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9章 捉奸与故事

第29章 捉奸与故事

    林小夏目光复杂的看着张晨和汤淼淼。

    林小夏的家也在这附近,周六,两个女孩子约好来林小夏家玩和逛夜市。路过小孙烧烤时,徐清表示听说这家的串特好吃,拉着林小夏要打打牙祭。林小夏无可无不可,就跟着徐清进了大排档,没想到看到了张晨和汤淼淼。

    张晨大方跟林小夏和徐清打了个招呼,让她们一起过来坐。汤淼淼是班主任,徐清本来有些怕汤淼淼,正想拉着林小夏换一家,林小夏却拽着徐清在张晨这桌坐了下来。

    “呵呵呵。”汤淼淼心虚的笑着,妈蛋,怎么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汤老师好”林小夏礼貌的向汤淼淼问好。

    汤淼淼一直以来都挺喜欢林小夏的,觉着这女孩儿长得漂亮,和男生交往又很有分寸。虽然学习不算特别好,但也能在班里排到中上。

    汤淼淼冲着林小夏和徐清招招手,算是打招呼。“真巧,你们也来这吃饭?”汤淼淼浮夸的道。

    张晨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我说汤老师,你至于么,也没发生什么事,你心虚什么。但还是跟林小夏说:“我去给汤老师家装电脑,完事后她请我吃饭。”

    汤淼淼猛点头,“对啊对啊,今天我去买电脑,正好张晨在那家店打工。”

    “打工?”林小夏和徐清都有些惊讶。像他们这么大年纪的孩子,打工这个词对他们来说太遥远了。

    张晨点点头,“嗯,我一个朋友开了个电脑商店,有时候周六日我会过去帮忙,他给我发工资,呵呵。”

    看汤淼淼也没有什么老师架子,徐清逐渐也放松下来,”哇,张晨你好厉害,居然在打工~”

    林小夏突然说道:“没听你说起来过啊,什么时候开始的?”,最近张晨和林小夏一直处于一种古怪的关系中,林小夏也不知为什么,哪怕只是前后座位,平时也不会跟张晨说话。

    张晨给林小夏和徐清各盛了一小碗砂锅牛肉,边盛汤边说,“就是这几天的事情,我就是比较喜欢计算机,所以想多接触接触,没想到碰到汤老师了。”

    林小夏听出张晨话语中解释的意味,不由得心里一甜,接过张晨递过来的汤碗,用勺子小口喝着,面色却是缓和下来了。“汤老师,您上次在课上讲的函数的根与函数的零点巴拉巴拉巴拉……”

    毕竟不是每个学生都和张晨一样,能和老师谈笑风生,林小夏刚刚拉着徐清坐下,已经是极大的勇气了。加之气氛尴尬,林小夏能想到的化解方式就是问老师问题……

    汤淼淼也悄悄松了口气,认真的为林小夏解答问题。

    又脏又破四处漏风的大排档里,一男三女认真的研究数学问题,太励志了……

    好不容易吃完一顿饭,汤淼淼主动表示送徐清回家,说张晨和林小夏住的不远,让张晨把林小夏送回去。

    两人往林小夏家走,离开夜市的区域后,走在窄小的街道上,周围一片静谧。

    张晨重生后,对林小夏确实没有了前世少年时的痴迷,但好感还是有的。于是笑着跟林小夏道:“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

    林小夏抬头望着张晨,“哪有,我就是……就是……有点不好意思。”

    张晨表示不解,林小夏低头解释道:“上次的事情,班里好多同学都在传我喜欢你……”

    张晨恍然,林小夏前世就是属于面皮比较薄的那种女生。虽然很漂亮,追求者甚众,但也没有什么绯闻流传出来。

    张晨做出一副受伤的表情,“我有那么差么?让你觉得喜欢我很丢脸?”

    林小夏急忙摆摆手,“不是,不是。“

    “那你就是喜欢我了?“张晨故意逗林小夏。

    林小夏气急,“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张晨举起双说做投降状,“抱歉抱歉,我错了。“

    两人走了一段,谁都没有说话,正当张晨想做些什么打破这种尴尬的时候,林小夏开口了:“张晨,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张晨看着林小夏,轻声说:“好啊。“

    林小夏低着头,“二十年前,有个女孩儿,她从小长得就很漂亮。但因为她家庭成分不好,父亲在wg中被造反派打死了,母亲也精神失常疯掉了。于是,她高中毕业后,就嫁给了当时附近的一个地痞,因为她认为这个地痞能保护她,不让她受别人欺负。“

    张晨静静的听着,寂静的小巷子中只有林小夏清丽的声音娓娓道来。

    “她和这个地痞结婚后,这个地痞逐渐暴露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他被分配到机械厂上班,但因为寻衅滋事很快就被工场开除了。于是在家里,每天除了喝酒就是打老婆。这女孩只能默默忍受,因为这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她认为孩子的出生可能会让这个地痞收敛一些,但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林小夏的声音逐渐变冷。

    “她生的是个女孩,而男方的家里,不止这个地痞,包括他的父母,都极度重男轻女。因为计划生育,不能要二胎,于是他们联合起来逼这个女生把孩子扔了。女生当然不肯,于是他们就对女生拳打脚踢。最后,迫于无奈,女生只能和这个地痞离了婚。”

    “离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终归是很不好的事情。加上她自己带孩子,生活压力很大。她每天辛勤的工作,除了在厂里每天上班,她还在外面打工,每天回到家,都是十点多,而早上4点,她又要起床上早班。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出息,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她女儿,也答应她,在20岁以前,不会考虑谈恋爱的事情,而是一心放在学习上。”

    林小夏看了一眼张晨,“那个女孩儿就是我妈,她的女儿就是我。”

    张晨这两世,第一次知道林小夏的家庭情况原来如此曲折复杂。也是第一次知道,林小夏心底一直埋着很多事情,承受着这个年纪的女孩本不应该承受的压力。

    张晨明白了前世林小夏为什么会拒绝自己,而毕业后又几乎没有林小夏的消息,所以完全不知道此后的林小夏过得怎么样?是否获得了幸福?

    林小夏眼圈有些发红,继续说道,“我从小就知道,我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我九岁时,我妈妈为了避免那个人渣的纠缠,离开老家,带我来到了滨城。其他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我没有。其他孩子总能穿新衣服,但我过年都没有一件。但这些我不在乎,我爱我妈妈,如果没有她,我都不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林小夏说的有些哽咽,“我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她不想让我走错路,我不想让她伤心。可是为什么你出现了呢?为什么你明明没那么喜欢我但我却喜欢你了呢?为什么我越想要忘了你,越忘不掉呢?”

    看着路灯下梨花带雨般的林小夏,张晨既错愕又感动。无论是前生还是今世,张晨从未想到过林小夏是喜欢自己的。张晨更想不到,林小夏的家庭条件这么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她还冒着得罪李金花的风险帮助自己,又是要有多大的勇气。

    张晨拥着林小夏,林小夏挣扎了一下,就伏在张晨怀里失声痛哭。

    两个人只是拥抱着,许久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