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大汉女学堂 > 第八九〇章 带头作用

第八九〇章 带头作用

    “他们一直都在卖吗?”

    “没有几天他们已经当我们的专属单位开始摆摊卖鱼了……”

    “他们摆摊的钱从哪里来买材料也需要钱吧?”

    “由于他们是幼龄的孩子,所以很容易弄到一些二手物品,并且他们打听到金麦城的垃圾,有些可以回收,所以特地去回收一些垃圾,回来做成桌子。尤其是一些木头,有些人废弃的木头都被他们收集起来了。

    他们用木头做了很多东西,有些拿来卖,有些做成他们自己的工具。

    他们的摊位明天就要开了,已经不是在路边摆一些小玩意来卖。”

    “你们难道给他太多时间让他可以有时间去弄这些东西?”

    钱汝君瞪大了眼,对于邹盼,会钻营既高兴又难过。这个孩子怎么就不乖乖念书呢?现在多赚一分钱,以后少赚十分钱,这样对他来说有什么利益?

    在钱汝君看起来他未来会有金麦城的支持,就算他未来想做生意,根本不缺成本。

    “不是,公主说过,孩子不能够让他们太过劳累,所以他们每上二刻钟的课都会有一刻钟的休息时间,这段休息时间是任由他们运用的。

    他们就利用这段时间,拼命的生产一些东西,把他们附近班级的孩子都拖下水了。

    等于经营了一家孩童公司,幸好他对于孩童的付出给予的收入都还是比较客观的。只有另外收百分之十的指导费。

    即使是这样他让二十几个孩童帮他做事,也等于他自己做事的钱了。”

    “他利用下课时间赚钱?”钱汝君听到这种,有了再一次穿越的感觉。

    突然,她有了一种顽皮的心态,想要看看邹盼如何面对困境。

    “跟他说,公主对他的不专心向学很不开心,公主为他设立了一个奖学金。如果他达到标准,公主就会给他奖励。”

    “公主,他不会反弹吗?”

    “如果他会反弹,那表示他应付不来了,或者只想要替自己牟利。

    我不是让你们说了,你们用我的名义来下这个命令,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邹盼应该知道,我在关注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应该知道,金麦城的主人是我。

    如果金麦城真的让他很满意,他就会克服一切。”

    “可是,公主,你似乎给他不喜欢金麦城的理由啊?”

    钱汝君不满的看这个一直给她吐槽的人:“妳去做就好了。我做的事情,你不要学习,不同的人,做的事,有不同的效果。”

    她觉得这个人没有眼色,但是办事一条一眼的,只要你怎么交代,她就会怎么做,比较一板一眼,在某些时候,还真的不能缺乏这样的人。

    钱汝君还真的怕以后,她学习她的方法,对付起这些孩子,她的方法,能够针对个人,但是没有办法针对群体的。

    甚至对其他的孩子,如果没有邹盼在,钱汝君也会让其他的孩子,进入一般班级。

    一个偶像,能够起到的作用,是让这个孩子从五十分变成七十分。

    钱汝君也算是物尽其用,想利用邹盼的影响力,多让一些孩子学习变好。

    至于这些孩子学习变好,会不会压迫其他人的前进空间,那就不是钱汝君要考虑的。

    因为钱汝君要考虑的是前进的人变多,才有办法让更多事业展开来。

    钱汝君的想法在金麦城彻底被落实,而金麦城的发展速度,其实不是被金钱所掌控,而是被人所掌控,因为人才在刚开始发展的阶段,总是非常难以诞生,至于再后来会不会发生人才过多的现象,那肯定会,这接下来就要看大汉皇帝,能不能接纳这些人才,要不然金麦城再怎么扩展,能用的人还是有限,只能让这些人才去做普通的工作,那么对这些人来说,或许会非常的压抑,因为跟他们差不多的人就能够做好工作,只不过他们晚出来几年。

    金麦城就不再需要他们了。

    钱汝君想要丢出一些熟手,还有一些生手,因为金麦城的人才流动必须不断的流动,要不然会出现年龄的断层,未来在取代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种大事,金麦城的管理局并不是没有发现,只不过这样的事情必须有上面的人来决定,而能够决定这样的事情的人并不多,钱汝君是一个,胡茬是一个。

    不过大部分的时候她还是会把比较不紧急,但是重要的事情交给钱汝君来做处理。

    而她拍在钱汝君身边的,就会拉里拉杂的把一些钱汝君需要处理的事情告诉钱汝君。

    钱汝君听到这些事,也会顺迅速作出决定,她知道她身边的人会提到的事情,一般只有少数是突然发生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准备了非常久。

    皇帝需要人才,所以钱汝君在这里必须,把金麦城的人厘清一部分的人出来,交给皇帝使用,这一部分必须是可信赖的,为了达到可信赖度极高,钱汝君不得不把一些优秀的人进行洗脑,因为进行洗脑之后,她不会违反钱汝君的意愿事项,进行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

    而且洗脑之后,对于这个人的性格也会有比较大的改善,至少再做管理方面他就知道什么事该坚持的,不会太过于柔弱,可以说被洗脑的人会自动的往人才发展。

    但替别人挑选人才,还要加以洗脑,却让钱汝君觉得怪怪的,因为这些人不一定会跟自己亲近,这只是预防他们违反皇帝的意愿,去做他们不应该做的事情。

    不过钱汝君现在的积分累积速度比以前快,花掉几万积分来替大汉的未来着想,其实还是蛮划算的。

    在不会饿肚子的情况之下,其实钱汝君的精神是自由的。

    虽然也会痛苦,也会难过,也会感到无聊,但是这跟少年人的为赋新词强说愁是差不多的道理。

    钱汝君把这些人陆陆续续的派出去,主动跟皇帝报道,这些人多半有管理金麦城的经验,对于皇帝未来要做的事情不会完全不知道怎么着手,这比皇帝刘恒找上那些普通学堂毕业的学生还来得有用。

    皇帝接到这批学生的时候,觉得非常的奇怪:“钱汝君又怎么保证这些人不会成为贪官污吏呢?”

    皇帝以自己的方式来测验这些人的时候,除了极少数的人,有一些小贪,其他人并没有太大的恶行。

    基本上满足皇帝开始收商税的需要。

    而且皇帝本身发现这些人的办事能力都非常的利落,面对高官也没有什么害怕的表情,把他们叫来问的时候,他们只是回答说:“皇帝才是最大权力者,皇帝不想动,而他们如果感动他们的话,会遭受到皇帝的打击报复。”

    皇帝不知道,其实在他们心里,他们认为如果他们真的出事了,钱汝君的金麦城,不会放过那些让他们出事的人。

    因为这些人可是金麦城的未来。

    他们不知道,当他们被放出去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未来已经不是金麦城,而是整个大汉,他们将在大汉发出亮丽的光彩。

    以政治程度来看,他们做的已经是比以前更高的地位。

    只不过皇帝能够给他们的东西没有,金麦城那么好,不过金麦城仍然继续补贴他们,因为只有觉得日子过得非常满足的人,不会有贪婪的需求。

    钱汝君称为皇帝给官员的薪水,跟官员本身的责任义务没有办法匹配,而且烦心的动作等于跟官员说,叫他尽量去外面赚钱。工作并没有让他养家活口的可能。

    这本身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做官其实也就是一个工作而已,如果不能够用平常心去看它,把自己的工作当成一项稀有的权利,而不是应尽的义务,那么他就会用这些权力来替自己谋福利。

    一个人的权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身处权力圈的人,联合组成圈子,就形成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因为当这个圈子够大的时候,他们已经有办法在某个地方替自己制造出无限大的事业。

    而公权力之所以是公权力,就是因为当他把这个权力当成私权利的时候,就会嫉妒对别人造成不公平,当他获得极大的权力的时候,其他人的权利就会被剥夺了。

    不过如果他的权力在发挥的时候,跟商业产生的搭配促进了生产,或许在事后看起来并没有办法感受到这些人的权利,听多了你的什么,而是促进了生产让这个地方能够享受到的东西就更多了,就看这些权力者怎么做所以其实流通才是让人们生活更好的方法至于权力被别人占去。

    那么或许只有全力备占取的人会关心到这样的事情,并且努力的把权力要回来。

    至于大部分的人会漠不关心,是因为这些事情跟他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牵连和影响。

    因为占有权力的人也知道不能够让大部分的人为他们感到愤怒,会有一种节制。

    但是如果再有权利的人太贪心了,想要拥有所有的权利,并且让人感到愤怒。

    这样的事情最后一定会往坏的地方发展。

    钱汝君发现这个世界总是非常的脆弱,每次想要推倒不公不义,总是让更多平凡的人崛起,也让更多平凡人死去。

    于是平凡的人加入了权贵,权贵的人大部分一样在战争中逝去,新的权力游戏再次开始。

    不断的并吞,直到最后,所有的人再也受不了,于是新的战争开始。

    “这世界总有一些人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于是连个房子都没有,更不要说有自己的田地了。

    或许让所有的田地成为公家所有,只要活着的人能够耕作的人都有田地可以耕种,让那些有钱人到都市里面去买房子,去买别人种出来的食物。

    而穷人让他有房子,有地可以种田养活自己,不需要再去买。或许对人类的生命来说,这才是真正负责任的做法。”

    想到未来钱汝君其实觉得非常的不安,幸好未来的土地还非常的大,而不想离开的人会自动上升,而离开的人会努力的多生。

    在原地生存或许活得好的人可以保持在高调的位置,但是活得不好的人,或许就会变得不上不下在原地生活的人他有办法开疆拓土,并且成为有钱人,但是也有可能他会过着比别人更辛苦的日子。

    其实邹盼,出来的那一块土地也不是不能够耕种,那一片的土地一样是非常肥沃的,只不过在山上需要一点耕作技术,而这几个孩子拥有的技能却不是耕作,而是慢慢的学习狩猎,钱汝君倒不希望邹盼在山上变成一个非常强大的狩猎者。

    虽然他自己也很爱肉食,不过他认为大部分的人都吃粮食,才不会造成粮食的消耗。

    肉食的诞生毕竟没有粮食,能够生产更多的粮食,当然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他感受不到这一点,因为这个时候围绕着他们的粮食其实是非常多的,这个时代的人饿肚子的理由,有时候说起来非常可笑,也非常可怜。

    没有能力,或者是不相信自己有能力。

    “已经十几天了吧?”钱汝君在忙碌中突然抬起头问道。

    把金麦城很多能干的下属赶到皇帝那边去之后金麦城的人手一下子缺乏了很多,在人手补充过来之前,钱汝君也下去帮忙了,所以她变得非常的忙碌,而且她能做的工作比较多,所以塞给她的工作就更多了。

    当钱汝君说她愿意帮忙工作的时候,胡茬可没有客气,钱汝君能够做的工作纷纷的丢给她,因为她认为钱汝君既然是金麦城的主人,就有理由了解所有的工作是如何运作的。

    而钱汝君的确有非常多的时间可以工作,因为,她可以把这些工作带进她的空间里面去做,等于拥有了二十几倍的时间,虽然钱汝君还是习惯会睡觉,但是当她忙起来,她发现她似乎也不需要睡觉了。

    “公主说的是什么?”

    在钱汝君身边的人,虽然也还是原来那一个人,但是十天忙碌的生活,她光是收发文件就已经累昏头了,对于钱汝君突然提到的人,竟然反应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