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章 兼容机

    96年的春节比较晚,大年初八就要开学了。

    开学之前,张晨还有很多事需要忙。

    首先是学习方面,重生回来后,张晨发现自己除了英语和语文、政治、历史这四门课不用重新复习,其他的数学、物理、生物地理这几门理科课程都需要重新补习才行。尤其是数学和物理,可张晨连公式都彻底忘掉了,看到自己之前的作业都是一头雾水。

    如果放弃学习,是不可能的。张国强夫妇都算是高级知识分子,对张晨的培养也是不遗余力,尤其看重每年的学习成绩。如果张晨成绩退步,在苏文锦看起来跟天塌了一样。张晨也不想刚刚重生回来就让父母伤心。因此学习成绩是必须要保障的。

    至少在自己有一定成就之前,成绩不能差。而且前世自己还是上了个211,总不能重来一世考的大学还不如前世强吧?

    张晨初四的时候,还敲开一家打印店的门,给了50块钱,做了一张滨城大学的学生证。

    接下来,就是张晨定下的赚钱大计。

    在张晨的记忆中,96年是中国股市历史上的大牛市之一,这一年甚至还没有10%的涨跌停制度。从96年4月开始,整个大盘一路上扬,沪市从500多点一路杀到1000多点,而深市更是从900点直冲4200点。哪怕10月管理层连发12道金牌,仍没有遏制股市疯涨。直至12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才给发烧的股市浇上一盆冷水,大盘连续三天跌停,一路回调至八百多点。

    在前世,张晨虽然不是专业的股票投资者,但因为96年的股市太过疯狂,苏文锦也在10月份也拿家里仅剩的8000元存款进去炒股,最后没能成功脱身,一直深度套牢。直至2007年的又一轮大牛市才算解套。96年底那段时间家里愁云惨雾,因此,张晨对96年的这波行情知之甚详。

    在这波大牛市中,涨幅最高的股票是一只名不见经传,在后世已经消失了的“琼民源”。这支股票通过虚报利润等等违规手段,从96年4月的2块钱,到11月翻了接近10倍,涨到了接近20元,97年1月最高时甚至达到26块多的高点。

    当然,如此疯狂的运作,一定会引来监管层的注意。此后这支股票就被停牌,更是查出很多违纪问题,没过两年就被征服下市了。

    但如果操作得当,仅仅只是运作这一只股票,至少就有10倍以上的利润!

    而自己的记忆中,年后股市开盘,似乎就开始全线飘红,除了96年底的回调外,一路涨至97年5月,而此后进入长达两年的熊市,再次见到全线飘红就要倒99年了。

    苏文锦夫妇为了锻炼孩子的存钱习惯和理财能力,从来不收孩子的压岁钱,哪怕再困难的时候也是一样,因此张晨自己有个小金库,以应付平时的花销。张晨盘点了一下自己目前的资产,总共有700多块钱。这些钱在当时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如果只是用这笔钱投入股市,虽然能有十多倍的回报,但最多也就能赚一万多块,这对于张晨的目标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杯水车薪了。

    大年初五各个单位才会陆续上班,而初八就要开学了,哪怕只有这3天的时间,张晨也不想放过赚钱的机会。

    初五之前,张晨从大年初二晚上,就开始了艰苦的复习工作。万事开头难,但只要开了头,就不难。

    而且,真正沉下心开始复习后,张晨发现,复习的进度远远超出自己的预估,好像自己这具身体中还存在着之前学习的影像,通过做题,很容易就回忆起了曾经学过的知识。

    发现这一点后,张晨倍加振奋。难道这是自己重生后的福利?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变成了神童?

    张晨找了几本父亲的专业书籍,翻看了一遍,发现仍然跟看天书一样。只能遗憾的合上书,看来之所以能够快速回忆起学过的内容,还是跟自己这个身体有一定的学习基础有很大关系。

    但不管怎样,总算是有了希望,也有了目标。

    而张晨的努力学习,在张国强和苏文锦眼中,别提多欣慰了。

    大年初五,张晨起了个大早,张国强夫妇和奶奶早上七点还没起床,张晨就已经洗漱完毕,开始熬粥,准备早餐。

    张国强年前卖菜累的够呛,过年走亲访友也没得休息,睡的比较沉。而苏文锦在一家做装修的私营企业找了个财务的工作,八点半必须上班。刚刚起床,就看到张晨已经把稀饭煮好,端着碗吸溜吸溜的喝着稀饭,桌上还放着一碟切好的咸菜。

    苏文锦眼眶有些湿润,觉着孩子真是长大了。

    “晨晨,怎么起这么早?”苏文锦趿拉着拖鞋边洗脸边问道。

    “今天早晨九点返校。”张晨倒不是撒谎,今天确实返校,但张晨并不准备去。

    “哦,那你也用不着起这么早啊。”苏文锦用毛巾擦擦脸。

    “昨天睡的比较好,今天醒的比较早,妈,你今天不是得上班么,我想让你多睡会儿,自己先把早餐做了。反正每次也都是稀饭咸菜。”张晨笑着说。

    为人父母者,看到自己的孩子长大了,懂事了,是最欣慰和感动的时刻。

    苏文锦洗漱完毕,也做到饭桌前,张晨给母亲盛了一碗稀饭,又从厨房锅里拿了个煮好的鸡蛋给苏文锦。

    苏文锦眼眶一红,头偏了偏,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的神态。装着若无其事的问张晨:“这几天看你一直复习,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么,有的话问爸爸妈妈,我们跟你一块儿研究。”

    不管怎么说,苏文锦夫妇也是那个年代难得的大学生,工作后有一直做科研工作,初中二年级这点知识,还真不在话下。

    “不用了,妈,我吃好了,一会儿我爸和奶奶起来后告诉们锅里还有煮鸡蛋。”张晨吃完把自己的晚拿到厨房刷干净,又拿上年前刚刚办下来的身份证,跟苏文锦说。

    “你骑车路上小心。“苏文锦叮嘱着。

    “好嘞,放心吧。“张晨笑着推开门走出家门。

    张晨离开后,苏文锦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被张晨感动的。

    骑上自行车,张晨的目的地是滨城目前唯一的电子用品市场——清河道。

    这时的清河道,远没有后世那么成规模,也没有那么多鳞次栉比的大型电子用品卖场。路边全都是各种电脑营业部,品牌大多是联想、方正、紫光之类的。其实这几个牌子真正开始做pc业务也没有几年。更多的是卖爱普生惠普之类的打印机的专卖店,还有一些就是打印店、数据转录之类的服务部等等。

    张晨还在清河道上发现了一家联邦软件专卖,这是大陆最早的正版软件贩卖渠道了。

    是的,张晨想的赚钱方法就是攒电脑,卖兼容机。

    事实上,张晨在后世还真卖过一段时间的兼容机,只不过那是在02年了。即使在6年后,当时张晨和几个同学利用假期时间攒配件卖兼容机,一台也能有1000块以上的利润。只不过市场竞争太大,加上几个人又都是学生,只能假期干,但就这样,张晨和这几个同学的学费也靠卖兼容机赚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