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2章 劫匪

    下课后,汤淼淼把张晨叫到办公室。

    “张晨,你这次成绩提高得很快啊。怎么做到的?“汤淼淼好奇的问张晨。

    张晨笑道:“主要是换了班主任,学习也有劲儿了。“

    汤淼淼听了心里美滋滋的,但还是故作严肃的说:“其他的几科都挺好,唯独政治,你政治拉分拉的太严重了,整个班只有五个人政治没上九十,你就是其中一个。你要是这次政治考的再好一点,就是全班第一了。“

    张晨摸摸鼻子,苦笑道:“汤老师,现在把政治背的再熟,也没啥用啊。到高考前,不一样也得背,我保证高三下半学期一定把政治补起来,不拖全班后腿。“

    汤淼淼也是从这时候过来的,心里蛮赞同张晨的想法,但还是板着脸教育张晨:“政治也是很重要的一门课,你可不能掉以轻心。今天上午政治王老师来找我,说你其他几门几乎都是一百,唯独政治考成这样,让她太没面子。“

    张晨唯唯称是,“好好,我下次考政治之前一定认真复习,不辜负您的期望。“

    汤淼淼闻言极是开心,“这就对了嘛,你这次考了全班第二,全校第三,下次一定要给我拿个全校第一回来。“

    张晨笑道:“那如果我拿了第一,有啥好处?“

    汤淼淼眼珠一转,突然想起上课前张晨和林小夏的小动作。不由得怒向胆边生,“你还想要好处?你要是考不了第一,我就请家长,告诉他们你和林小夏早恋!”

    我去,这娘们疯了。

    张晨无奈的道:“那好吧,都按您说的办,我下次考个全校第一就是了。”

    汤淼淼听了更气,这小子居然不否认,看来俩人真是在谈恋爱。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在气什么,只是告诉自己是为了学生好,在履行一个教师的义务。

    汤淼淼冲张晨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想考第一就能考第一?太自信了吧?自信过头就是骄傲!”

    要不是汤淼淼实在漂亮,张晨早就在心里骂开了,威胁我必须考第一的是你,我答应了你又说我自信到骄傲,往哪儿说理啊。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自信。

    于是张晨憨厚的一笑:“汤老师,你知道我那三门为啥能考100不?”

    汤淼淼一脸问号。

    “因为满分只有100。”张晨说完,还没等汤淼淼反应过来,就转身离去。心中想,嗯这个13装的可以给100分。

    汤淼淼愣了一会儿,才反映过来,“这小子……”嘟囔了一句,嘴角却是上翘了起来——

    周日中午,张晨头痛的看着汤淼淼。“我说汤老师,你好好一个人民教师,休息日不在家待着准备教案,天天往我们这儿混什么啊。”

    还没等汤淼淼说话,刘明一踢张晨,“臭小子,怎么跟汤老师说话呢!?”扭头又向汤淼淼谄媚的说道:“这小子不懂事,您别见怪。我这儿啊,欢迎您天天来,您一来,我们生意至少好两成。”说着就招呼店员赶紧给汤淼淼倒水。

    看着笑眯眯的汤淼淼,张晨不由得翻个白眼。刘明自从见到了汤淼淼,立刻惊为天人,马上把之前拍广告的女演员扔在脑后,一门心思讨好汤淼淼。而汤淼淼,也不知抽了什么风,周六日非要再来店里看看,说怕自己光知道赚钱不学习,得过来看着。

    总算到了下午四点半,刘明把这个月的分红结给张晨,张晨一看也没什么事了,就跟刘明打了声招呼,从店里离开。

    汤淼淼也尾随而来,张晨没好气的道:“汤老师,我都下班了,你怎么还跟着我啊。”

    汤淼淼撩着垂到脸侧的头发,笑嘻嘻的道:“刚才看你去结工资了?拿了多少?请我吃饭吧?“

    张晨鄙视道:“你是我老师,居然还让我请你吃饭,哪有这样的老师啊。“

    汤淼淼委屈道:“上周就是我请的你,哦,对了,还有林小夏,都是我结的帐。“

    一听林小夏,张晨马上萎了,举手投降道:“好,好,我请,我请。但现在不行,我得先去趟银行。“

    汤淼淼高兴道:“哈哈,你答应了啊,可别后悔,这次我选地方。澳门路上有一家韩国料理,听说特别好,嗯,就吃这个,你可别嫌贵。“随即又疑惑的问,”你去银行干嘛?“

    张晨的回答干脆利索:“存钱。“

    汤淼淼两眼放光,“对了,刚才问你赚了多少你也没说,到底赚了多少?“

    张晨对她的骚扰充耳不闻,径直朝马路对面的工行走去,汤淼淼在后面一个劲儿的嘟囔,“真小气,赚多少钱都不说。“

    到了银行,张晨看着前面排的长长的队伍不禁有些皱眉头。现在的银行,自动取款机还没有普及,而不用说自动存款机了。无论是存钱取钱,都要排队在柜台办理,而且银行大厅里没有叫号系统,没有等候位,只能站着排队等。

    汤淼淼无聊的站在张晨身边,东望望西望望。发现银行马路对面有两个人,很奇怪,天气已经没那么冷,而且已经四点半,太阳也不那么耀眼,这两人却还戴着口罩和墨镜,汤淼淼不禁多看了几眼。

    张晨随口问汤淼淼,“汤老师,看什么呢?“

    汤淼淼把那两个人指给张晨,张晨不由得瞳孔一缩,这两人这副打扮,不会是想抢银行吧。

    张晨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一把拉住汤淼淼的手,就要往银行外面走,不管是不是抢银行的,君子不立围墙之下,先离开再说。

    汤淼淼大惊失色,“张晨,你干嘛?“

    正在这时,一辆运钞车缓缓停在银行门口,挡住了张晨的视线。张晨下意识的侧了一下身,就听到“砰”的一声,银行吊顶上掉下许多渣土。还没等大厅内的人反应过来,又是连续的“砰砰”两声。随即,张晨就看到其中一个墨镜蒙面人绕到运钞车后面,粗略的点数了一下运钞车中的钞票,而另一个蒙面人则冲进营业厅,举着一把猎枪高声叫着“打劫,不想死的别动!”同时示意营业员把柜台上的钞票全部给他装到袋子里。

    清点钞票的劫匪探身向营业厅内的劫匪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营业厅内的劫匪示意营业员把装好钱的口袋递给他,正想上车离开,却看到了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的汤淼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