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一零二二章,‘堵门的’黑魂教

第一零二二章,‘堵门的’黑魂教

    地下室里,李参领到了天堂。

    老祖宗说食色性也,诚不我欺。在僵尸的眼睛里,一个女人同时具备食与色的属性,那就是极品了。

    秦昆和那个邪棍在聊天,六只剥的精光的小羊羔秦昆不感兴趣,但他感兴趣啊!

    小羊羔们好奇地打量着李参领的身体,李参领也好奇地打量着她们的身体,如果不是觉得秦昆会发怒,李参领此刻肯定要先尝一只再说!

    这群女孩,是黑魂教精心培养的祭品,从小,这群女孩都被灌输了黑魂教的思想,认为献身是一种升华,是一种荣耀,认为她们活着就是为了邪神服务的。

    邪神看不上她们,可能她们有瑕疵,但邪神的仆从认可,对她们来说是莫大的鼓励。

    小羊羔们抱着李参领的头,争先恐后地将胸口递了过去,毫不介意李参领是一只长相狰狞,散发着尸臭的怪物。

    李参领左拥右抱,秦昆没有多管,当下从老邪棍这里问些消息才最重要。

    “我时间很宝贵,你还有什么要说的?”秦昆的指头敲击着石座扶手,居高临下问道。

    格里芬现在,愈发恭敬。

    秦昆和李参领虽然会用其他语言对话,但是维京语的发音格外标准。

    这种语言被称为‘古斯堪的纳维亚语’,英语则是起源于‘斯堪的纳维亚语’,少了整整一个时代。

    古斯堪的纳维亚语已经近乎失传,会的人整个欧洲不超过一千个,所以格里芬才会觉得,秦昆就他的邪神大人,李参领是邪神的仆从,即便对方穿着类似东方制式的服装。

    “这里是挪威,您曾经眷顾过的地方。”

    “我们收到了海姆冥界的消息,这里与东方即将开战。”

    “所以,我们封住了出来的路口,期待战争结束。”

    “但是没想到,您的法力高强突破了封印,圣魂教的复兴指日可待!”

    “贝尔主祭已经被您杀了,只有他知道联系总教的方式,否则只能等其他分教找到我们。”

    格里芬絮絮叨叨,支离破碎的消息不停倒出,秦昆坐在石座上静静地听着。

    与自己想象的情况有些不同,海姆冥界有三个入口,现在这个,是黑魂使徒在千年前发现的,当时他们还叫圣魂教。

    彼时的欧洲,基督教流行,北欧的信仰体系被驳斥为异端,他们宣扬的‘诸神的黄昏’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许多圣魂教教徒上了火刑柱殉道。

    但另外一些聪明的教徒活了下来,并把当时的典籍保存,甚至隐藏身份,加入了基督教。

    其实北欧,才是圣魂教的发源地!

    只是几个世纪过去,幸存的圣魂教又分为两派:原始派,降临派。

    原始派坚持北欧最初的信仰体系,奉奥丁为神王,认为神也是会死的。所以主张随遇而安,开解信徒活在当下。

    而降临派认为北欧诸神已经死了,虚伪的基督教让世间变得肮脏,人民在压抑的宗教环境下变得丑态百出,需要用一些极端的手段去唤醒他们!

    降临派走上了血祭的路,他们与恶灵为伍,觉得彻底释放人性,让他们面对原罪,才能寻找到本真。

    降临派的做法,再次挑衅了教廷的威严,好不容易悄然复兴的圣魂教又被打成异端,予以诛杀。

    当时的教宗大人本笃是一个睿智的老者,觉得需要将原始派和降临派区分对待,于是原始派被吸收进教廷,允许他们坚持自己的信仰,但不能传播,而降临派,就演变成了现在的黑魂教!

    “教廷的人,和其他驱魔人,已经进入了海姆冥界。而我们的真实目的,就是封住三个入口,让这群虚伪的人有去无回!”

    秦昆深吸一口气。

    原来如此。

    谁能想到,这群黑魂教使徒,竟然是在外围‘堵门的’?!

    这次合镜,对华夏来说如原先一样,决不允许无妄国动乱,那些不受控制的巫妖必须死!而海姆冥界中,出不来的驱魔人,势必要帮巫妖拿下无妄国,与华夏生死道开战是必然结果。

    可是没人能想到,黑魂教竟然扮演了一个黄雀的角色?

    “你们真的有把握封住入口?”秦昆发问。

    老邪棍嘴角一挑,“总得试试。根据消息,冥界外剩下的巅峰驱魔人还有几个,但能解开我们阵法的,并不多。”

    不光如此,他们在镜界外,还负责源源不断地制造尸体,生怕里面的事不够大!

    照格里芬的说法,海姆冥界是北欧神话中的地狱,只有黑魂教的圣祭司和教中的几位血魂主祭才有能力破除封印,一旦里面开战后,海姆冥界的阴气会瞬间暴涨到一个临界点,那个时候,阳间阳气自动将冥界入口封锁,连他们的主祭都不一定能破开封印!

    猛然间,秦昆想到了一件事。

    大概是一年多前,看泰晤士报的时候,欧洲捉鬼师说鬼门已开,鬼王来自东方,同时灵侦总局传来了消息,整个欧洲非正常死亡人数剧增。而且报纸上说,他们会入境驱魔……

    如果说,欧洲的占卜师预测的是真的,那么……

    自己当时应该误会了对方!

    那件事根本就不是说闹鬼的事,而是指……僵尸!!

    “大人……邪神大人?”

    格里芬小声地呼唤着秦昆,秦昆回过神来,觉得这个游戏不太好玩。

    这群黑魂教,是逼着驱魔人和华夏开战啊!有缓和的余地吗?

    秦昆想了想,好像以生死道那股傲劲,还真没有……

    “你们的主祭在哪?”

    “刚说过……被您杀了……”

    “其他几个主祭呢?”

    “可能在其他两个入口附近,或许在制造死尸。”

    “总共几个主祭?”

    “不清楚,但不超过五个。”

    “其他两个入口在哪?”

    “不知道……”

    秦昆拎起老邪棍的衣领,双眸中,青色的破妄神光已经可以拟态,化作火焰的形状往外散发着冷气。

    “大人……我真不知道啊……”

    老邪棍闭着眼睛,秦昆打了个响指。

    背后,老茶仙和常公公出现。

    “让他沏杯茶。完了交给常长,我需要知道他是否瞒着我。”

    ……