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章 我要赚钱

    小姑家庭条件虽然一直不好,但始终是乐天开朗的性格。

    自从小姑一家进门,家里就欢声笑语不断。当然,也免不了小姑和姑父询问张晨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全班第几之类的。

    张晨倒是没有什么厌烦,毕竟自己重生前已经38岁。虽然重生前一直没结婚,免不了每年过年都被亲戚们念叨,但重生后面对年轻了这么多的小姑,张晨心中一片温情,更不会出言顶撞了。

    小姑和姑父倒是挺惊讶,直说张晨一下子长大了,懂事了。

    “静怡,你们厂现在怎么样?”苏文锦边做饭边问帮忙的小姑。

    小姑手里拿着一把蒜薹,正在洗菜。“唉,年前一个月就没开工了,也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提到工作得失,一向乐天的小姑有些黯然。

    “也不知道国家咋想的,怎么就让这么多厂子说倒就倒了呢。”苏文锦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姑,智能跟着一起长吁短叹。

    “过一天算一天吧,说不定过了年厂里还能开工。对了嫂子,你和大哥单位怎么样了?”小姑强颜欢笑道。

    苏文锦摇头道:“也没消息呢,我们这个行业看来算是被国家放弃了。”

    张晨的父亲张国强和母亲苏文锦都是滨城化工局的职工,都是搞技术的,而这几年国家在各个层面都在精兵简政,减少对各个部门的财政拨款,并且也没有太多的项目放出来,因此造成很多事业部门也成了清水衙门,甚至连工资都发不出来。

    而化工部,过几年也会被撤销,同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及石油化工总公司合并,成为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局,又过了几年,这个部门彻底消失,行政职能被国家经贸委所覆盖。

    “啊?你和大哥可都是高工啊,为国家化工事业奉献了几十年,说不要就不要了?”小姑惊讶中带着愤恨。

    “静怡,别抱怨了,赶紧洗菜,把咱妈手里的活儿接过来,别让咱妈干了。”张晨的父亲张国强原本正在和姑父陈叔达下象棋,听妹妹和自己老婆一直在嘟囔这些事,心中不免烦闷,但他性格一向安静,因此说了一声继续低头琢磨棋盘了。

    张国强倒不是大男子主义,光看老婆干活自己不干,而是地方的风俗习惯问题,每年初二,姑娘回门,这时男主人往往和姑爷在一起聊天,家里的女眷边干活准备饭菜边说会子闲话,各家都是如此。

    张晨在旁边听着,不禁回忆起1996年是自己记忆中家庭条件最艰苦的一年。这一年夏天,张晨几乎没吃到肉,而自己发育比同龄人稍晚,17岁正处于发育期,每到半夜由于缺钙,腿不停的抽筋。成年后,张晨的手脚都很大,穿鞋都要穿42号半的,而身高只有175厘米,多年后张晨也跟母亲开玩笑说就是那年长个的时候没吃到营养,所以没长到一米八。

    17岁的张晨,还是个身高165公分的小萝卜头呢。

    静静的听家人聊天,张晨并没有插嘴做出指点。因为他知道,自己目前才仅仅是一个高中学生,人言轻微,说了也是白说。

    并且,自己有了这重生20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家庭的境况,也足够帮助自己身边的人改变命运。

    对于赚钱,张晨虽然还没有具体的打算,但他有信心,毕竟他知道未来20年的大势。哪怕积累出第一笔资金就开始炒房,到了20年后也能炒成巨富了。更不用说现在才96年,那么多的机会,连互联网第一批的巨头瀛海威也才刚刚成立不到半年。

    腾讯的小马哥99年的时候研发了Oicq,也就是后来的的QQ,2000年左右因为缺钱,差点50万卖掉QQ的股份。阿里巴巴的马老板,现在刚刚创办了中国黄页,还在四处跑业务呢,至于BAT三驾马车当中的百渡李老板,现在仍然是一名华尔街精英,要等到明年,才会跳槽到一家美国搜索引擎公司真正接触到搜索业务。这三个人,都是99年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创业。

    而现在,才是96年,距离他们起步还有三年。

    张晨自己的想法里,他哪怕就是在99年能赚到手一二十万,到时候找这几个老板搭一搭顺风车,自己这辈子也就衣食无忧,走向人生巅峰了。

    至于说翘掉他们的机会自己来干?张晨现在并没有这个想法。

    一方面,张晨前世也并不是创业的狂热者。虽然有时候看到马老板等人的创业历程也会感叹一下,但和大多数吃瓜群众一样,顶多也就是感叹一下人生际遇。

    另一方面,张晨有很多缺点,但有一个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他前世也不算天才,深知自己能力最多算是中上,无论是管理才能还是意志力都是如此。他相信人的天赋是有封顶的,哪怕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可能在先知先觉的情况下,的确有可能干掉这些老板们自己上,但更大的可能是被人吃干抹净什么都不剩。

    所以目前的张晨,一心想的就是用着几年的时间多赚点钱,然后做专业的投资人。

    什么腾讯、阿里、facebook,甚至苹果、谷歌,投资机会大把大把。张晨宁愿自己做个隐居幕后的投资人,用一倍的投入换取百倍的回报,闷声发大财。

    前提条件就是在99年之前,赚到第一桶金,只有这样,到时候才能有足够的钱拿出来投资。

    99年是个神奇的年份,腾讯、阿里、百渡,都是这一年开始涉足互联网业务,谷歌也同样是99年开展搜索业务,微软更是在99年达到市值的顶峰。

    所以张晨目前的困境,就是如何用这3年的时间赚到这第一桶金,越快越好,越多越好。

    家里大人都在聊天,张晨哄着只有8岁的陈婷,咬着笔头在书桌前沉思。

    “晨哥哥,带我放炮去好不好。”8岁的陈婷梳着羊角辫拉着张晨的衣角可怜巴巴的求着张晨。

    张晨放下笔,看着自己只有8岁的妹妹。不由得既是好笑又是感动。

    在他记忆力,妹妹还是那个20多岁的大姑娘,亭亭玉立。但可惜所托非人,为人所骗,被一个50多岁的广告片导演骗财骗色,最终落了个抑郁症自杀身亡的结局。

    而眼前的妹妹,梳着羊角辫,头上还戴着花,红仆仆的脸蛋,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别提多可爱了。

    “好!大哥带你去放炮!”张晨哈哈一笑,拉着陈婷,找母亲要了一挂小鞭和几个钻天猴。兄妹两人下楼放炮去了。

    刚刚重生,赚钱的时间有的是,而家人是最重要的。

    既然上天给了自己再来一次的机会,一定要让他们有幸福的一生。

    看着天上炸裂的烟花,张晨在心中默默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