确实太自作聪明了。你说的对,做事情如果一味依靠阴谋诡计,成不了大事,最后身败名裂都是轻的。幸好我现在明白了这个道理,否则久而久之,一定会铸成大错!“

    汤淼淼欣赏的看着张晨,虚心纳谏、知错能改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品质,尤其对于一些取得了一定成绩的人更是如此。张晨能够做到这一点,没有恼羞成怒或者唯唯诺诺,确实不容易。

    张晨沉吟道:“那我就还是直接找邓书记,跟他说一下这个事情,让他帮一下忙吧。“

    汤淼淼格格一笑,“你看,刚刚跟你说光是用阴谋诡计不好,但也不是让你直接怼啊。完全可以处理的更巧妙一点。“

    更巧妙一点?什么意思?张晨睁大眼睛看着汤淼淼。

    这时同办公室的老师三三两两已经回到办公室,汤淼淼拿起包,把张晨拉到生物实验室,生物实验室不是经常使用,每天没有几节课能用到,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汤淼淼从包里拿出一个黑乎乎的家伙,张晨定睛一看,靠,手机。

    现在就已经有手机了?张晨记得这年月移动电话还是那种又黑又大的“大哥大“,模拟信号,还需要烧号。但看汤淼淼的这款手机,是摩托罗拉的,应该已经是用SIM卡的了。

    汤淼淼掏出手机,拨了几个号,随即欢快的对电话道:“邓叔叔啊,对,我是淼淼。嗯,挺好的,恢复过来了。邓叔叔有个事想拜托一下您,啊,就是张晨入股的那家电脑公司,其实也有我一部分股份,嗯,对,但现在遇到这么个事……“汤淼淼添油加醋的把杜弘治和安奇水的事情说了一下。”对,我们人还被打伤了两个,损失了十几万吧。嗯嗯,好的,那这个事情就拜托您了,嗯,没事。邓叔叔再见。“

    “行了。“汤淼淼笑眯眯的看着张晨。

    这就行了?张晨无语。

    汤淼淼不以为然的道:“本来就没多大的事,商场上这种情况多了,如果每次遇到这样的,就要搞掉几个人,那全国还有几个当官的啊。“

    张晨不禁感叹,有后台的感觉真tm好。

    安培军的感觉就没那么好了。

    安培军五十八岁了,再有两年也就退休了。奋斗了这一辈子,要说现在放不下的,也就是自己儿子安奇水了。

    安培军一直对自己儿子挺满意的,尽管是自己帮忙才坐上的副所长,但儿子的能力在年轻一辈儿中也算是可以的。而且这小子心黑手狠脸皮厚,最重要的是善于伪装,说不定真能青出于蓝超过自己这个老子。

    先是接到自己老婆杜巧玲的电话,说杜弘治被警察抓走了,老婆哭天抢地把他烦的够呛。安培军其实压根不想管杜弘治的破事,他已经烦透了这个不停给他带来麻烦的外侄。但老婆的哭闹让他不得不拉下老脸来打听一下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