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0章 这是分红

    “呜呜,张晨,呜呜,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呜呜。“汤淼淼紧紧抱着张晨,好像怕一松手,这个少年就又会消失不见。

    张思明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汤淼淼冲进来抱张晨的时候,他刚想制止,就发现随后进审讯室的就是他的大老板——邓先林。

    张思明向邓先林敬了个礼,随后小声向邓先林汇报整个事情的经过。他没想到邓先林来的这么快,因此很多细节都是一知半解,听得邓先林直皱眉头。

    张晨被汤淼淼搂在怀里,很快就感觉到肩膀一阵温热,胸口更是毫无保留的感受到汤淼淼的柔软和弹性,不由得有些尴尬。

    张晨轻轻拍着汤淼淼的背,“汤老师,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待汤淼淼哭的差不多了,邓先林走过来,“淼淼,你看,张晨也没什么大碍,要不我们先问问张晨同学案情细节,你先去办公室歇会儿?紧张一天了,你精神也该放松放松了。“

    汤淼淼不好意思的放开张晨,“谢谢邓叔叔,但我是张晨班主任,想和你们一起听听张晨说一下事情经过。“

    邓先林琢磨了一下,也好,说不定宋家和汤家很快就会知道具体情况,让汤淼淼在边上旁听也是个人证。想到这,邓先林忍不住看了张晨一眼,这小子运气太好了,汤淼淼不单是汤家的女儿,更是宋家的外孙女。这次救了汤淼淼,以后只要这两家不倒台,张晨这辈子算是有着落了。

    张思明看这么多人在审讯室挤着,轻声请示邓先林是不是移步会议室。邓先林一拍脑门,哈哈一笑,“看我这脑子,思明,你前面领路,带我们大伙儿去会议室。“

    到了会议室,分宾主落座,邓先林手一挥,“张晨是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邓先林,是滨城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这位张局长你已经见过了,这边的这位警官是清河街派出所的指导员高永利,你来给我们讲一下整个事情的经过吧。“

    张晨站起来,鞠了一个躬,礼貌的说:“邓伯伯您好,各位叔叔伯伯好。我是张晨,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我和汤老师去银行存钱,汤老师先发现了两名劫匪的行踪……“

    张晨用接近半小时的时间,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中间邓先林打断了张晨几次,追问了几个细节问题。

    “……最终,我从一号口袋中拿到了面包车的车钥匙,带着他们来到北郊分局。以上就是整个事情的经过。“张晨说完后有礼貌的鞠了个躬,坐了下来。

    会议室中一片鸦雀无声,众人都被张晨的叙述震惊了。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和两个歹徒斗智斗勇,最终成功脱身,并且生擒两名劫匪,开车运到警察局。这是电影么?电影也没这么编的啊。就连小兵张嘎,也是靠运气立功,但按照这小子的叙述,他能够成功脱身,完全是一环接一环的设计。如果说其中有运气成分,就是这些环节是按照他的设计一步一步进行下去,没出现节外生枝的意外情况。

    邓先林看大家都没有说话,这时有点后悔没带局里那几个老刑侦过来,他们来了,应该能问出更多的细节。他咳嗽一声,正想说几句场面话。门外警察进来报告侦查进展,警察看了看会议室里的其他人,欲言又止。邓先林豪爽的道:“有什么需要汇报的直接说,这里没有外人,都是和案情相关的同志。“

    警察手拿记录本,向邓先林道:“邓书记,刚刚两名嫌犯的身份已经确认。一人叫孙敬成,另一名叫李志。两人都是部里通缉的8.19案和5.22案嫌犯,已经在逃三年。孙敬成,男,32岁,绰号”黑虎“,经查明,为以上两起案件主犯,李志,28岁,绰号”黑手“,同为两起案件主犯。已经查明的,死在两人手中的受害者至少9人。”

    警察刚刚念到这,邓先林“腾”一下站起来,激动的问:“你说这两个人就是8.19案和5.22案的主犯?”

    汇报的警察说:“是的,邓书记,已经经过了血型和指纹的比对,主犯孙敬成所用的五四式手枪也正是在8.19案件中被抢走的那把枪,鉴证科的同志可以确认这一点。”

    邓先林激动的原地踱步几圈,连叫了几声:“好!好!好!”

    汤淼淼好奇的问邓先林,“邓叔叔,怎么了?”

    邓先林平抑了一下情绪,缓缓说道:“8.19案和5.22案都是部里督办的案件,也都是大案要案,尤其是其中的8.19案,发生在三年前。涉及案情具体情况的,有保密条例,我就不说了。但当时为了破这个案子,我们就牺牲了三名同志,其中有两名同志在牺牲前更是遭遇了非人的虐待。等我们找到这些同志的遗骸的时候……”邓先林眼眶有些发红,稍稍平静了一下,“我们有很多同事都哭了,真的是太惨了。这次能抓获这两名嫌犯,总算能告慰我们牺牲同志的在天之灵了。哦,对了,小于,还有什么情况?你接着说。”

    汇报的警察姓于,继续说道:“邓书记,还有一些情况向您汇报,一,银行被劫走的所有款项均已追回,且涉案车辆中还有一万九千一百元的现金并非从银行劫走的。据说是来自于人质,还找到一张属于人质的银行卡,并且,这张卡在今天晚上七点三十五分有一次查询记录,我们调取了自动取款机的录像,确认是嫌犯孙敬成进行的查询操作。二、受伤的两名嫌犯均已脱离危险,目前仍在接受治疗,我们安排了两组警力轮流看守,待医生同意后,就能进行正式的审讯。这是他们醒了之后,我们初步录下来的口供。”说着递给邓先林一沓纸。

    邓先林看了这么多年口供,早就练就了一目十行的本领。飞快的看了一遍,邓先林惊讶之色溢于言表。从口供上看,张晨一句谎话也没有说。

    “张晨,了不起,真的了不起,刚刚我还以为你是在吹牛,现在看来,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看完口供后,邓先林感叹道。

    “就还有一个问题,这银行卡和一万九千多的现金你是从哪里来的?”邓先林看着张晨。

    还没等张晨说话,汤淼淼抢先答道:“邓叔叔,这个我知道,这是张晨在外星人电脑工场打工的工资,是吧,张晨?”汤淼淼一直坐在张晨的右侧,从进到会议室就一直心疼的拉着张晨缠满绷带的右手,张晨也一直没挣开。

    张晨捏了捏汤淼淼的手,示意自己来说:“邓伯伯,我来说吧,我和朋友在清河道的电子市场合伙开了一家电脑公司,名字叫做外星人电脑工场,这些钱是我这个月的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