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10章 开学了

    大年初六、初七这两天,张晨和刘明的运气更是好的逆天。去年年底,市政府发了一纸红头文件,要求各个企事业单位尽快普及计算机管理和无纸化办公。因此大量单位不管本单位买电脑有用没用,都在年初挥舞着钞票重进清河道购买电脑和打印机等产品。

    张晨前世就是负责销售的,因此对这里面的门道熟得很。甚至可以说,96年的企事业单位采购,基本是不受监管的,其中赚钱的机会远大于几年之后。

    两天之中,张晨抓住这个机会,运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和伪造的滨城大学学生证,搞定了两个市属企业的采购人员。搞定的成本仅仅只是发票上的数字多开了一些,外加几百块钱的烟酒。而这两家企业却一共采购了张晨和刘明11台电脑和5台喷墨打印机。

    刘明和张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装机上,因为忙不过来,又临时找了个小工帮忙打下手。忙活了整整两天时间,终于把这两笔订单完成,收齐了全款。

    初五到初七,三天时间,包括第一天的三台电脑,张晨所带来的总销售额超过了13万,而利润,更是达到了42700元的纯利。净利润率超过了30%!而张晨,也分到了21500的提成。

    倒不是张晨贪刘明这200块钱的小便宜,而是刘明主动推让,张晨也不会客气。更重要的是,张晨有意在利润的分配上,哪怕象征性的多拿一些,也要把主从关系潜移默化的固定下来。

    张晨在初六一大早,就在清河道的工商银行开了个户,办了一张卡,把初五赚的6000块存了进去。初七下午五点前,张晨给自己留了1500的现金,又把剩下的14000块钱也存了起来。

    这年头没有自助存取款机,所有的存款手续都要去柜台办理。银行的柜员看一个小屁孩存这么大一笔款,虽然怀疑,但毕竟滨城也是大城市,柜员见多识广,也没太过惊奇。但心底已经认为张晨是某个领导或大老板的孩子。

    随后,趁还没关门,张晨又去电子市场花700块钱买了个sony带录音和翻录功能的随身听。

    到了大年初八,张晨也该开学了,张晨早晨六点就早早起床,这还是苏文锦提醒的,早晨七点半有早自习。习惯了早晨八点半上班的张晨压根就没想起来这码事。

    六点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餐,六点四十张晨就从家里骑车出来。二月底的滨城,此时天还只是蒙蒙亮,街旁一盏盏的路灯还没有熄灭,在夜色未尽的晨曦中尽职的站好最后一班岗。

    张晨戴着毛线帽子和手套,书包放在车后座上,从口鼻处呼出的气息被寒冷的空气凝成一股股的白雾。

    张晨七点二十才骑到学校门口,看到门口已经有几个学生穿着校服在执勤。张晨想起来这是去年校长去某个兄弟城市的重点学校学过来的“先进经验“之一。让学生组成”纠风办“,抓迟到和不按照规定穿校服的学生及留长发的男生。

    以张晨以前的偏分头来说,其实也是超过学校规定的要求。张晨的中学规定男生“发不过耳“,只不过张晨少年叛逆,和学校规定对着干的兴趣浓厚,直到前世被请家长,才老老实实按照学校的规定剪短了头发。

    张晨推车进了校园,自从张晨高中毕业后,几乎就没回过高中的学校,重生后又来到学校上课,却发现原来学校这么破旧。其实每个人都会美化相对久远的记忆,当我们再重新回到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地方,会发现并没有自己记得的那么美好。

    学校的存车场在操场边上,张晨存好车,看到操场上已经有些住校的高三学生在跑步,而操场的跑道,居然是土道,而操场中间的足球场,也是寸草不生,完全是露天的黄土地。

    穿过四处漏风的教学楼大门和昏暗的楼道,张晨爬到三楼,顺着记忆找到“高一1班“的门牌,对学校的记忆开始慢慢复苏。

    “张晨!过年好~“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张晨回头一看,脑中一阵恍惚,眼前出现了一张宜喜宜嗔的面庞。未施脂粉却白净细腻的瓜子脸,眼睛虽然不大,双眼皮也不像那些整容的“妖艳贱货“一样深,笑起来却成了两弯月牙。

    “林小夏,过年好啊。“张晨定了定神,大方的打个招呼。

    林小夏是高一1班的班花,那时虽然大家还不知道有班花这个词,可毫无疑问林小夏是班上最受欢迎的女生。

    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在自己每个求学的阶段,无论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只要是有女生的班级中,总会有一个女生会提前展露出和其他女生不一样的风情,当其他女生都是黄毛丫头的时候,她就是这个班里最有女人味的女孩儿。也是最能收获男生目光和情书的女孩儿。

    林小夏就是这种女孩儿。

    在前世,张晨也是喜欢林小夏众多男生中的一个。他坐在林小夏同桌的后面,林小夏只要一侧身,就能上课时和张晨说话。

    并且在高三下半学期,张晨还向林小夏表白了。虽然林小夏没有直接拒绝,跟张晨说高考前不会考虑谈恋爱。但在高考后,随着学校的不同,两人渐行渐远,联系越来越少,逐渐从对方的生命里淡出了。

    “张晨,返校那天你怎么没来啊?连课本都没领。“林小夏走进教室把羽绒服脱掉放在座位的椅背上,问张晨。

    张晨跟着林小夏后面进了教室,有十几个同学已经到了,看着一个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看着他们兴高采烈的相互问候,张晨觉得非常新奇。同时,他也尴尬的发现,有好多人他都叫不上来名字。

    林小夏的羽绒服下虽然穿的也是肥大的校服,但张晨却发现林小夏的校服似乎改过了,在腰处收了一下,恰好勾勒出纤细的腰身和已经开始发育的双峰。

    张晨还在加强对林小夏的“记忆“呢,闻言一拍脑门,忘了,于是尴尬的笑道:“家里有点事,没来成,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我的课本去哪儿领啊?“

    林小夏一遍从书包里把文具和教科书拿出来,一边道:“韩旭帮你把书领了,一会儿你找他要吧。“

    “我还以为你帮我领了呢。“张晨跟林小夏开着玩笑。

    “呸!”林小夏脸一红,心里却有些异样。张晨以前从来不会和自己这么开玩笑,两个人虽然做前后桌,但每次自己和张晨说话,他都看上去很紧张,基本不会和自己这么自然的交流。

    看来过了一个年,总会有人变得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