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9章 我开的枪

    张晨头缠绷带在审讯室狼吞虎咽的吃着汤面,左手拿着筷子,身穿白大褂的女警正在边上给他的右手缠绷带。幸好张晨是左撇子,右手受伤只影响写字,其他的工作都是左手干……指的当然是拿筷子。

    张晨吃面的手不停地颤抖着,不是疼的,而是紧张、兴奋、恐慌的情绪终于过去,肾上腺素短时间内大量分泌的后遗症逐渐体现。

    直到现在,张晨仍在后怕,自己当时怎么会这么冲动的代替了汤淼淼?摇摇头,搞不清楚的事情先放在一边。自己当时为何又如此大胆?先忽悠了二号,又伏击一号。这期间只要有一点差错,自己小命也就没了。而自己能成功,固然是利用了两人贪得无厌的心理,但运气成分同样不可忽视!

    难道自己潜意识里面有自毁倾向?张晨想了一下,不应该啊,无论前生今世,张晨都没经历过什么必然想不开的事情,重活这一世,自己也觉得必须应该珍惜,没想过自毁啊。

    呼噜呼噜的一碗热汤面下肚,张晨才感觉稍稍缓了过来,才开始感觉到右手的疼痛,这是割绳子的时候划破的。脑袋被二号用枪托打的那一下,头破了皮,肿了一个大包,一跳一跳的疼。

    呼。张晨吃碗面,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回到人间了。

    坐在张晨对面的警察手肘支着桌子,手指间夹着一支烟,饶有兴趣的看着张晨。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舍己救人,主动替自己的班主任做劫匪的人质,而劫匪,又明显是心狠手辣的亡命徒、惯犯。

    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单独逃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没想到他居然能收拾掉两个歹徒,并且带着他们来北郊分局报案。

    两个劫匪一个说是一氧化碳中毒,正在昏迷不醒。另外一个中了四枪,被打断了四肢,失血过多,也进入昏迷状态。至于运钞车被抢走的钱,更是一分不少,甚至还多了一万九千多。

    分局接到报案后,迅速将两名嫌犯送往附近医院进行抢救,目前抢救结果还没出来。

    对面的警察是北郊分局的副局长张思明,今年四十多岁。在公安系统二十多年,一直负责组织、后勤等行政工作。局里一名局长,三名副局长,其他三人因为都是刑侦出生,去现场指挥,局里只剩他这么一个管事的。

    案件发生后,整个滨城的警务人员就全部取消了休假,已经下班的也被叫回驻地执行任务或待命。张思明五点半正要下班,就接到紧急动员的命令。其他几名局长副局长均去现场负责指挥,指派他看家。

    张思明值班的时候,正在自己的电脑上玩空当接龙。北郊分局上周刚刚采购了一批电脑,给三名副局长各配了一台。

    张思明刚刚死掉一局,正准备重新开一局的时候,电话响了,说人质带着两个嫌犯来投案!张思明做了这么多年警察,虽然做的不是一线工作,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可这件事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这比三年自然灾害能吃猪肉更让人稀奇。

    张思明的政治嗅觉很高,这个案子一发生,邓先林的种种反映就让他觉得不对劲。尤其是邓先林再三强调要保证人质的安全,表明这个人质的身份并不简单。

    任何行业都有潜规则,嘴上喊口号一定要喊保证人质安全,但通过实际的计划布置,就能体会出领导意图。

    邓先林亲自坐镇指挥是其一,强调保障人质安全是其二,出动全市接近六成的警力去搞一个案子是其三。如果一个因素是偶然,两个因素是巧合,三个因素集合在一起,就会共同指向一个原因:人质或者人质背后的人,是连邓先林都不敢轻慢的存在。

    张思明瞅着张晨,看他顺过气来,咳嗽了两声:“咳咳,张晨是吧,你也吃完了,咱们聊聊?别紧张啊,知道你不是犯人,是受害者,就是随便聊聊。”

    张晨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死里逃生的他看到张思明抽烟,突然也想来一根。

    “您贵姓?给我来支烟行不?”张晨问道。

    张思明一愣,随后一笑,把桌子上的烟盒还有打火机推向张晨。张晨一看,红塔山,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叼在嘴上,拿起打火机点着。

    张思明注意到张晨点烟的时候,打火机和烟都是颤抖的厉害。不禁失笑,无论这少年看上去多成熟,死里逃生,终归还是会后怕。

    张晨长长的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不大的审讯室上空浮上了一团薄薄的烟雾。

    “我和你五百年前是一家,也姓张,是北郊分局的副局长。你还没成年,少抽点烟。”张思明提醒一句,随后温言道,“看你现在还没恢复镇定,才给你一棵,再要可就不给了。”

    张思明把玩着手里的烟盒,好奇的问,“张晨,这两个劫匪是怎么火拼的?”

    有了任何线索,都会通过专案组通告所有办案人员进行协查,所以张思明对现场状况也是有一定了解的。他看到这两个劫匪的时候,心里估计是两人火拼,最后张晨渔翁得利,把两个人都弄回局里来了。

    张晨长吐了一口烟,摇摇头,“这四枪都是我打的,他们没火拼。我抓到他们两个后开车把他们送到分局来的。”

    “!?”张思明第一反应不是吃惊,而是好笑,张晨这话一说出口,他就认为张晨是在说谎,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屁孩击伤两名亡命徒?这完全不合常理。

    张思明没有质疑张晨,反倒问了张晨一个细节:“你才17岁,就会开车了?”

    张晨点点头,“嗯,我节假日在一家电脑公司打工,有的时候会用送货的车练练手,但没驾照。您可别为这个事抓我。”说着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张晨坦然的态度让张思明有些拿不准,正待再问,审讯室的大门“嘭“的一声被推开,张思明回头一看,一个倩影冲向张晨,呜咽着把张晨紧紧搂在怀里。

    汤淼淼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