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3章 你要战,便作战

第43章 你要战,便作战

    张晨周一没去学校,在家休息了一天。又给刘明打了个传呼让他去找市局宣传处的人对接给8.19案牺牲英雄子女捐赠电脑的事情,但具体原因张晨并没跟刘明说清楚,只说最近自己遇到点小麻烦,警方非常帮忙,因此需要感谢一下。最终和市局约好周六中午在清河电子市场内的“外星人电脑工场“搞一个捐赠仪式。

    周二想去上课,但市局专案组又找他配合调查案情,回到家就已经下午四点了,于是也没去成。就这样,事情也还没办完,专案组副组长也是市局刑警大队队长毕卫国告诉张晨,周三下午可能还得来一趟市局,因为两个犯人都已经脱离危险,可以进行收押,他作为重要证人,得去公安医院做犯罪嫌疑人的指认。

    毕卫国对张晨赞赏有加,抛开汤淼淼这层关系不说。他作为一名老刑侦,对张晨这种胆大心细、智勇双全的年轻人具有天然的好感。了解了具体案情后,毕卫国曾经仰天长叹,甘罗十二为相,胆识也不外如是。原以为区寄杀贼是柳宗元编的,现在看来,果有此等少年英雄啊。再听说张晨要为8.19案牺牲的刑警家属捐款捐物,毕卫国对张晨的好感更是爆棚,都想认他当干儿子了。

    刘明知道张晨被劫匪劫持的事情已经是周二晚上了,这还是因为他有急事找张晨,又没有张晨家的电话号,于是只能找到张晨家里。因为家里人都在,张晨只能拉着刘明到楼下的小饭馆叫了两个菜边吃边聊。

    刘明一见张晨,看到他头上手上都缠着绷带,大吃一惊,随后咬牙切齿的道:“那帮孙子也对你动手了?”把张晨搞的莫名其妙。

    张晨把具体的情况跟刘明说了一下,刘明万万没想到他和汤淼淼居然碰上了这种事情。工行清河分理处的运钞车劫案他是听说了,但压根也想不到能和张晨有什么关系。

    “幸好兄弟你福大命大,要我说啊,咱赶紧去景福寺烧两柱香去。”刘明听着都觉得后怕。

    张晨苦笑了一下,原本他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有了重生这么神奇的经历,他也不敢说到底有没有神佛了。

    想到刚刚刘明说的话,张晨忙问刘明出什么事了。

    刘明恨声道:“昨天下午,我看也没什么事,就留下李猛他们看店,回家了。结果到了晚上八点,郝薇给我家打电话,说咱们店被人砸了。”

    张晨也大吃一惊,“店被砸了?人受伤了么?谁干的?”

    刘明愤怒的道:“李猛受了点伤,已经送去医院了,郝薇被人抽了个耳光,倒是没受伤。这事儿就是市场里其他的商贩做的,挑头的叫大龙,明基显示器对面那家商铺就是他的。两年前市场刚开业,他就在这儿干了。据说他表哥是清河派出所的副所长,正好管咱们这一片,他仗着他表哥,在市场里算是一霸。”

    张晨冷静下来,问道:“咱们损失大么?报警了么?”

    刘明颓然道:“损失倒是不大,就是玻璃墙被砸碎了一面,还有就是砸坏了三台正装配的电脑,估计损失能有两万出头吧。郝薇当时就报警了,但清河派出所来了两个民警,明显大龙已经跟他们打了招呼。来了之后根本没抓人,说没证据,得调查。当时大龙和其他闹事的人就在边上站着,还和他们说说笑笑的。“

    刘明攥了攥拳头,接着说道:“我一看这样,心也凉了,但如果他们就此作罢,也就算了。但今天他们几个又联合起来威胁市场里面其他的配件供应商,如果谁给咱们供货,他们的店也得被砸。我去找了市场管理处,市场管理处的人也不敢管。王处私下跟我说,大龙的表哥安奇水虽然只是个派出所副所长,但他表哥的爹是桥东分局的局长安培军,所以他们也没办法。“

    张晨沉吟道:“他们直接就来砸店了?事先没有什么小动作?“

    刘明惭愧的说:“上周大龙就来找过我,说咱们现在把整个市场的生意都抢了,干的太不地道,让他们没活路。要么接受他入股,给他们五个人6成股份,要么就让咱们滚出市场。我当时也大意了,想着最多他们也就是跟咱们当初预测的一样,威胁供应商别给咱们供货,否则联手不进货,对咱们影响不大。他们每天卖的量,咱们找供应商全吃下去也没问题,但没想到他们直接来硬的。“

    张晨冷笑道:“呵呵,来硬的,我还就不怕硬的。“

    刘明忙道:“兄弟,你可别冲动,我打听了一下,这帮人可真不是吃素的。”

    刘明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恐惧,“你也知道,我爹妈最早是搞水产批发的。在安培军当局长之前,就和安培军打过交道,当时市内的水产批发市场是安培军当派出所长的时候管的地盘。安培军的小舅子,也就是大龙的亲叔叔,当时也做水产批发。在安培军的支持下,很快就垄断了批发市场里面大部分的生意,成了独一份的一级经销商,其他人都得从他这拿货。有很多不听话的商贩,安培军借着严打收拾了几个,据说有两个反抗激烈的,直接判了10年扔大西北劳动改造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所以,这个事我们真得从长计议。”

    张晨看了一眼刘明:“那你打算怎么办?”

    刘明踌躇道:“给他们六成股份肯定不行,你看看要不然咱们跟他们商量一下,咱俩一共拿出两成的干股给他们,看看能不能打发过去。”

    看张晨没说话,刘明又道:“实在不行,你的30%不用出,我把我的股份拿出来20%给他们。”

    张晨轻笑了一下:“刘哥,公司是咱俩的,有事也是咱俩一起担,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你是大股东,有什么决策你就可以做决定。”

    刘明搓着手,“那你这是不反对我这么干了?”

    张晨摇摇头,“刘哥,我只是说,从股权上来说,我没有权力阻止你向他们低头。但你想没想过,他们要是仍旧坚持60%,哪怕51%的控股权怎么办?就算他们现在同意了你说的20%的干股,以后再继续找茬逼你让出股份你怎么办?”

    刘明低下头,没说话。

    张晨严肃道:“商场如战场,刘哥,你还是太天真了!他们不是想要点股份这么简单,他们就是想要谋夺你我的产业,我们只要退了,他们就会一再逼迫,总有一天会把我们逼的退无可退!”

    刘明双手捂脸,沮丧道:“我也是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做的这么绝,所以来找你商量商量,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张晨认真的道:“我们现在有两条路,一,我们主动搬出电子市场,在清河街其他地方开店,但这样我们刚刚开始的生意会受很大影响。而且,他要想整你,你搬到哪儿,他也能整你。”

    刘明问:“那第二条路呢?”好不容易开创出这么好的局面,刘明也不想放弃。

    张晨冷笑道:“第二条路就是——你要战!便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