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4章 应对

    张晨被劫匪扔进运钞车后,就在后座一直观察这两个劫匪。

    劫匪的老大仍然戴着口罩蒙着面,从后面看非常魁梧,脖子和头一样粗,但又不是胖,而是健壮。从上身的高度估计,劫匪老大有一米八左右。嗯,我们就管他叫劫匪1号。

    那个想劫持汤淼淼的劫匪,身材瘦削,因为张晨见过他的全身,估计他也有175以上。而且双手孔武有力,骨节很大,抓住张晨的领子扔来扔去很轻松的样子。嗯,我们就管他叫劫匪2号。

    很奇怪,这是张晨这两辈子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生死危机,但张晨却没有感觉到恐惧。相反,头脑却可以非常冷静的分析状况。

    他清楚,这可能是由于肾上腺素大量分泌所造成的影响。人在面对危机时,会分泌大量的肾上腺素,使人保持兴奋和冷静。

    两个劫匪上了车后,很少说话,一路开出了城。这时,警察城内的布防还没有完成,两人顺利的开进到滨城北面的城乡结合部。

    滨城北面的城乡结合部,是滨城治安最差的地方。由于历史问题,这里有大量的流动人口,除了无业的地痞流氓车匪路霸,大多都从事物流运输。

    张晨心里一沉,这两个劫匪并没有蒙住他眼睛,也没有禁止他说话,这并不是好事情。说不定下了车,就会一枪崩死自己。

    运钞车三拐两拐,开到一个废弃的修车厂,两名劫匪下了车。先把张晨手脚用绳子捆好,扔上另一辆准备好的面包车上。随后又把运钞车后面的钞票装进袋子里,也扔进面包车上。

    张晨看了一下袋子的大小,估计这个运钞车上并没运过来太多现金,充其量也就是二三十万。

    在这个年代,一般这种分理处级别的银行,每天的现金留存量也就是50万左右,所以运钞车运来二三十万的现金是很正常的。

    两名劫匪换乘面包车后,从国道转到乡道,又转到村级道路,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下来。而张晨由于被捆住手脚,侧躺在面包车后面,完全不知道现在到了哪里。

    “哗啦“劫匪二号拉开面包车的后门,用手抓住张晨,把他拽下车。张晨睁眼一看,周围全是农田阡陌,两片麦田中间有个破烂的小房子,房前停着两辆摩托车,估计是两个劫匪用来分头跑路的交通工具。自己就被扔在这个小房子门前。

    劫匪二号狞笑着拉了一下枪栓,对张晨说道:“对劫匪一号道:“大哥,警察没追到咱们,估计咱们已经逃出来了,是不是把这小子一枪毙了?“

    劫匪一号还没说话,张晨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惨叫着:“别杀我,别杀我,我爸有钱,可以给你们钱。“

    劫匪一号不屑的笑了一下,“有钱?你家能有多少钱?我们这次抢运钞车,至少抢了20万,你家能拿出这些钱不?“

    劫匪二号看一号并没有阻止,狞笑道:“小子,别怨我们,要怨就怨你命不好。“说完就要开枪。

    张晨赶忙叫到:“一百万,至少给你们一百万!“

    一号愣了一下,把二号对准张晨的枪口推开。蹲下问张晨:“你说多少?一百万?你家能拿出这么多钱?“

    张晨连忙点头,“能,绝对能,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保证我爸给你们一百万!“

    劫匪一号脸色阴晴不定,想了想,突然给了张晨一个耳光,“小子!你想耍我们!就你家能拿出一百万!?你tm别想拖延时间,告诉你,爷爷我不信。“

    张晨哆嗦着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不信你们看一下我夹克里面的口袋。“

    劫匪二号放下猎枪,从张晨胸口内的口袋里摸出两叠老人头和一张卡。高兴的跟劫匪一号说:“大哥,这小子还真有钱,身上就快两万了。“

    张晨赶忙道:“我卡里还有两万,不信我告诉你密码,你去有取款机的地方查查,我不骗人。只要你让我活着,怎么都行。“

    劫匪一号接过钱和卡,眼睛里露出贪婪的目光。沉吟了一下,把张晨从地上拽起来,用一把手枪指着张晨的头,“小子,你家是干啥的?怎么有的这么多钱?“

    张晨被枪指着,哆嗦道:“大哥,大哥,别用枪指我,别、别走火。“

    劫匪一号用枪顶住张晨的头,不耐烦道:“说!不说我现在就一枪崩了你!“

    张晨露出愈发惊恐的神色:“我说我说,我爸妈是做化工原材料生意的,干了好多年,现在特有钱。“

    劫匪一号想了想,把枪从张晨头上放下,笑道:“便宜你小子了。老二,把他扔窝里去,把他看好了。我去城里查查这张卡里面是不是跟这小子说的一样还有两万。如果他说的真话,咱们一单生意是做,两单生意也是做!哈哈!“

    劫匪一号又问了一次张晨卡的密码是多少,还特意用小纸条记录了下来。随即骑上摩托车绝尘而去。

    劫匪二号提着张晨进了小屋,张晨打眼望去,这个小屋只有五六平米大小,单砖砌成。看样子已经建了很多年,但是没人维护,有面墙的下方还有个小孩拳头大小的洞,不知道是不是老鼠钻出来的。

    这房子看起来应该是附近农民建来晚上看农田的。屋子中间有个带烟囱的炉子,紧贴着墙角砌了个单人的土炕,土炕上铺着又脏又破的一床铺盖。

    劫匪二号把张晨往墙角一扔,从怀里掏出一小瓶牛二,打开瓶盖,喝了一口,随后就靠在土炕上打起盹来。

    张晨看他睡着了,尝试挣脱自己手脚上捆的绳索。但劫匪二号捆得太紧,手脚完全使不上力。

    张晨怕自己动作太大,吵醒劫匪二号,既然挣脱不开,那也不用白费力气,如果没挣脱开,又把劫匪二号吵醒了,惹怒了他,让他起了疑心,自己就更难熬了。

    张晨脑子飞快的转着,想如何才能脱身。

    过了良久,估计已经七点多快八点,天已经完全黑了一个小时。张晨弱弱的跟劫匪二号道:“大哥~大哥~“

    劫匪二号被吵醒,心情很不好,不耐烦道:“干嘛?老实点!小心老子揍你!”

    张晨脖子一缩,继续道:“大哥,我想尿尿。”

    “憋着!憋不住就尿裤子里!”劫匪二号靠着土炕侧了个身,骂骂咧咧的道。

    “呜呜呜呜呜……”张晨哭了出来。

    “你tm嚎丧呢?再嚎老子真tm一枪毙了你!”劫匪二号翻身起来,目露凶光的对张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