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4章 够不够嚣张

第44章 够不够嚣张

    周三,刘明按照张晨的叮嘱,按兵不动,先敷衍着大龙,跟大龙说公司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必须征得另一方的同意,让大龙等两天,但是应该问题不大,最多也就是两天的事情。

    大龙闻言大喜,刘明见状跟大龙说先把店铺重新搞好,大龙欣喜之余也痛快答应了。

    大龙本名杜弘治,原本就是桥东的一个小混混。只是他姑姑杜巧玲嫁给了安培军,后来安培军当了QD区的分局长,杜弘治也跟着一路抖了起来。

    安培军其实挺看不上这个便宜侄子的,按安培军的话说,杜弘治就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德性。安培军老婆杜巧玲虽然有两个兄弟,但只有这一个外甥,平时对杜弘治当儿子一样宠,安培军对这个外侄是说也说不得,打也打不得。

    杜弘治高中毕业后,安培军托人给他在QD区政府人防办安排了个位置。杜弘治干了几天,就受不了每天朝九晚五、端茶倒水的公务员生活,撂挑子不干了。

    安培军本不想再管他的破事儿,但迫于老婆的压力,只能让这小子在自己辖区里做点生意养家糊口。虽然安培军看不上杜弘治,但他儿子安奇水和杜弘治的关系非常好。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安奇水比杜弘治大两岁,31了,俩人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因此安奇水就让杜弘治来清河电子市场租个铺面,搞电子产品。杜弘治于是纠结了一批自己以前混社会的混混朋友,还真一头扎进这口深潭游得不亦乐乎。

    要说夺刘明产业这事儿,还真不是杜弘治这么个草包能干的出来的,背后指使他的就是他的表哥安奇水。

    要说安奇水这个人,真是天生的官僚,一肚子坏水儿,比他老爹可黑多了。长着一张小白脸、狐狸眼。从小到大,在老师、家长、上司面前永远都是乖宝宝,扭头到了小伙伴面前,就成了小霸王。

    而且安奇水天性阴损,做坏事从来不自己出头,没势力的时候,就在旁边煽风点火的挑拨,有了势力,就让自己的小弟在前面冲锋陷阵。因此,熟悉他的人背后根本不叫他名字,而是叫他“安坏水”。

    他在老爹的安排下,安奇水19岁警校毕业就当了片警,后来又上了函授,也算是大学毕业。

    去年,经过一番运作,在杜弘治的帮助下,搞了个警民共建的项目,有了点小政绩,当了清河派出所的副所长。

    自己老爹是QD区的局长,安奇水想在桥东当上所长不太可能,但他老爹已经和几个老战友打好招呼,过上两三年,就把他调到外区去,弄个郊区的派出所长干干,镀镀金。

    外星人在滨城开业的第一天,安奇水就盯上了这块肥肉,不止让大龙留意外星人,自己有事儿没事儿也在旁边观察外星人的销售情况,然后和大龙一起算外星人每天能赚多少。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保守估计外星人每天的毛利都在两万以上,也就是说,一个月50万的净利是妥妥的,这特么就是个印钞机啊!

    安奇水贪心大炽,他知道自己老爹这一两年内就要退休。虽然安培军跟他说会在退休前帮他运作到郊区去干个派出所所长。

    但安奇水始终认为,老爹还是太保守了。这年头,想干什么,都得上下打点,要打点,就得有钱,有了钱,自己40左右说不定就能坐到老爹的位置。

    安奇水和大龙一合计,横下一条心,也得把外星人这产业夺过来。有了这个公司,自己以后再想运作什么事情,实在是太方便了。而对大龙来说,看到明晃晃的钞票,比什么都强。

    张晨周三仍然没能去学校,他上午买了些水果去医院看望了受伤的李猛,给李猛留了五百块钱的慰问金。又去郝薇家慰问了一下郝薇,同样给了郝薇伍佰块钱。

    看到李猛身上的伤和郝薇脸上到现在还没褪下去的巴掌印,张晨愤怒至极,这帮人太不是东西了,连女生都打。

    下午张晨去了市局,先是由专案组的警员带着去做了嫌犯指认,随后张晨又去了毕卫国的办公室。

    见到毕卫国后,张晨先找毕卫国打听了一下安培军和他还有邓书记的关系怎么样。毕卫国眉头一皱,向张晨坦言安培军是红卫兵出身,后来又当了兵,wg后期转业当了警察。和毕卫国他们这种根正苗红警校毕业的中生代不是一个沟里的,所以也就是面子上的交往。而邓书记是两年多前才来的滨城,应该和安培军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张晨一听,不像假话,于是就向毕卫国说了杜弘治的事情,毕卫国听后勃然大怒,拉上张晨就要去向邓先林去汇报。

    张晨连忙拦住毕卫国,“卫国叔,你先别激动。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我自己找邓伯伯比较好。”

    毕卫国闻言一愣,不明白张晨什么意思。

    张晨羞涩一笑:“卫国叔,你毕竟是公安系统里的人,和安培军低头不见抬头见。如果让他知道你在里面有作用,您以后也不好做人。”

    毕卫国坐回椅子,诧异的看着张晨。没想到张晨这时候还能考虑到他是不是好做人的问题,这小子未免也太会做人了。

    张晨继续道:“而且您找了邓书记,邓书记最多也就是打个电话给安培军,让他管好自己的外侄,安坏水啥事儿也没有,更不用说安培军了。”

    “嘶”毕卫国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子啥意思?难道说找邓先林打招呼保住家业还不够,还想再咬一口回来?

    毕卫国不由得紧张起来,“张晨,那你想怎么做?”

    张晨笑了笑摇摇头,“这件事还要看对方够不够嚣张、够不够配合。如果对方没那么嚣张,最终也就是让邓伯伯打个电话,让他们把爪子收回来。如果对方够嚣张,那他们就是自找的了,怪不了别人。所以现在也没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