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4章 心疼了?

    赵立新逐渐冷静下来。

    目前的局势非常明显,张晨故意设计李金花,让李金花动手,借故受伤,在脸上留下证据,随后又取得了医院的诊断证明。并且,从事件一开始,张晨就用随身听录了音。最重要的,张晨还提前查了相关法律。虽然现在对这些法条执行的并不严格,但民不举官不究。如果真有人死咬着不放,牺牲一个李金花无所谓,关键是给学校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无法估计的。

    就算学校硬压下去这个事情,看张晨的意思也不会善罢甘休,估计如果没有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用说报警,哪怕拿着这盘磁带去教育局投诉,也能把崇华一中捅个大窟窿。

    毕竟崇华一中只是区重点,不是市重点,更不是市直属重点中学啊。

    这一环套一环,对李金花和学校来说基本已经成了死局。

    赵立新深吸了一口气,再也不敢把张晨当成小孩子来看待。“张晨,我明白了。这样,你把磁带给我,我带回去和校长商量一下,你看好不好。”

    张晨笑道:“好啊,您稍等一会儿啊。”说着从口袋里又掏出一盘微型磁带放进随身听的另一面。按下翻录键,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咔哒一声,就翻录好了。

    张晨笑眯眯的把原版磁带取了出来,然后把复制好的磁带和随身听递给赵立新,“赵老师,给您磁带,这是我翻录的,原版还在我手里,这个磁带规格特殊,学校不一定有播放的设备,您把随身听也带走吧。您回去跟校长汇报一下,就说我这人是报仇不过夜。最好今天就能给我个消息,如果不能,明天我可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

    赵立新想说什么但又忍住了,“好,学校会尽快给你回复。”说着推上车也不管张晨,径直往学校方向而去。

    赵立新上车前,好像又想起什么,回头问张晨:“张晨,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学校没同意你的要求,你会怎么办?“

    张晨仰头做出考虑的神色,随即慢悠悠的道:“肯定是先去警察局报案,随后找教育局喽。另外,我可能也会复制一份磁带给滨城日报和今日新报,哦,对了,电视台可能我也会找,回去得查查滨城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东方时空的电话。“

    赵立新抿了抿嘴唇,没说什么,抬腿骑车走了。

    望着赵立新远去的背影,张晨的笑容越变越淡。

    他之所以这么设计李金花,除了因为这个女人纯粹就是个人渣,一定要把她赶出教师队伍,以免再害更多的学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张晨的赎罪心理。

    在前世,张晨也曾经是那群在李金花的鼓动下嘲笑、欺负、歧视邹宇的学生中的一员。

    重生前的几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张晨知道了邹宇煤气事故的真相,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他觉得自己成了杀人犯,成了杀人犯的帮凶。

    即使已经过了多年,邹宇初中时稚嫩的身影也成了他甩不掉的梦魇。

    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张晨发誓绝不能让前世的悲剧重演。同时,一定要惩罚李金花这个始作俑者,这也是对自己前世的赎罪。

    并且,即使没有邹宇这件事,就凭她目前的所作所为,李金花也不配当一个人民教师!

    张晨没有什么悲天悯人的大慈大悲,但他至少心存善念,良知尚存,算是一个好人。

    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如果能惩治一些恶人,还这个世界一个公平,张晨也不会逃避。

    张晨溜达着回到学校,折腾一上午,已经十一点多了。操场上有几个班正在上体育课,张晨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有几个看着面熟的外班同学跟张晨打招呼。

    张晨也笑着跟他们招呼了一声,这些外班同学在张晨的记忆中已经很模糊了,忘记了他们的名字。

    但看到一群半大少年在操场上挥洒着青春,无论怎样都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

    回到教室,第四节课是物理,正上到一半,班里同学都在低头刷刷的做题。

    张晨在门口喊“报告”,教物理的许老师已经快六十了,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中山装,就是金婚里张国立穿的那种。

    许老师低头从镜片上方看了张晨一眼,没说什么就让张晨回到座位。

    班里的同学看见张晨回来了,纷纷对他注以探寻的目光。

    张晨笑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刚坐下,韩旭就小声问:“没事吧?刚才我们都吓坏了,还以为你被山杏打傻了。第一节课下课山杏又来了,说以后谁也不许和你来往,否则就请家长。”

    张晨伏在课桌上做卷子,冷笑一下,“没事,她那几下连挠痒痒都不够。等着看吧,她也蹦哒不了几天了。”

    正小声说着,张晨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掉在自己头上,随即又弹在地上。张晨低头一看,是个小纸团。

    张晨打开纸团,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字迹,“头疼好了吗?”

    林小夏早自习时看张晨和李金花的冲突,害怕之余也有些担心。倒不是担心张晨会受伤,是看到张晨这么明目张胆的和李金花当面冲突,李金花以后肯定会加倍针对张晨。以林小夏对李金花的了解,张晨被李金**着退学都是有可能的。

    张晨想了想,在纸条上比比划划一阵,团起来给林小夏扔了回去。

    林小夏打开纸团,发现上面画着一个卡着腰、眼睛只是一条线,嚣张的对天大笑的兔子,旁边写着几个字——“心疼了?“

    “噗嗤”林小夏差点笑出声来,许老师从讲台上抬头看了她一眼。林小夏赶忙低下头,看着小纸条上那只兔子和那三个字,白皙的脸上出现一抹红晕,嘴里小声的嘟囔一句,“流氓”。

    林小夏的同桌徐清本来正在安静的做题,发现林小夏在旁边鬼鬼祟祟的,疑惑的看了林小夏一眼。林小夏赶忙收拾神色,拿起笔继续做题。

    张晨把纸条扔给林小夏后,发现没有回应。只能无聊的趴在桌子上,边解题边转笔。

    一节课的时间转眼就过去,因为今天只有这一节物理课,下课铃响后,由课代表钱飞宇收了全班的卷子。许老师又布置了一下今天的作业,就宣布下课。

    下午的课程仍旧波澜不惊,崇华一中高一下半学期除了体育,把几门副科课程都尽量精简,诸如美术、劳动等等课程全部取消,把几乎所有的课时全都给了几门高考会考的主科课程。尽管这时距离高考还有两年半的时间。

    对于这种纯粹为了高考成绩做出的安排,张晨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虽然不断有人抨击中国的考试制度,但哪怕到了二十年后,中考和高考也仍然是最重要也是最公平的选拔人才的渠道。并且,也是普通家庭的孩子有机会提升阶级的重要途径。

    下午的课,唯一不同的,就是每个上课的老师上课时都会偷偷的打量张晨两眼。张晨虽然注意到了,但仍旧神色如常,偶尔和韩旭聊天打屁,和林小夏传传纸条,也是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