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6章 教师的天职

第16章 教师的天职

    张晨头一偏,躲过李金花喷射而出的口水,但还是有些飞沫溅在张晨的脸上。

    张晨露出恶心厌恶的表情,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擦了擦。

    赵立新怕李金花失去理智,在校长室就对张晨出手,于是赶紧把李金花拉开。

    张晨望向陈惠生:“陈校长,这就是你说的优秀教师?”

    还没等陈惠生说话,李金花又差点冲了过来,“小兔崽子,优秀不优秀你说了不算!老娘的优秀教师是国家评的!小兔崽子,你还想让学校开除老娘!?做梦!”

    张晨没理她,继续看着陈惠生。

    陈惠生被李金花这么一搞,也有些尴尬。他之前先同李金花谈过话,也对李金花提出了批评。但他心中对张晨的厌恶更甚,一个学生,竟然敢威胁学校,还想让学校开除老师。简直就是胆大包天,目无尊长。

    因此,他和李金花谈完,正好张晨就敲门了。他让李金花在小套间等着,也有让李金花看看他是怎么解决张晨的意思。

    一方面给李金花出出气,另一方面也向李金花示个好,毕竟自己快退休了。

    但他没想到,李金花这么沉不住气,一下子推门出来了,而且还破口大骂。

    陈惠生有些尴尬,李金花是从他的小套间出来的,幸好没有太多人在,否则还指不定传出什么闲话来,那他可就太难堪了。

    “那个,那个,李老师,你先出去,我和张晨在谈话,谈完了再叫你。”陈惠生结结巴巴的向李金花说。

    “校长!你看,这小兔崽子骂我,还让学校开除我!你可得为我做主啊~呜呜呜~一定要开除这个小王八蛋,呜呜呜。”李金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坐在地上撒泼。

    陈惠生脸色愈发难看,“够了!成什么样子!?你看看你,还是一个人民教师的形象吗?赵主任,把李老师扶出去!”

    赵立新闻言,死拉硬拽的把李金花拉出了校长室。

    张晨噗嗤笑了一下,陈惠生沉着脸,“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张晨正色道:“陈校长,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如果您想听,我也可以再重复一遍,但我觉得没什么意义,您觉得呢?刚才李金花的表现你也看到了,这样的人做人民教师,你不觉得是教师队伍的耻辱吗?”

    陈惠生强忍怒火,“张晨,我现在跟你好好商量,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耽误你的前途!如果你认为这是学校软弱,向你的威胁妥协,那你就大错特错!”

    张晨站起身来,“OK,那我明白了,您别妥协了,我晚上正好要去刘叔叔家,我想他应该对这个事挺感兴趣的。”

    “哦,对了,我那个随身听您保存好了,等完事了还给我,小一千块钱的东西,我可舍不得给您。”

    说罢张晨转身就往外走,陈惠生觉得不对,“等等,你说的刘叔叔是谁?”

    张晨回头灿烂的一笑,“刘双喜叔叔是我父亲的朋友,在市教委的基础教育处工作,好像是处长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校长室。

    陈惠生跌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这小子说的是真是假?但无论刘处长是不是和他父亲是朋友,都应该是认识的,否则这小子怎么会知道市教委基础教育处的处长叫刘双喜?

    在90年代,没有网络的情况下,知道某个大领导很容易,电视报纸上都有。但知道市教委下面的一个处的处长名字,至少就是认识或者打过交道,否则很难有渠道知道姓名。

    他作为崇华一中的校长,同样也是处级干部,倒不一定怕刘双喜。但教委的基础教育处作为全市所有小学、初中、高中的主管部门,同样轻易得罪不得。

    张晨从校长室出来,仍旧是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正好碰到刚刚回来的赵立新。张晨笑眯眯的跟赵立新打了个招呼,扬长而去。

    赵立新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校长妥协了?于是一路小跑进了校长室。

    一进校长室,赵立新就看到陈惠生紧皱眉头坐在椅子上。低声喊了声:“校长。”

    陈惠生一看是赵立新,示意赵立新坐,赵立新坐下后,赶忙问:“您和张晨谈的怎么样?”

    陈惠生长叹一声,把后来的事情说了一遍。随后问赵立新:“立新,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还有,你觉得这小子说他父亲和刘处长是好朋友,是真是假?”

    赵立新思索了一下,谨慎的说道:“校长,我说一下我的看法,可能有些粗浅,您别见怪。”

    陈惠生摆摆手,“没事,我就想听听你的意见,你尽管说。”

    赵立新深吸一口气,“校长,那我就直说了,我觉得无论张晨父亲是否认识刘处长,学校都应该开除李金花。”

    看陈惠生眼睛有重新瞪起来的迹象,赵立新赶忙继续说道:“其一,就像张晨说的,咱们手里没有筹码。也许我们可以说以后找个机会开除张晨,但他最多换个学校上学,对他没大影响。”

    “而如果他鱼死网破,那学校的声誉可能会收到很大影响。即使咱们找教委压下来这件事,地方媒体还好说,但如果张晨真的找了焦点访谈和东方时空,他们又真的感兴趣,那有可能事情真的无法收拾。最后可能就不止是开除李金花这么简单,市教委和我们都有可能会有影响。”

    “其二,”赵立新正色道,“我认为李金花老师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一个人民教师该有的表现。李金花这几年来,不但对学生和家长吃拿卡要,更处事不公。”

    “高一1班的班长李莹,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平时的表现,都不足以当班长。可就是因为她父亲是环卫局的一个处长,李金花不顾学生的选举结果,强令学生重新投票,必须选李莹。”

    赵立新缓了一口气,“而且,李金花光我传进我耳朵里的对学生的无理体罚,就有七八起之多。我也不是卫道士,虽然规定不能体罚,但如果真是为学生好,恨铁不成钢,私下里说,适当的体罚对教育是有益的。但李金花完全不是,她体罚学生基本上看心情,谁运气不好,倒霉了,就会被她揍一顿。”

    “除此之外,我听说她周六日自己办了一个辅导班,让班里的学生去她办的班上补课,班里的学生谁不上她的辅导班,平时不会给这些学生解答问题不说,还会另眼看待,鼓动其他学生欺负这些不上辅导班的学生。”

    “她这个辅导班一个月收200块钱,学生家长一个月才能赚多少钱啊?哪怕双职工,一个月也就八九百块钱的收入,更何况现在还有这么多下岗的。”

    赵立新说着也有些激动,“校长,你刚刚也说,我们是人民教师,我们的天职就是教书育人,热爱学生是教师的基本要求。前苏联教育家捷尔任斯基说过:‘谁爱孩子,孩子就爱他。只有爱孩子的人,他才能教育孩子’。教师也要尊重学生,尊重学生的自尊心,尊重学生的人格。”

    “教师也要平等的对待每一个学生,对不同相貌、不同性别、不同籍贯、不同出身、不同智力、不同个性、不同关系的学生要一视同仁,做到不偏心、不偏爱、不偏袒、不歧视。”

    赵立新是真的动情了,“校长,学校就是教书育人的圣地,在这里,教师应该也必须恪守职业道德,固守精神阵地。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天职!“

    最后,赵立新斩钉截铁的道:“因此,我的建议就是开除李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