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1章 不是所有老师都是园丁

第11章 不是所有老师都是园丁

    林小夏说的韩旭,是张晨的同桌,也是张晨高中三年比较好的朋友之一。毕业后,韩旭因为美术功底比较好但文化成绩比较差,考了一个美术专业学校,毕业后又考了美院。两人虽然不算完全失去联系,但也是好几年才能想得起来联系一次的关系了。

    人的一生就是这样,身边的人,总是不停的来来去去。在每一个阶段,我们都会有几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好的可以挖心掏肺。但时间变了,环境变了,可能就会渐行渐远,逐渐的联系越来越少,直到彻底没有了联系。每个人一生中交往的朋友不计其数,但真正能够相伴一生的,其实寥寥无几。

    张晨刚刚在林小夏身后坐好,正在整理书桌,刘猛就到了。

    “晨儿~”韩旭一看到张晨,马上眉开眼笑的过来搂肩搭背,问了和林小夏一样的问题,“返校时你咋没来呢?”

    张晨嘻笑着道:“家里有事,没来成。刚才林小夏跟我说你替我把课本领了?”

    韩旭从书包里拿出两套教材,一套是自己的,一套是张晨的。

    “我可跟你说,返校的时候山杏可发现你没来,估计一会儿得找你麻烦。”韩旭小声提醒张晨。

    韩旭口中的“山杏”,是张晨的班主任李金花,也是教高一数学的数学老师。30多岁的女人,虽然不算老,但穿着打扮特别土。最要命的是她不但土,而且又丑又胖,面若银盆,三角眼,狮子鼻,一张血盆大口比姚晨还大,为人尖酸刻薄且极度势利。

    张晨无所谓的耸耸肩,“没事,她最多把我训一顿。”他确实不怎么在意李金花对他的态度。

    势力和欺软怕硬往往是一对双生子,如果李金花太过分,张晨也不介意给她一个教训。有着成年人思维的张晨,完全没有同龄的少男少女对老师的天然畏惧。

    去年的时候,电视上播了一个电视剧,特别火,叫《趟过男人河的女人》,里面的女主角叫山杏,是因家暴从农村来城市务工的妇女,李琳演的。因为李金花也经常和丈夫打架,每次和丈夫吵完打完,转天都会拿学生撒气,于是有些嘴损的学生私下就给李金花起了个“山杏”的外号。

    在96年,还没有流行给老师送礼的风气,教师节和过年过节大多也就是给老师送个贺卡之类。可能有部分家长会出于对老师的感谢,加上自己的工作之便,会提上东西去看望一下老师,但更多的学生和家长根本意识不到这一点。

    李金花却是这个年代老师中的奇葩,总是阴阳怪气的暗示学生要给她送礼,什么“隔壁班王老师的学生多懂事,她去家访人家家长就给提了两桶果珍”、“三班的邱老师的学生多么尊敬老师,教师节集资给邱老师买了辆自行车”之类的。对于不送礼也不参加她在校外办的补习班的学生,往往另眼相看。经常找个机会就抓过来骂一顿或者扇耳光体罚。更有甚者,会鼓动全班同学集体孤立和欺负某个比较贫困送不起礼的同学。

    就在今年,如果历史的走向没有变化,张晨所在的高一1班就会发生一件大事。

    有个男同学叫邹宇,家庭条件非常不好,学习也经常在后十名徘徊,看上去确实不如其他学生聪明。因为家里穷,父母都是下岗工人,根本没有钱给李金花送礼,再加上学习成绩不好,李金花每天上课都会例行对邹宇嘲笑一通。因为邹宇脸比较长,李金花带头给邹宇起了个“蠢驴”的外号。

    邹宇始终默默忍受。

    在高一下半学期的一次月考中,邹宇突然爆发,成绩超过了班里诸多好学生,考了个全班第三。

    邹宇在学校被老师和同学欺负,心里也是憋着一口气,唯一证明自己的途径只有成绩。虽然之前他也很努力,但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努力越不开窍。而这次,邹宇不知怎么,在学习上一下子就开了窍。短短一两个月,就赶上了全班的学习成绩,还超常发挥,考了个全班第三。

    如果是一个好的老师,遇到这种差生经过奋发图强,变成了一个优等生的励志故事,肯定会非常高兴并且鼓励其他同学向这名学生学习。

    可惜李金花不是个好老师,甚至不配为人师表。

    她先是怀疑邹宇作弊,继而又怀疑邹宇在考试前偷了试卷,所以提前知道题目。

    邹宇当然觉得很冤,于是李金花提出给邹宇再做一次测试。虽然测试的结果邹宇没有上一次考得分数高,但谁都能看得出来,邹宇的成绩和水平提高的很快。上一次考试绝对不是作弊。

    李金花一口咬住,这次邹宇没有考那么高的分数就是作弊,还要请邹宇的家长。

    试想,邹宇之前每天被欺负,就指望着学习成绩能够证明自己。但成绩提高了,自己的班主任老师却污蔑自己作弊,还污蔑自己偷卷子。心里该有多么绝望。

    于是,就在李金花强硬要求学校给邹宇作弊记过的那个周日,邹宇趁家中没人,打开煤气想要自杀。

    幸好他父母有事提前回家,送到医院,抢救了过来。

    人虽然救过来了,但却傻了。脑部缺氧严重,导致脑功能部分受损。

    而李金花呢?邹宇自杀前留的遗书在他父母慌乱中卡在了床缝中,因此邹宇父母并没有发现邹宇自杀的原因,只以为是一场意外。由于给邹宇看病,这个家庭始终处于极度贫困的状况,也不可能搬家添置家具。直到十五年后,邹宇父母偶然挪动邹宇的床铺,才发现了这封遗书。

    这十五年里,李金花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参与了特级教师的评选,当上了一所市重点中学的副校长。

    邹宇的父母拿着邹宇的遗书去学校、去教育局、去各级政府告李金花和学校,但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兼证据不足,始终没能让李金花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是每个老师都是细心的园丁,也有可能是侩子手。

    正说着,早自习的上课铃声就响了。张晨所在的崇华一中是一所区重点学校,虽然前面排着十几家市重点中学,但在滨城的崇华区里,还算是不错的学校,学生素质比起其他的普通中学还是要稍微好一点。并且班主任李金花是个视学生的快乐为仇敌的女人,哪怕是下课时间,也见不得学生相互聊天开玩笑。让她看到了,轻则被骂一通,重则被扇耳光或者班外罚站。

    早自习的铃声一响,每个同学都自觉的不再说话,把书本拿出来准备自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