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8章 大排档

    汤淼淼突然扭头问张晨。“你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不?”

    “……你在这儿住,不知道哪里吃饭?”张晨有些无语。

    汤淼淼不以为意的道,“我这不是刚到滨城么。”……“好吧,我家附近有个吃烧烤和砂锅的大排档,你要是不介意,他那味道倒是不错。”张晨耸耸肩,心里颇有些恶趣味。

    以前看小说,经常有带白富美去吃路边摊遭遇小混混英雄救美的桥段。不知道自己带汤淼淼这么个正宗白富美去吃,会不会遇到。

    “好啊好啊,我还没吃过这种呢,烧烤是烤羊肉串吗?”汤淼淼欢呼雀跃的说道,有些小女生的天真。

    “是啊,除了羊肉串,也烤别的。尤其他那里的砂锅豆腐和砂锅牛肉,绝了。”张晨想起记忆里的味道也有些馋涎欲滴,重生后还没时间过去重温一下呢。

    “那就赶紧走吧~”汤淼淼有些迫不及待。

    大排档就在张晨家附近,汤淼淼从家开过去也就不到20分钟。

    张晨在副驾驶给汤淼淼指路,没一会儿,就到了张晨说的大排档。

    立春后,一日天气暖似一日,大排档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张晨和汤淼淼到的时候不到八点,正是人最多的时候。

    这家大排档叫小孙烧烤大排档,就是在路边,用绿色的军用帆布和钢管,支起了一个棚子,里面能容纳十几张低矮的小餐桌,餐桌旁都放着几把小板凳,跟马扎差不多。一张桌子做多能坐四个人。

    好不容易找到一张空桌,张晨叫老板把菜单拿过来递给汤淼淼。汤淼淼好奇的看着菜单,“咦?这个烤肉筋是什么啊?”

    “就是羊身上带筋膜的肉。”张晨粗略的解释了一下。

    “诶?那这个羊宝又是什么?”汤淼淼忽闪着大眼睛疑惑的问。

    “呃……”张晨一时语塞,“你知道牛黄狗宝吧,这个和狗宝差不多,就是羊身上的。”张晨开始胡说八道。

    “哦,是药材啊,那好,那就要这个烤羊宝!”汤淼淼一锤定音。

    “哈哈哈哈哈哈。”旁边桌有听到两人对话的客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们笑什么啊?”汤淼淼疑惑的问。

    “没事没事,”张晨这个汗啊,“老板,来个砂锅豆腐,再来个砂锅牛肉,十个肉串、十个肉筋,两个鸡翅。快点啊~”张晨赶紧转移话题。

    “你怎么没点羊宝啊?”汤淼淼不满的问。

    “是药三分毒,没病不能吃。”张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没多久,砂锅豆腐就先上来了,张晨拿着碗筷和小瓷勺,用暖水瓶里的水冲了一下。递给汤淼淼一副。

    “你先尝尝。”张晨示意汤淼淼。

    汤淼淼用小勺舀了一点豆腐,吹了吹热气,放进嘴里。

    “嗯!好吃!”汤淼淼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想到这种小店做的东西这么好吃。”

    张晨看着汤淼淼,感觉像是个小妹妹。也是,汤淼淼最多也就20出头,他的心理年龄已经是个大叔了。

    “对了,汤老师,你今年多大?”张晨好奇的问。

    “秘密,”汤淼淼瘪嘴道,“你不知道不能随便问女士的年龄么?”

    “哦,那好吧,对了,汤老师,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张晨一本正经地道。

    “好啊,你说。”汤淼淼闷着头吃砂锅。

    “有个老农,好不容易娶了个老婆,问她多大了,他老婆说,35了。老农不信,又问,他老婆又说,实际是48了。老农还是有点将信将疑,就从床上爬起来。他老婆问他干嘛去,老农说,我得把装盐的罐子用盖子盖上,要不然晚上老鼠偷盐吃。他老婆一听,哈哈大笑,说我都活了六十七岁了,从来没听过老鼠会偷盐的。”

    “噗!咳咳!”汤淼淼嘴里一口豆腐喷了出来,差点喷了张晨一身。张晨拿纸巾把桌子擦了擦,对老板叫到:“老板~再来个砂锅豆腐,这个不能吃了。”

    汤淼淼咳了半天,好不容易顺过气来,对着张晨一阵乱捶。

    “我今年21,”汤淼淼没好气的道。

    “那你也没比我们大几岁啊?”张晨啃着一根羊肉串含糊的说道。

    “我上学早,小学学习好,又跳了一级,所以去年就毕业了。”汤淼淼解释道。

    “学霸。”张晨笑呵呵的恭维了一句。“我看你一个人住,你家人都不在滨城?”张晨开始刨根问底。

    “学霸?”汤淼淼歪着头想了想,“嗯,这个词不错,我就是学霸。”

    “我家人都在南方,我在京都毕业后,自己待着没意思,就回滨城了,毕竟在这里上了好多年学,有感情。”汤淼淼避重就轻的回答道。

    “南方……”张晨若有所思。

    “别光说我,说说你自己啊?”汤淼淼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我?我就是个学生,有什么好说的?每天上学、放学,回家吃饭,周六日去打打工,就这样啊。”张晨轻笑一下。

    “没劲,”汤淼淼撇撇嘴,“那你说说,你怎么把李老师搞下台的?我问好几个人,都没说的太清楚。”

    “汤老师,不是我把李老师搞下台的。她是违反了学校规定,主动辞职的。”张晨强调了一句。

    “骗子,明明就是你用了小伎俩,否则学校怎么可能会服软?”汤淼淼表示不信。

    张晨沉默了一下,“汤老师,你觉得人生中最宝贵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没等汤淼淼回答,张晨继续说道,“我觉得是青春,就是我们现在这个年龄。当我们老了以后,回首往事,在自己最宝贵、最应该享受青春的年纪,却被一个人渣所控制,每天过的都是白色恐怖的日子,到时候是什么感觉?是后悔?还是气愤?更有可能的,是遗憾吧。遗憾在自己最美的青春,被一个人渣老师给毁了。”

    张晨放下手里的铁签,擦了擦手,“您来学校也有半个多月了,相信李金花的作为您也听说了。我恨李金花,但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她毁了太多人的青春记忆,毁了太多人本应阳光的少年时光,毁了太多人的人生。所以,如果有机会,我宁愿当这个出头鸟,把她从我们的青春中赶走,驱散阴霾,换来阳光。”

    看着张晨清澈的眼神,汤淼淼觉得自己第一次真正认识了这个男孩。诚恳、自信、有正义感,更有一份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

    一时间,汤淼淼有些痴了。

    “汤老师?”看汤淼淼有些发愣,张晨试探着叫了一声汤淼淼。

    “哦,没事。”汤淼淼回过神来,“诶?别动,你头发上有脏东西。”汤淼淼发现刚才自己喷饭的时候,一片香菜叶粘在了张晨的头发上,想伸手帮张晨摘了下来。

    “嘿嘿,”汤淼淼傻笑了两声,想化解一下尴尬暧昧的气氛,手突然停了下来,人也似乎呆住了,张晨顺着汤淼淼的目光回头望去。

    林小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