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3章 邓先林

    汤淼淼实在是太显眼了,显眼到即使蹲在地上没露出脸来,都让劫匪发出贪婪的目光。

    劫匪用枪一指汤淼淼,“你,跟我上车,快点。”

    汤淼淼简直欲哭无泪,这么多人呢,怎么就偏偏找到我。

    清点钞票的劫匪此时已经把死掉的运钞员从车上拖了下来,自己坐在驾驶位上。见状不禁眉头一皱,沉声道:“老二,别多事,快上车。”

    营业厅里的劫匪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一把拉过汤淼淼,同时跟车里的劫匪道:“大哥,说不定警察一会儿就来,弄个人质当护身符吧。”

    劫匪大哥想了想,“也好,但你别多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别为了个女人栽进去。”

    张晨心里一急,汤淼淼落入这两个劫匪手里,结局可想而知。他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站起身来一把抱住汤淼淼,高声叫道:“你们别动我大姐,我跟你们走!”

    劫匪老二正想一个嘴巴抽向张晨,劫匪老大高喝一声:“住手,把这个男孩儿带走!别带那个女的。”

    此时营业厅的警铃已经大作,不出意外警察几分钟就会赶到,劫匪老二略一犹豫,对老大的畏惧还是压下了色心,于是放开汤淼淼,嘴里骂骂咧咧的揪着张晨的脖领子把张晨扔到了运钞车后座。

    两个劫匪上了车,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等汤淼淼回过神来,劫匪已经拐了个弯消失不见。汤淼淼跪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喊着:“张晨~张晨~呜呜~”。

    人在恐惧刚刚解除的时候,往往第一反应是轻松和狂喜,随之就是后怕。但汤淼淼却轻松不起来。张晨在她面前被劫匪带走,而且还是代替她被带走的。这些都让这个刚刚进入社会的姑娘内心充满了愧疚和负罪感,如果张晨真的出现意外,她怎么和张晨的父母交待啊?

    汤淼淼突然发现,想到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这个男孩儿,自己心里面是那么的难受。

    汤淼淼哭的梨花带雨,周围的人着急回家的往家走,看热闹的看热闹,还有些热心的人在一旁劝慰。

    几分钟的时间,警车呼啸而至,90年代中期,由于财政紧张,各地警察局所配备的警车都不足,以桑塔纳和捷达为主,车况大多也很一般。

    警察到了之后,先盘问银行内的营业员和负责人,同时对营业厅里的人群进行取证。汤淼淼拉住一个警察,哽咽的央求他们赶紧去救张晨。警察面对这样的女孩子,自然温言抚慰几句。

    汤淼淼看出警察对自己的敷衍,擦干眼泪,对面前这个三十多岁的警察道:“警察同志,我姓汤,我希望和邓叔叔通电话。”

    警察一愣:“邓叔叔?我哪儿知道谁是你邓叔叔。”

    汤淼淼正色道:“我说的邓叔叔是邓先林叔叔,滨城的政法委书记。”

    “卧槽!大波士啊!?”眼前的警察不敢大意,立刻把汤淼淼带进银行二楼的办公区,客气的跟汤淼淼道:”汤小姐,您自己给邓书记打电话吧。“

    汤淼淼接过电话,拨了六个数字,警察瞳孔一缩,认出这个号码的前几位确实是市政法委的区号。

    “嘟嘟“电话刚响了两声,那边就接了起来,一个爽朗的声音传了出来”喂,我是邓先林。“

    汤淼淼哽咽着道:“邓叔叔,我是淼淼,汤淼淼。“

    邓先林哈哈一笑:“淼淼啊,怎么想起给叔叔打电话啦?诶?你稍等啊,进~“

    汤淼淼正想说什么,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邓先林暴怒的声音,“怎么回事?发生多长时间了!?劫匪跑了吗!?“

    随即,邓先林对着电话说到:“淼淼,对不起啊,邓叔叔这里有些急事,一会儿再打电话好不好?“

    汤淼淼急道:“邓叔叔,等一下!我就在银行劫案的现场!“

    邓先林一愣,面色不由得沉了下来,“你怎么在那里?你没受伤吧?“

    虽然邓先林看不到,但汤淼淼仍然摇了摇头,哽咽道:“没有,但我的一个学生为了救我,被劫匪抓走了。呜呜。“

    邓先林松了一口气:“你没受伤就好,办案的警察到了吗?“汤淼淼点点头,呜咽道:”警察已经到了,但还没把张晨救回来。“

    邓先林:“你让你身边的警察接电话。“

    汤淼淼把电话递给旁边的警察,警察接过来后,听到话筒内传出一个浑厚的声音:“我是邓先林,你是哪个分局的?“

    警察不由得一个立正,大声汇报道:“报告邓书记,我是桥东分局清河街派出所的指导员,我叫高永利,警号302875,请您指示!“

    邓先林淡淡的道:“好,高永利,我指示你,必须保护好汤小姐的安全,她如果掉了一根头发,你的指导员也不用干了。“

    警察不由得一凛,随即说到:“是!保证完成任务!“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邓先林,”邓书记,您看是否需要先把汤小姐转移到安全地点,营业厅人多眼杂,我怕出现问题。“

    邓先林犹豫了一下道:“你把电话给她,我来跟她说。“

    汤淼淼接过电话,邓先林道:“淼淼,我刚刚和现场的警务人员说,让你先转移到安全地点,我现在马上就赶往现场指挥,你看怎么样?“

    汤淼淼摇头道:“邓叔叔,我现在很安全,劫匪也不可能杀个回马枪,现在这里反倒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张晨,张晨他,呜呜呜。邓叔叔,没救回张晨,我不会离开的。“刚刚停止哭泣的汤淼淼提到张晨,眼里又充满了泪水。

    邓先林沉吟了一下,说道:“好,那你就在安全的地方等我,我马上就到,还有,千万不要下楼,就在银行的办公室待着,知道吗?“

    汤淼淼边哭边点头。

    邓先林从衣架上拿起制服,对还在原地等他指示的下属道:“走,马上去现场!“

    挂掉电话,高永利心里既是兴奋又是担心,从警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和正厅级的官员对话呢。

    高永利搬过来一把椅子,小心地看了一眼汤淼淼:“汤小姐,要不要坐下喝点水?我去给您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